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中国节☆国庆|徐永泉:东方红(外一首)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徐永泉    日  期:2020年10月1日      


 

东方红

——写在新中国建立七十一周年之际

 

 

一支陕北民歌,

粗粗犷犷、清清亮亮唱出来,

漫漫长夜,东方,天一下就红了,

顷刻间,中国

——阳光灿烂。

一如七十年前,北京

天安门城楼上,那个

响彻寰宇的浓重湖南口音。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这是我,这是我们,

在刚能记事的孩提时,

最多听到、最早会唱的一首歌。

跟爸爸妈妈唱,跟哥哥姐姐唱,

自己一人唱,同邻家伢子一起唱。

甜蜜的微笑和清澈的鸟鸣,

是悦耳的伴奏。

 

 

“共产党,像太阳,

照到哪里哪里亮……”

幸福的歌声,在960万

平方公里广袤大地,春雨般飘洒。

暖暖的光亮,好似

深秋季节柿树上红红的果实,好似

陈年老酒的清冽和醇香,

穿越古今,穿越皇天后土,

映红——世代农奴的眉心和锄尖。

 

 

笼罩《东方红》的宁静与祥和,

在我们栖身与劳作的农田,工厂,城市,

村庄,鸽哨一遍又一遍

从头顶飞过,农谣,街景,歌舞,憧憬,

一茬接一茬黄熟。

 

 

《东方红》富含钙质,

富含维生素。沐浴着这场盛大阳光雨露,

我们茁壮成长,愉快地学会

站立,学会远眺,学会奔跑,

学会——

热爱和祝福……

 

 

歌乐山

 

 

治水成功,大禹召众宾歌乐,

蔓子将军的故事一代一代传下来,

在巴人后裔脉管里,汩汩流淌。

 

 

路过蒋介石官邸,我听见

渣滓洞里沉重的铁镣声响,看见

曾一次次把烙铁烧红的炉子,

仍在,痛苦地咀嚼红红的火苗。

 

 

小萝卜头写字的纸笔,

远比小萝卜头身子康健,它们

躺在各种肤色的仰视里,

至今安然无恙。

“香山别墅”的地牢,

跟较场口十八梯大隧道一样

黯淡无光,那些黑色,那些黑色啊,

都是肥沃的土壤。

 

 

在昏天黑地的日子里,歌乐山,

挺立起坚不可摧的红色脊梁。

黎明之前,敌人从江竹筠手指,

钉进竹签,血,一滴滴落下,

殷红的颜色和撕心裂肺的痛,

催生了,一轮崭新的太阳……

 

 

在歌乐山,

她,他,他们……

生长成松柏,

站立成山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