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时代新篇 > 正文

美丽乡村|邢秀玲:穿行花海逸兴飞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邢秀玲    日  期:2020年7月17日      


  

 在我生命的版图上,落满了岁月的尘埃,也缀满了明艳的花朵。我的故乡虽然在海拔将近三千米的青海高原,但高寒的严酷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曾记得,每年农历四月,绯红的碧桃率先绽放,红透了半个花园,接着开放的是玫瑰,深红淡黄,相映成趣,引得蜂旋蝶舞,热闹非凡。唯有此时,我那历尽生活磨难的祖母,才会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端午节前后,园中的牡丹、芍药恣意怒放,大红大紫,香气袭人。但牡丹、芍药因名贵而娇柔,养活极其不易,必须小心翼翼,百般呵护。记得每年秋后霜前,祖母用小铲将牡丹连根刨起,再用小火将根烤炙后放在地窖里,来年栽下去,才能重现天姿国色。

或许受了祖母的影响,我从小就有养花的爱好。长大成家后,虽然居住空间狭小,但我还是养了几盆花,有仙客来、龟背竹、金钟花等。随着住房条件的改善,我家小小的阳台,始终被装扮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举家迁徙时,我最难舍的就是那些虽不算名贵但养护了多年的花儿们!至今在我家的阳台上,还能觅到三十年前从高原带下来的仙人掌和对顶红,一直不弃不离,陪伴左右。

令人倍感欣慰的是,本来就适宜花木生长的重庆,这几年越来越重视美化环境,主城新开辟的公园,草坪就不必说了,各区县也都打造出大片的花地和果园,将“美丽经济”作为脱贫致富的有力举措,真抓实干,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效。端午节前,禁足半年的我,和十几位文友一起,来到巴南二圣镇天坪山,领略了浩瀚无际的花海风光,见识了过去闻所未闻的奇花异卉,使我这个“资深花痴”过了一把“追花瘾”!

最先让我惊艳的是“百亩绣球花海”。色彩缤纷的球状花朵浩浩荡荡地铺展开去,在阳光下释放出所有的风情和热烈!我们在花丛中如醉如痴,留连忘返。我细看了一下,大的花朵直径约有七八寸,小的也足有碗口大。据陪同我们参观的天坪山景区旅游公司的梁总介绍,前年才开始栽种绣球花,刚开始还担心,来自大洋彼岸的这种花不好成活,谁知它们很适应巴南的土壤和气候,长势良好。又通过不断修剪,花枝更加繁茂,花朵颜色也更加丰富,有淡紫、淡粉、也有深紫、深粉,还有浅蓝、紫蓝等等,组成多姿多彩,姹紫嫣红的绣球花海,带给游客美的愉悦,美的享受!

从花海的制高点“心语亭”下来,沿着碧澈的“清华白鹭潭”漫步,岸畔种植了大片的烟草花。这种花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单独看十分平俗,似乎没有观赏价值。但连成片,铺成行就形成规模效应,远远看去,一派灿然,像锦缎,似云霞,偶尔有几株遗世独立的美人蕉点缀其间,摇曳生姿,俏丽动人。

在花丛中,我看到一串状如铃铛的紫花,不知花名,就请教梁总。他神秘地说,这种花产地日本,原名叫“狐狸精花”,由妖冶的狐狸精幻化而成,经常伤害人类。一位大仙设计降伏她,拿了一副缀有铃铛的手镯,对狐狸精说“你真美,戴上这副手镯更美!”狐狸精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就乖乖地戴上了手镯,从此她一走动,铃铛就响,警示人们防范。后来,就变成了铃铛花……听了梁总绘声绘色的讲述,再看铃铛花,的确别具一份妩媚的风采,诡异的情调。

大家边走边看,迎面出现了一片五颜六色的格桑花。此花是高原上的常客,象征着“幸福”和“吉祥”,在巴南大地不期而遇,恰似见到久别的故人,格外亲切!

挥别了“清华白鹭潭”,峰回路转,到了一处名曰“花芊谷”的洼地。眼前不见浓妆艳抹的娇花宠柳,只见一脉素净,满谷洁白,既像皎洁的白雪,又像银色的月光。经梁总介绍,原来这是名曰“醉蝶”的新品种,花形酷似蝴蝶,一袭白衣,适宜夏季生长,为这炎热的季节洒下几缕幽香,带来如许凉意。游人走到这里,都情不自禁地停住脚步,坐在路边的长凳上,融入“醉蝶”营造的“清凉世界”,让身心得到彻底的降温和放松。

再往前走,穿越一片开阔的草坪,就抵达花海的最后一处“景点”荷花池。小小的荷花池宛如镶嵌在大草坪上的一面镜子,晶莹闪亮,熠熠生辉,浅红色的荷花正在盛开,虽然看不到“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气象,却能欣赏“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我们坐在池畔,纷纷举起手机拍照,而梁总已被频频响起的电话叫走了,想采访他已不可能,未免有点遗憾。不过,一路同行下来,我对他已经肃然起敬!这位衣着朴素,平易近人的农家汉子,个子不大,却堪称大手笔,他用沾满泥巴的双手谱出了一曲《花海交响乐》,序幕气势不凡,引人入胜;尾声简洁明快,铿锵有力。尤其难得的是,他将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融进了天坪山的每一寸土,每一片草,每一株花,为家乡的脱贫致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掀开了自己传奇人生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