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听美文 > 正文

美丽重庆|刘江生:相伴渝水◎朗诵:潘光玲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刘江生    日  期:2021年10月8日      

 

成熙退休10年了,约我走嘉陵江游长江,我欣然答应。我们对母亲渝水情有独钟,能以朝拜者的心情成就神性的力量的召唤,完成一次灵魂的洗礼。


让四月成为喝干的酒瓶,我们在合川坐上“嘉陵2号”,开怀暢饮起来。世事如水,想到秦岭代王山,山泉跌宕奔流,途经川渝为嘉陵江,成就了钓鱼城,不由敬上一杯。蒙哥大汗战死,延缓南宋灭亡,缓解欧亚战祸。那出没江波的渔翁,可是守军的后裔。


沿岸风景,有浪花的庇护。我和成熙是发小,曾在嘉陵江边挑过河沙,筛过石子,打过猪草,也有咀嚼过一锅野菜的心酸。凤栖沱打水船的斜对岸,曾有农药厂和养猪场排放的污水。


灾荒年后,成熙考上了河运校,当上水手。他跑下江船,总能让我在朝天门接到一些惊喜。一条干鱼,能让一家人幸福好多天。他心有千里航线,也写下了《航标灯》《绞滩》的诗歌。


春风骀荡,那升起的炊烟有故乡的往事。我的父亲曾与我们把酒,谈论农事,还有变幻不定的气候。我说:“这酒真好,有十五六年吧?”成熙凑趣:“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末,驳船才使用上半导体喇叭和拖轮通话;到80年代末,三峡才有第一条旅游船。”


“摸到石头过河。”时间的流程明亮,驰骋的空间足够凝重。我们在船上观光两岸风情,见证过那钢厂、造纸厂的破产及搬迁,梁沱水厂的诞生。物竞天择,两岸绿林成荫,高楼显影,鸟儿的通讯地址,指为家乡。


如今的磁器口古镇,图的是风情。猪蹄子、陈麻花、刘一手火锅,有着大声的占有和香甜辣的邀请。庙会香火正旺,以一样的语调,染上不同的口音。我们秉持一切动词上路,是想尝一尝,一条通往未来的石板路,它究竟是什么味道,抑或,它究竟有多少味道,混在人世的一日三餐中。


访友,在重庆文史馆员万树家喝酒,我乘兴书写“临风一曲齐天乐,流水终年大地春”相赠。万树说:“而今老去的是时间,不老的仍是充满阳光的心。并行且珍惜”。记得1981年,我在《重庆日报》发表了长诗《在党的旗帜下》,配图为万树的国画《万水千山》。他送我 “庭前千杆树,家藏万卷书”的国画。我们感到又一春的记忆最美。


嘉陵江汇入长江,朝天门到了。两江潮,泼溅有韵,去留随意,看南岸北岸街市熙熙攘攘,灯的海洋,光的世界,使得朝天门码头像一艘金碧辉煌的大轮船,蓄势待发。远方,长笛嘶鸣,满载货物的拖轮一趟趟穿连。


起早。换上长江2号去读长江。喝牛奶,吃了面包。铜锣峡在望。“看,几只鹭鸶在低空跳舞、盘旋、下滑,靠近了南山草色。” 成熙递过望远镜:“这次到杨柳村,肯定能吃到麦穗鱼、翘嘴红鲤”。江波浩荡,水质清洁。太阳那明亮的眼睛总是那样柔和,那样聚精会神。


靠着船舷打开作家德莱塞的书,看到“你得强韧、热切、坚定、有节制,如果你想富裕的话,然后还得用同样的品质来保持住它,你不能松懈”的句子,我想到热爱母亲渝水,实际也是要求从我们每个人做起,让水质是一连串有规范的发展。


参观白鹤梁水下博物馆,成熙感慨: 2020年夏天,长江洪峰逼人,为保中下游平安无事,三峡大坝促使重庆水位创历史新高。重庆沿江损失严重,但毫无怨言;高风亮节,美的就是不忘初心,心有大中国。


大宁河如烟如雾,凌虚飘逸,水清见底,毫无浊迹。船靠翠绿堤岸,板罾捕鱼的老翁认识成熙,接谈了兴奋。两岸蓊郁的滩林青翠深深浅浅,间有绛红鹅黄,可入油画,也可成泼墨。老翁请我们到杨柳村喝酒,真是吃到了麦穗鱼,大口鲶鱼,价钱不贵。我们喝的是诗仙太白,这酒与金江津酒都是渝水佳酿,都是年产量上万吨。杨柳村是唐代刘禹锡写竹枝词的地方。


老翁的儿子说: “政府每年为库区投放了大量鱼苗,有鲦鱼、黄颡鱼、鲮鱼、大口鲶鱼、团头鲂、鳜鱼、中华胭脂,还有少量中华鲟。“三峡博物馆应该开设水族馆。不远处,鱼啊!银质的嘣响声惊喜多少欲望的注视。成熙来了诗性:“水静星辰静,水动万物苏。渝水是自由之水,生命之水,阳光之水。”


在巫山博物馆,遇见了刘旗。他是重庆市文旅委主任,我们曾是一个工厂处室的同事。他在信步中表达道:“重庆是一张世界级的旅游名片,而三峡则是文化氧吧。我们有能力将‘巴蜀文化旅游走廊’建成世界级文化旅游品牌。巫山72峰,感情只是一张票的距离。”


船过西陵峽,我想寻找古时欧阳修托苏轼捎回急流水的地点,该水泡茶上乘。史话表征了对文化人的敬意。重庆直辖前,我曾以重庆市作协副秘书长的身份,曾陪同叶辛、舒婷等人到三峡采风。舒婷写的《神女峰》诗,让世人叫绝。


成熙干长航业往返渝水,爱人在他的肩头痛哭又岂止一晚。以波为船,以风为歌,渝水洗涤的灵魂,也是我们的性格。你的河能让你理解美,我理解包括自己在内的自然万物存在的价值。


酒干还能买。三两对二两,纠缠笔峰的心境。击水千里,逢盛世,想到习近平主席曾对保护好母亲河和三峡库区的指示,不由增添了热力。江鸥绕着船舷飞,有着顺畅的选择和欢喜。


三峡水电站历历在目了。鹰在丈量浪花和飞翔的距离。一道大水,就是辽阔。你有热力念,我们还你一世情缘。后浪推前浪,生生不息,仍是我们叙述的主体。长江流经渝州,融纳巴山千百条水系,共称渝水,唱响的是主旋律。

 

作者简介

朗诵:林菲儿   重庆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菲儿电台创始人,国际广播电台驻重庆特约主持、参与录制中国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文艺节目《朗读者》等节目.jpg

江生,资深传媒人,中作家协会会员,重法家协会会员市影学学会会长。曾在全国上百家报刊杂志发表过文学作品,30多次获奖,有著作9部出版,4部获奖。曾被中华爱国工程、中学艺术基金授予“中国时代新人物大型活十佳作家”称号

 

朗诵者简介

朗诵:林菲儿   重庆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菲儿电台创始人,国际广播电台驻重庆特约主持、参与录制中国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文艺节目《朗读者》等节目.jpg

潘光玲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央教科所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专家组成员,从事学前教育、小学艺术教育研究20余年,主持多项相关市级课程研究和教材编写,10余项研究论文发表及研究成果、论文获教育部、市教委、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一、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