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中国节☆重阳|许岚:重阳从不失忆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许岚    日  期:2021年10月14日      




重阳从不失忆



菊梗如墨。故乡如岱

重阳从远古涉水而来

安详地居住在我们的鞋尖

那一丛丛五颜六色的菊花

多像烟雨中缭绕的琴音

翻新一千二百年前的太阳

凝练一千二百年后的月亮


搁浅空谷的乡愁

重阳。是穿透我骨子的阳光

母亲凌驾于山冈上、醉卧于茱萸中

母亲吃完一碟糕点后

一声声唠叨。便像雨点一样落下来

落在母亲斑驳的针线篮

落在父亲对饮成一人的茫然

落在我们兄妹三人破碎的屋檐


母亲那一声声唠叨

如同决堤的海,奔流不息

它煎熬着我们的生活

每一个场景。都鲜活如初


蔚蓝天空。飞鸿繁衍着天空的阴晴

站在时光的高度。我们终将老去

但烟尘的喘息从不缺氧

重阳从不失忆

南方以南北方以北的马蹄

最终不知去向

银河依旧粼粼波光……



有一树菊花,万古不央



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

——苏东坡《九日次韵王巩》


菊花。暂且放下怒放,以及登高的心情

与一位水利专家一道,心急如焚

卷起裤腿,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徐州抗洪

浊浪。淹没了白酒、家园

淹没不了一座城池安详的决心


黄楼。在一首隐喻中,站起

像一位诗人真性情的表达。雄健爽朗

跳荡奔放,杂以戏谑、调侃

为官一任,得造福一方

一种理念、纪念,一站就是千年


大雁初飞。长江,照着秋天的影子

一位哲人。与客携酒登山,重新回到少年

头上插满菊花,趁着这大好的年华、秋光大笑

以大醉酬谢菊花之美。向着云端攀登

不怨太阳快落山了。古往今来,有谁不老死

不做齐景公,登牛山触景生情而哭泣


一位贬官。在黄州,与知州徐君猷

宴饮于涵辉楼。沙洲露出心脏

酒醒。风声飕飕,一顶破旧的子瞻帽

从容不迫,依恋着主人高贵的头颅

以一盏清尊,送过往

一切都是云烟,都是梦


菊未开。心情也要开啊

既然相逢了。就不要着急离去

菊花会逐渐枯萎,蝴蝶也会发愁归处

何况人乎?


开过阴晴圆缺,开过离合悲欢

三苏祠。有一树菊花,万古不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