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抗疫 > 正文

战“疫”有我 重庆作家在行动(五十一)冯琳:天上的星星多了,大地也就亮了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冯琳    日  期:2020年3月11日    

 

 前言:没有被禁锢的城,只有全力抗“疫”的心!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战斗中,为打赢防疫攻坚战,重庆本土作家们以笔为枪,用文学作品凝聚人心、鼓舞士气、传递真情,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微信图片_20200219163837.jpg


天上的星星多了,大地也就亮了

文/冯琳

 

1

居家久了,时间变得没那么重要了,人也相对懒散了,但我努力让自己在看书、写作、养花、做美食中度过,尽量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丰富一些,过得有能量一些。我不是医务工作者,不能像同事一样身处疫情、分赴医院各个诊室去支援,但在枯燥乏味的居家生活中我时刻牵挂着他们。

2

科室明亮、宽阔的大厅,干净、整洁的检查室,护士在前台有序的分发体检指引单,抽血处的护士为参检者抽血,一二三四层楼的导检细心地为体检者指引,她们身子微微前倾,右手一挥一舞的姿势甚是好看。彩超室、DR室、检验室、妇科、功能组等各个小组的医生都在有序的工作,吴军主任从12年冬到现在磨成了从白发里面寻找黑发,一百多名医务工作者像琴弦上的音符,和着健康管理科这架钢琴,在新桥的大地上奏出一曲曲动听的歌谣。此时,我在家,温习着一幕幕工作的场景,想念科室,想念同事,想念体检大楼五楼花园的三角梅和金桔隐匿的生命之美、自然之美、孤寂之美,想念站在六楼的天台上能听到从幼儿园传来的孩子们的笑声和童谣。想念那景——太阳下沉,夕阳沥在主病房大楼,把“新桥医院”四个字映得通红。虽然居家,我也能感受到家长吴军的关心,他在工作群里像个兄长,更是亲人,不论是对坚守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还是对居家的同事及同事家属,他的关心是阳光,也是炉火——我为自己有一个温情的大家庭,感到骄傲与自豪。

3

上午有事咨询检验组的王秀丽老师,她正在支援医院的感控工作,她和古春雷老师都是老党员,也是资深的70后医务工作者。疫情发生后,科室的党员干部、医生、护士纷纷请战去门诊各诊室、医院的各个关口支援,他们虽做着平凡的工作,但为新桥医院在特殊时期能正常的救治病人,为大众的健康贡献出自己的那份力量。

王秀丽说,人生碰到这么大的事,总得尽力而为去做点什么。古春雷说,本周还要去支援,严防死守,尽职尽责罢了。我们科室的同事个个都很纯朴而真切,善良而有温度,他们没有花哨的架子,也没有惊天动地的语言,他们只是黑夜里,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多了,大地也就亮了。

4

湛又菁是我们科室的护士长。疫情发生后,她和医疗队一起,大年三十晚上,告别家人和故土,火速驰援武汉。这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春节,也是一个令她非常感动的春节。“亲爱的战友,早上好,今天看到疫情曲线代表治愈的那条绿色冲高了不少,你们辛苦了,加油”、“小湛,很忙吧?一定小心再小心做好防护措施,做到万无一失,家里有事,尽管给我讲,不用回复,好好休息”、“护士长,我给你发首歌,睡前听听”——从赴武汉救援的那刻起,这些来自科室领导、同事的短信像潮水一样把湛又菁包围,这些爱和关心是本能的,在健康管理科医务人员的心里生长,也在湛又菁的心里扎根。有向她请战的,也有主动担当照顾她的家人的,有每天早中晚提醒她歇一会儿的,也有每天守着她报平安的。独木难成林,滴水不成海。我想说,湛又菁护士长,你在前方爱着病人,我们在后方爱着你。

5

“阿姨,继续加油,吃饭要定时定量,餐后要活动一下”,程阿姨出院后,每天给湛又菁报血糖数值,湛又菁就利用仅有的休息时间为程阿姨进行糖尿病的健康指导。湛又菁很热爱自己的工作,是一个有悲悯情怀的人,她建立了全院的“糖友之家”群,定期在群里作健康指导和心理疏导。她说,拯救生命和抚慰心灵,同等重要。

窗外的李花开了,从四朵开成了一片,把我空荡荡的花园,开成了一片春天。我想把这片纯白的李花送给湛又菁,送给和她一起奋战在前线的“白衣战士”。

6

我刷朋友圈时看到,神经内科的护士江玲、消化科的护士黄进源,她们凌晨两三点下班的时候,正是我熟睡之时。她们身处武汉一线,却时时刻刻渗透着敬业、真实、坚强与乐观。她们有的坚持在朋友圈打卡报平安,评论区的祝福、鼓励、致敬的语言,像个接力赛——虽然大家不在同一空间,但重庆和武汉是相连的,心与心也是相连的;她们有的下车时脚踩空了,腿受了伤,就为自己剪了一个“心”型的创口贴,贴在伤口上,她们不光为自己疗伤,更是在为人类的健康护航;她们的鼻梁被护目镜压出了伤痕,还剪了帅气的小哥哥的发型,成为“这栋楼最靓的仔”;她们会为凌晨喝上一杯热咖啡而欣喜,也会为老父亲过生日无法在身边陪伴而遗憾,她们就是我身边普普通通、实实在在的新桥人,她们和我们的宋彩萍副院长一样伟大。

以前,我常常在书上读到“医者仁心、大爱无边”的词语,现在真真切切地可以用在我的同事们身上了。

 

 

 

 

 

上期精彩回顾》》》

战“疫”有我 重庆作家在行动(四十九)朱孝才:你好!水竹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