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评论 > 正文

欧阳玉澄《巴水流云》:万州浮世绘 峡江英雄谱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马卫     日  期:2019年8月15日

在万州写小说的作家中,殴阳玉澄最执著,长篇、中篇、短篇都取得了丰硕成果。新作中短篇小说集《巴水流云》出版,为重庆市2018年度文艺创作项目资助作品。

作家用作品说话,作品之外的都是废话。小说家用人物说话,塑造典型人物是小说家的最大追求,也是小说创作成功与否的标志。

殴阳玉澄的这部小说,不仅仅是他的第二部中短篇小说集(第一部叫《此情须问天》,出版于20年前),更是生动地写出了万州复杂多彩的当代生活,写活了形形色色的万州人物,特别是在长江上求生存的人们,写出了浓郁的峡江风情。

一是他塑造了各色各类的小人物,他们或耿直,或善良,或机智,或义气,或粗而不俗。这些人物,大多是万州码头上求生的人,或是居住在万州码头附近的居民。有几个形象,读后难忘。

《夏老娘》中的夏老娘,看似有些霸蛮,口头禅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夏老娘就没有夏天泽”,喜欢辩论,喜欢牯倒别人行事,挣来一句“夏老娘的鸭子——牯倒灌”。讲面子,但她其实很善良,勤劳。最后却被儿媳妇的红杏出墙,搞得最没面子,最怕外人知道而丢分。夏老娘是现实中人物的复合性格体现,具有非凡的现实意义。喜欢这个短篇,就在于它的人物塑造,用几个典型细节,揭示的人物性格的复杂性。《贺老大》则是另一种人,因为当水手长,被称为贺老大,极含尊敬。既然是水手长,肯定水性好。而且喜欢运动,打得一手好篮球。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在高温下(42度)出门找事做。洪水正暴涨,结果在客趸船那儿,救落水的女孩子,被江水淹没。因为他感冒了,生着病,再好的水性,没有体力也没法战胜洪水。贺老大的身上,体现了峡江水上男人的优点:刚强、义气,对自己的生命看得轻,把责任看得重。《巴水流云》中的小人物写得好,生动,在于作者本人在码头工作几十年的生活积累。

二是小说充满了浓郁的万州地域风情。简单归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小说语言,完全采用万州方言,但又不太偏僻,不影响阅读。万州方言中,很多传神的话,具有极强的幽默感。因为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读起不想笑都不行。比如“打捶”“瘪瘪嘴”“哈子”“瓜子”“扭倒费”“墨倒”等等,读来很亲切。作家的语言能力,既有天生的一面,更有向人民群众学习的一面。欧阳玉澄的万州方言运用,信手拈来,生动形象,还有淡淡的幽默感。

第二,生活和劳动描写,写出了水上生活的特色。川江水上生活和劳动,别具一番风味。紧张,因为时时都可能出现危险。比如《峡江涨水》,虽然几位老人家在驳船上喝酒,其实是来稳定军心,因为青牛儿带着十几位水手,在紧张地抛锚引缆,防止驳船出现被冲走或浪翻。整个夜晚,每个人的心都悬吊吊的,而对洪水这样的对手,真是不敢有任何大意。《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写得催人泪下,写出了男人之间有情深意重。驳船上的四个男人,鱼精、乌棒、鲢巴浪、大余,虽然性格不一,但都有情有意。最后连高傲的白水溪美女刺梅,也为之折服。

第三,大量忌语、敬语、忌讳、祭典、仪式等,写出了水上人生的苦难。书中多次写到“喝茶讲理”,体现了旧风俗的遗存,也说明峡江人不仅仅有耿直、莽撞、凶悍的一面,也有讲理、落教的一面。《古峡烟云》是书中两部中篇小说之一,是为了纪念辛苦亥革命一百周年,丰都县特约的稿件,写了大量的水上用语,忌讳,让读者见证了,一百年前从丰都到巫溪的水上行程,陆上交往,革命党人等的隐秘战斗。一个“拐字礼”,就写了一百多字,让我们了解当时的实情和风情。

三是《巴水流云》在叙事上,也进行了大胆探索,不完全是传统写法。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不死的老鸢》,这篇小说发表后,曾被《小说选刊》转载。小说中大量的心理描写,假定性,象征性,更加凸现了当代人的精神世界。老鸢是一个人,更是一类人的代表。老鸢死而复活,也代表当代人探索和寻求真相真理的精神复活。

欧阳玉澄的中短篇小说,题材集中,艺术圆熟,语言质朴,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巴水流云》是其代之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