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美丽乡村|苏伦:天上黄水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苏伦    日  期:2021年9月8日      



骄阳似火,夏日炎炎,忍不住从内心发出一道灵魂之问:此生到“天堂”有多远?

有一个回答是:二百七十五公里,又一千五百米。

这是从脚下这座城市到黄水的距离。

连续几天的天气预报,最高温都突破四十度,这种气候多年未见。夜晚,室内最低温始终不低于三十度,无法入眠。有好事者,顶着八方酷热暴走四小时,单单为了实测此刻这个城市不同方位的地表温度。结果,停靠路边的汽车以八十一点六度轻松夺冠。

其它过往人气旺盛之地,烈日下全都高温爆表,人迹罕至:三峡广场六十二点九度、解放碑五十九点五度、国泰艺术中心六十三度、洪崖洞五十二度、李子坝观景平台六十八点三度、观音桥步行街五十二点二度……重庆作为曾经全球闻名的火炉城市依然火力强劲,名实相符。

既然城里已无“活路”,那就到城外去寻找清凉吧。

酷暑之下,清凉自在山上。一时间,四周几座高山人满为患,树林草地间人头攒动,街头巷尾摩肩接踵。黄水便是这样一处长在天上的避暑胜地。

从主城出发,一路向东,一骑绝尘逃离热得发烫的钢筋水泥体,向着武陵山进发,奔向令人向往的清凉世界。

三小时之后,按导航提示从冷水下道,汽车开始在四零四省道的山谷间穿梭,不断向上攀行。

四周都是山,层层叠叠的山;两旁都是树,郁郁葱葱的树。汽车在武陵山里越爬越高,直到看见远处山间悠悠飘动的白云,那颗紧绷的心才逐渐舒缓下来。

山里的公路并不宽,只有一来一去两个车道,但路面十分平整,忽左忽右随山势婉转行走,边拐弯边上坡,指引着我们蜿蜒向前。

一路前行,路旁逐渐少了庄稼,稀了农舍,没了竹林。树越来越密,黑漆漆的水杉、松树包裹了前方的每一处山岗。云越来越低,就挂在树梢,飘在头顶,掠过车窗。

突然间,车冲进了一场山雨里。那雨下得很大、很急,稀里哗啦冲刷着天空、路面,噼里啪啦敲击着树枝、车窗。在雨中,世间万物皆洗净铅华,荡尽尘埃,温度彻底降了下来,酷暑完全没了踪影,一切烦躁、焦虑、恐惧都消失无形,忐忑的心归于平静。

顶着滂沱的山雨,汽车驶入一条长长的隧道。隧道顶部一条白色的光带和路面上银色的标线在远处相交,形成一道光的走廊。车鱼贯而行,出得隧道,眼前竟是不同于山外的另一个世界,城里人梦想中的天堂。

山,一个叠一个,郁郁葱葱,不惊不险;坡,一道接一道,晃晃悠悠,不急不缓;弯,一处挨一处,飘飘荡荡,不紧不慢。

阳光,均匀地洒下来,无忧无虑,照亮眼前的山川湖泊;空气,饱含森林的芳香,自由自在,充满胸膛注满每一个细胞;水,清澈蔚蓝,微风吹过,波澜不惊,那是大山多情的眼睛。

这里海拔足有一千五百米,一个宜居的高度,此时山外水深火热,这里却盛夏如春,清爽宜人,最高气温只有二十余度;这里远离城市,没有尘世的喧嚣纷扰,超凡脱俗,宛若天界。

于是,黄水这个户籍人口不到二万的地方,夏季高峰时刻一下子涌入三十来万人。黄水人和黄水的山一样大度包容,他们慷慨地与城里人共享清凉,丝毫没有生疏违和的感觉。

客至堂前,热情招呼,毕子卡绿宫兜上一圈,保准叫你心旷神怡;客进堂屋,端上一杯黄连茶,清肝明目,去热败火,寓甜于苦;客人上桌,斟上醇香的包谷酒,硕大的牛头烧烤配上清甜的莼菜汤,让人大快朵颐。

如果你口味清淡,野生菌汤或许才是首选。早上从树林里采来的各式蘑菇,就那么用清水洗净切匀,和着当地产的土鸡或者腊肉,用柴火慢慢炖了,满满一大锅上桌,热气腾腾,香气四溢,肯定让你欲罢不能。

黄水就像镶嵌在天上的一块绿洲,年复一年默默坚守着一个约定,接纳着从酷热城市出逃的大群候鸟,为热得发狂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天堂般的庇护所。

清晨,金色的太阳悄悄从遥远的山顶升起。渐渐地,它越升越高,越来越亮,终于,它的光辉照亮了重重远山,也照亮整座森林。慢慢地,它爬上树梢,跃上屋脊,面向大地发出耀眼的光芒,眼前的世界是那么光明通透。

晨雾是山里的常客,它总喜欢同太阳捉迷藏,弥弥漫漫遮盖着远近的山谷,模模糊糊勾勒出重重山体淡淡的轮廓,衬托着一株株杉树高大挺拔的身姿。

那雾也满满地占领了月亮湖的水面,忽而静若处子,稳如岸石,蓄势待发,忽而动若飞仙,在静静的湖面旋转、舞动,最后“嗖”的一下飞向天空,缥缥缈缈,瞬间化作无形。

湖岸是野花野草的世界,它们从夏夜中醒来,每一片叶子、每一枚花瓣都湿漉漉的,集满了晶莹剔透的露水,轻轻一碰,便“嗍嗍”掉落。一只蜘蛛将网结在了树叶之间,一夜过去并未网住蚊虫,却细细密密挂满了沉甸甸的露珠,每一根丝都被压得弯弯的,简直不堪重负。

黄水的天空总是蓝色的,蓝得让人心醉,白云、彩霞就是它的衣裳,星星、月亮都是它的点缀。在黄水,外地人经常昂着头走路,他们是在瞭望天空,致礼蓝色,或者在研究不断变幻的云彩,回想儿时遥远的期盼。

雨是夏季黄水的捣蛋鬼。原本艳阳高照,阳光灿烂,突然之间乌云盖顶,地上疾风阵阵,一场山雨即将来临。它会走走停停,边飘边下;也会声东击西,打一枪换个地方;还会瞄准一处集中发力,稀里哗啦,激流如注。

你别恼,也别慌,甚至也不用带伞,只需临时找一个地方遮风避雨,静静欣赏它的任性表演。这里的山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不久之后便是雨过天晴,那时候山里的空气特别清新,温度湿度更加宜人,你还可以在这一晴一雨之间,进入树林捡拾新发的蘑菇,采摘新奇的林间宝贝,寻觅跨越山谷的彩虹。

我想,黄水定是生在夏季。夏季黄水,城里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