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脱贫攻坚专栏 > 正文

脱贫攻坚专栏|黄大荣:没水村,脱贫攻坚的转笔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黄大荣    日  期:2020年7月29日      

 

(一)

一截拴在武陵山区腹部的没水村,从石旮旯的内部开始。锄头、巨斧斩不断的荆棘,像雨后的春笋越长越高。一百几十户人家的村子,退守在山腰,手足无措的态势,仿佛陷入一场空前的劫难。

风,高过屋顶,阳光早早地落幕。田间、阡陌杂草丛生,一粒干瘪的小谷喂不饱贫血的山梁。日子,像一页浪花上的扁舟,只有歪斜和无尽的颠簸。平静,遥遥无期。

野猪来了,所有预期的设想,全部落空。野兔来了,所有预期的设想,全部落空。响彻云霄的怒吼,也没有换回一口裹腹的粮。村庄,在颤栗中忐忑不安。

 

(二)    

补丁遍布的村庄没有奢望,赤脚等水的小伙没有爱情。陈旧的日子不停地复制、深陷。村庄,只剩下半点余温。

光棍、文盲不是另类;穷山、恶水绝不是代名词。一代代人的潜心改写,徒增墨迹,一个个名词依旧在高原生机盎然。打住,是痛;继续;是痛。村庄,在狂乱中冥想一段郎才女貌刻骨铭心的爱情。

 

(三)

向上,是石头;向下,是石头。石头围困的村庄,没有远方。平坦、宽阔只是幻想,瘦弱的村庄词典,安放不下饱满的词。

随遇而安;穷则思变,难。哪来一条越过温饱,步入致富的康庄大道?几代人破天荒的一问,问住了历史,也问住了脚下的路。

深度贫困的帽子,依旧高高在上。

 

(四)

是一缕春风,拂过高原;是不老的初心,进驻村子。人们的眼帘之上,有一种亘古的亮光在升腾,在闪耀。

帮扶干部来了,送来好政策;第一书记来了,送来好计谋。山上山下,感动,无处不有;温暖,无处不在。

石旮旯,在颤栗;荒坡,在溃散。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正式打响。贫穷,无处可藏;摘帽,指日可待。

沉寂,不再;颓废,不再。高原,在一万朵金色的阳光里浅浅入醉。

 

(五)

是春天抑或夏天。风,翻越万水千山踏歌而来。跨越时空的一次牵手,河水泛起深深的蓝。东西协作的善港模式,横空一出。是洪钟、是惊涛,声声敲击在酣睡已久的高原。清丽、激越的回音里,有没水村人挽起袖子乘势而上奋起直追的力量。

哪里有贫穷,哪里就有抗争;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温暖。无数你帮我扶的画面,流动成没水村前世今生最美的风景。

道路在延伸,向往在接近。触手可及的幸福,一头连着自信,一头连着希望。那些曾缀在眼帘的伤,在结对帮扶的层层追赶下,迅疾逃离。山坡上,流淌着一首幸福的歌谣。

历史,在没水村上打上一个圆满的结。没水村,在石旮旯书写不朽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