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啊,边城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张渝扬     日  期:2019年11月26日

五十多年前,我还在农村当知青,就痴迷于文学。无意间读到一篇叫《边城》的小说。这篇小说把俨然是一个安静的平和的桃源仙境推到我的眼前。我被它们描绘的景象迷住了,被它们表达的激情燃烧了。同时,我也知道了,边城在川湘交界的茶峒,茶峒在湖南的湘西。当时,我身处川北闭塞落后的山村,小说中描写的淳朴自然、诚实勇敢、乐善好施、热情豪爽、轻利重义、守信自约,“凡事只求个心安理得”,真挚善良的人性美和人情美深深地打动了我。小说中没有那惊心动魄的社会巨变和激烈复杂的矛盾冲突,有的是清灵纯朴、和谐隽永、辽阔高远的境界、形象生动的景象,作者真诚的激情,所表达的真实的情感、所描绘的真实的前景,和这里人民诗意地生活,诗意地栖居。

都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我心中。边城的秀山奇水、淳朴风情,凄美爱情,如酉水般神奇,一直成为我心中的神往。

要体会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不能不去湘西,去了湘西不能不去茶峒,去了茶峒就不能不去洪安古镇。因为,沈老的《边城》其实是湘西茶峒和重庆秀山洪安两座隔河相望的古镇之合称。

啊,这就是边城!

当我们来到位于重庆、湖南、贵州三省市交界处,素有“一脚踏三省”之称的洪安古镇时,站在清水江边的渡口,老远就可见隔江相望的湖南茶峒,高高的石壁上沈老写的“边城”两个朱红大字格外醒目。我们行走在洪安古镇的石板街上,寻找沈从文笔下的拉拉渡和渡口老人。只见一根粗大的铁链横凌清水河上。我们上了船,任船在铁链的牵引下自然地缓缓向对岸的茶峒划去。虽然沈老笔下的拉拉渡还在,可惜,当年的渡船老人早已作古,只是一位体健的老者在为我们奋力拉渡。站在渡船上,但见两岸古镇对峙,一江清流,青山滴翠,吊脚木楼,高低错落,好一幅边城风景。下得渡船,来到茶峒街上,长长石梯边,古老木楼前,摆起了长长的书摊,走上前一看,皆是沈从文的《边城》之类的书籍。我暗自惊叹边城人的聪明。我们便买了几册,翻开《边城》,细读书中描写“拉拉渡”的情节,对照现实中的渡口,眼前便浮现了沈从文笔下那渡口老人的身影。“……老船夫不论晴雨,必守船头,有人渡河时,便略弯着腰,两手缘引了竹缆,把船横渡过小溪”。

穿行在古色古香的吊脚群楼间,这里已是一条雅致的街景,到处有装修的痕迹,原来湖南人很有旅游意识,正在打造“边城”的旅游景观,他们要把沈老笔下的边城,真正变成游人们心仪的世外桃园。

来到被称为“三不管岛”的翠翠岛上,这里已被开发为旅游景区。这座方园不过百余平方米的小岛,四面环水,在青山绿水的簇拥下显得格外幽静而温馨。漫步在洁净的石板广场,徜徉在如茵的草坪,穿过花江柳绿的林荫小径,我们来到沈从文笔下的“翠翠”身边,那尊翠翠牵狗的高大雕像,用洁白大理石雕琢而成。眼神天真、无忧无虑,这个善良、淳朴、情窦初开的少女,似在期盼傩送的归来。忠诚的黄狗静静地陪伴着翠翠,和它的主人一起耐心等候,等候她忠贞的爱,等候她纯真的情,憧憬她快乐的生活……静静的河面上,缓缓升起了薄薄的雾气,它们轻轻地浮动着,渐渐地形成一条洁白的云河,顺着清水江,在边城的青山绿林中蜿蜒飘浮,轻轻涌动。忽一阵河风吹来,云河又慢慢四散开来,有的飘过边城的吊脚楼,有的依偎在翠翠岛的柳树边。我坐在翠翠身边,眼前掠过《边城》中那段描写翠翠凄美爱情的文字,让人们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爱情需要的,不是门第,不是金钱,而是从心里流出的热情的歌。我不禁为人世间这段生死相许,忠贞不二,但却曲折凄美的爱情而感动,进而感怀:在时下物欲横流的大都市,甚至在农村,可能再也找不到沈老笔下的这种纯情可爱、天真淳朴的女子了。

边城的自然风光秀丽、民风纯朴,人们不讲等级,不谈功利,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相互友爱。外公对孙女的爱、翠翠对傩送纯真的爱、天保兄弟对翠翠真挚的爱以及兄弟间诚挚的手足之爱,这些只有农业文明社会才有的传统美德,在沈老的笔下是唯美的,如同翠翠的纯朴;边城的民宅木楼在沈老的笔下是充满生机的,如同翠翠的纯真。作者极力状写湘西自然之明净,也是为了状写湘西人的心灵之明净。《边城》写以歌求婚、兄弟让婚、外公和翠翠相依之情,这些湘西人生命的形态和人生的方式,都隐含着对现实生活中古老的美德、核心价值观扭曲的哀痛,以及对现代文明物欲泛滥的针砭。边城在沈从文的笔下,有一种不为世俗所沾染的淳朴自然美。茶峒人也具有最原始的自然淳朴的品格。面对无法抗拒的春水上涨的考验,茶峒人或安之若素,或从大水中救人救物。顺应自然而又勇敢义气。作者将边城写得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美,寄托了自己对这种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向往。更令人向往的是边城人的仗义淳朴,即便做妓女的也让人生不出一丝的鄙夷之心。而老船夫的不收钱、买烟叶、买茶叶的行为也许更让喜欢斤斤计较的世俗人感到羞愧。作者极写边城人的生存方式,因为边城人深信自己的家园是长久的,就像酉水长流。因为,边城人始终在宁静中,一代代心传那段历史而不至淡忘,一辈辈守护这片家园不觉寂寞。

啊,边城,你神奇的灵山秀水,在滋养着边城人的同时,也给新时代的新生活带来了神奇的色彩和新的期望。山和水的奇妙结合,为边城营造了拉拉渡、翠翠岛、语录塔和红军渡口等自然的人文景观,在两岸的青山族拥下,洪安、茶峒已在改革开放的春潮中,融入霜雪的清冽,化解烟雨的迷蒙,淡定而从容地拥有了比沈老笔下的边城更为和谐的宁静与澄明。穿过岁月的风尘,我仿佛真实地看到了边城在历史洗礼下兴衰的历程和在风雨中催生的淳朴。而这种淳朴,足以让每一个面对边城的人以一份宁静、悠远的平和心境,去编织一个比沈老笔下的边城更加澄明、宁静的、心灵与自然相通的童话世界,去寻找沈老笔下那个至今还在牵着黄狗,痴心等候真爱回归的翠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