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端午|百荷千度:那一锅粽子情结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百荷千度    日  期:2020年6月28日     

 

 

端午节年年都有,粽子也年年都吃。端午节吃粽子是一种习俗,也是一种习惯。

小时候物质匮乏,最盼望的就是过节,因为过节就一定有所谓的好吃的。过了春节后,天天盼的第一个节就是端午节。那个时候不知道端午节的意义,不知道屈大夫的家国天下,也不知道端午节可以看划龙船,可以吃咸鸭蛋,可以荡秋千,只知道过节妈妈就不会出去忙活,就会在家里包粽子,煮粽子,推豆花,杀鸡宰鸭。

包粽子的糯米是自产的。端午节头天晚上忙完活,安顿好我和姐姐睡下,妈妈就会把准备好的糯米用称好够一家子食用的量,倒进一个盆子里,再加入清水反复的把糯米清洗干净,开始包粽子。

包粽子的粽叶早几天就去集市上买了回来,是一种看起来呈黄壳黑点的斑竹叶,妈妈把买回来的斑竹叶放在一个很大的盆子里,用清水泡泡到斑竹叶变软,就拿起一张干净的帕子反复擦洗斑竹叶表面,一张一张的擦洗,直到每张斑竹叶都被洗得光滑又金黄。然后码到一个大筲箕里,像一座山,一张叠一张,一层码一层。

这时妈妈就会在院坝里喊我:“幺闺,端两根板凳出来。”我小时候个子小,但有蛮力,就用头一根一根把凳子从屋里顶到院坝里,并排安好。妈妈就把装满斑竹叶的大筲箕端到板凳上晾起。望着斑竹叶我满心期待端午节吃到香糯粽子。

妈妈包的是三角粽,斑竹叶有多大,包出的粽子就有多大。在我的印象里,每年家里包的都是大粽子。包好粽子已经是大半夜,我们差不多都睡了一觉,开始翻二觉了,迷迷糊糊的听见柴火响。妈妈要把包好的粽子煮熟,待初五早上全家人当早饭吃。

一锅粽子热气腾腾,一个连着一个,提一个就是一串。一口粽子沾一些白糖,满口的甜和满口的软。脑子里想起那一锅冒着热气的粽子,就会让人觉得温暖。

工作后,就很少看见妈妈包粽子情景了。虽然端午节也会吃粽子,但吃的是市面上包好的小粽子,不再是斑竹叶粽。端午节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带上大小宝回去,就为闻闻那股热气腾腾的斑竹粽味道,吃一碗妈妈亲自做的豆花。

那一锅斑竹叶粽的情结一直从我的童年里长大,根深深扎进心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