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季度专题 > 正文

美丽乡村|王淋:山居(组诗)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王淋    日  期:2020年9月7日      

 

 

 

山居

 

 

今天开始,与大娄山待在一起

在他的皱褶里睡个好觉

整顿缺兵少将的大脑

 

今天开始,吃小甜糯,喝甜井水

同蝴蝶、蜜蜂和流泉一起散步

跟山顶的风车一起跳舞

 

与疯长的芭茅为伍,和自在的野花作伴

把胸腔换成山谷,用松涛呼吸

让鸟鸣和蝉声清洗每一寸肌肤

 

今天开始,把爱放入流云

用羊肠小路做汉字的笔画

写各种形态的山风,寂静的晨昏

 

把额头的皱纹送给池塘

让滤掉杂质的池水代替我思考

得到青山和蓝天的倒影,做我的词汇

 

今天开始,向大娄山学习

学习他的沉默,他的巨大坡度

那种震撼,铁肩担起沉甸甸的秋天

 

今天开始,忘掉都市,忘掉红尘

忘掉年龄,忘掉时间

忘掉一切忘不掉的不堪

 

 

李公坝

 

 

在大娄山汹涌的波涛里

地无三尺平是常态

李公坝算是一个例外

 

一个高山盆地,我更愿意

把它看作一块平原,在夏天

青纱帐几乎望不到边

 

只是四围的山势险峻,森林茂密

一个人工凿穿的洞子

是连接外界的通道

 

遥想千年之前,这

西南边陲的蛮荒之地

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一个诗人辞别长安云游至此

停下脚步,守着这片祥和

也守着庞大的寂寞

 

穿布衣,吃五谷,饮米酒

以文字为山民启蒙

用诗歌与四季合鸣

 

深山比长安更贴近自然,贴近天空

他的语言长出了翅膀

能够穿越时间的苍茫

 

山里的事物,几乎

全都沐浴过他的绝句,后来他离去

自然以他的姓氏命名盆地

 

 

视频辞

 

 

朋友偷拍了一段视频

那是我在飞行

 

翼展两米,我盘旋

在海拔1400米的山里

 

脱掉端着的庄重

天性暴露无遗

 

我是母亲的一段苦难

也是她好听的歌声

 

我是母亲珍爱的那片羽毛

一阵微风,就能将我送上天空

 

在山里,大自然的怀抱

睡在骨子里的基因醒了

 

我是树,闻风而动

我是云,飘在山顶

 

我是鸟,歌唱着每一个黎明和黄昏

我是泉,流动着清澈的灵魂

 

我是一小块柔软的泥土

生长着绚烂的花朵

 

我是雨滴,雪花

农舍袅娜娉婷的炊烟

 

甚至,我就是牧童的那支短笛

快乐在岁月深处

 

我知道,所有的模仿都是蹩脚的

我只需掏出体内的河流

 

回到上古,我是朱雀

只会舞蹈,或者飞行

 

 

南瓜谣

 

 

没见过这样害羞的庄稼

总是躲在草丛,结结实实

身上沾着泥土,像山里的孩子

 

把连片的土地,把肥沃让与他人

悄悄地,从贫瘠的地角

从房前屋后的一小撮泥土出发

 

任由藤蔓的脐带牵着,乖孩子

不挑地儿,乱坟岗,树上,断崖

别人都无法立足,你却能安身立命

 

面对挤兑,面对冷嘲热讽

你退避三舍,把反击的刺

收缩成细小的绒毛

 

不埋怨,不申辩

把汹涌的泪水化作养分咽进肚里

默默地走在季节的边缘

 

不随风摇摆,不哗众取宠

静静地,开最大的黄花

结最大的瓜

 

在山里,人们习惯叫你荒瓜

一个荒字,两层意思

撂荒的地方;荒年的口粮

 

 

七夕即景

 

 

 

 

在李公坝洞口的观景台远眺

对面的美人山仰卧在蓝天下

曲线玲珑,头顶的斜坡

刚好勾勒出她下垂的满头青丝

腿部以远,大娄山褶皱如裙

优雅地摆向天边

 

这是农历七夕的上午

太阳还在背后的神鹰山上

白云走得很快,像是赶路赴约

阴影的手掌抚摸着美女山

有风起自谷底,掀起阵阵林涛

就像美女山快乐的呻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从区上赶回来的店主老公小白

打开了音响,潮水激荡饭厅

 

抬开饭桌,腾出舞池

我们翩翩起舞,在

小白好听的歌声里

 

唱歌,跳舞,闹腾

也许这是我们在节日里

唯一能做的最正常的事

 

直到夜深,直到筋疲力尽

走出饭厅,弯月的耳朵悬在南山

偷听屋里飘出的萨克斯名曲: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