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 正文

铜豌豆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李吟     日  期:2019年5月31日

铜豌豆本名童艾艮。

这“艮”字许多人不认识,有人干脆念成童艾银,爱银子啊,不错;还有人叫他童艾良,多了一点儿。但认识他的人,都叫他铜豌豆。

铜豌豆小名嫩豌豆,长大成了铜豌豆。铜豌豆的意思很简单,蒸不烂,煮不熟,炒不爆,捶不扁。他为人耿直,也固执,像他名字那个“艮”。铜豌豆是位国企下岗工人,擅书法,会作文,开了一家公司:艮山文化创意公司。艮在八卦里代表“山”。

近年来,一些乡镇搞起了轰轰烈烈的乡村旅游,铜豌豆成了抢手货,人称铜豌豆策划师。他策划的什么逍遥山庄、景悦山庄、福来山庄,应有尽有。铜豌豆的脑袋不但铜,铜得有智慧,能把没文化的地方整出文化氛围;没故事的景点就编出故事。

我受一位土豪之托,想请铜豌豆去给农家乐写几幅字,编几个景点故事。铜豌豆一听土豪的名字和农家乐的地名,立即拒绝。我急了,土豪是我老婆的舅舅,铜豌豆不买账,咋办?我是一家文化单位的小科长,和铜豌豆相交不浅,还是硬着头皮打电话,问铜豌豆在哪里?他说在给一位小孩儿挠痒痒。

我立即去找挠痒痒的铜豌豆。

我在大宁河街柿子巷找到铜豌豆,那是他爷爷住的地方。

哇!铜豌豆坐在一个小凳上,正给一位老人挠痒痒。

老人是铜豌豆的爷爷,坐在藤椅上,像尊干枯的雕塑,躬着后背,无牙的老嘴微张,呵出热气,享受着铜豌豆的手指轻挠。

铜豌豆微俯身子,右手在爷爷后背衣服里上下游走,嘴里不停地:“右边,左边,再中间啊。挠痒痒,挠痒痒,挠着挠着不痒痒……”

春天的夕阳,照射着铜豌豆给爷爷挠痒痒的姿势,多么美妙。

我有些感动:“你不是说给小孩儿挠痒痒吗?”

铜豌豆从爷爷后背里取出手,抿嘴一笑:“爷爷今年九十九岁,难道不是老小孩儿?我是小孩儿时,他是老人;我快成老人时,他是小孩儿了,我不把他当成小孩儿都不行。”

铜豌豆父母早逝,他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铜豌豆盯着我,笑道:“科长登门,羞煞我也。我后天去吧,必须的,保证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我肯定能编出神奇的故事来,你相信我吗?”

我怎么不相信他?不相信,我不是人。

相信铜豌豆的人多得很。他曾被一个乡镇请去策划乡村旅游,他见到有根石柱像人形,还有隐隐的眼睛和鼻子呀,故事从他脑袋里冒出来:古时有年大旱,到处饿殍倒地,观音顿生慈悲之心,用拂尘在山岩的洞穴上一扫,哗哗流出糙米。饥民有了糙米,得救了。观音山出现了,谁不会叩拜?那里的乡村旅游火了。

铜豌豆去一个乡镇搞策划,见一处山洞很奇妙,他眉头一展,故事有了:古时此地瘟疫肆虐,活人所剩无几。一天,药王孙思邈飘着白须回陕西路过此处,他寻一山洞,立即熬炼神丹。神了!患者服下药丸,顿时病消。看看吧,现如今那洞壁边的几处岩石,真像熬药的火炉和捣药的器具。神话故事出来后,人们相互传送,若有病患者摸摸那些神石,便可消除病痛。啧啧!现代人文化程度也不低了,却依然相信远古的神话。据说那个乡镇的农家乐“乐”了。

铜豌豆编的故事多啊,诸如阴阳石、黄龙滩、铜钱岩等等。

我等铜豌豆把爷爷送进卧室后,便问:“你为何尽编些神话故事?好像有些牵强,还带有迷信色彩。你后天去,最好不要编造神话故事,整点儿现代故事,行不行?”

铜豌豆瞪眼道:“现代的?好吧,今年正月初一,一只神鸟衔着一把夜壶进入你家,满夜壶都是金币,你信吗?”

我目瞪口呆。

我回过神来,取出两千元钱放在铜豌豆手里。

铜豌豆看也没看,丢在我手里,说到时再说报酬的事。

铜豌豆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意思很明了。

我握了一下铜豌豆软绵绵的手,只好走人。

第三天,铜豌豆失约了,他说自己重病去了重庆大医院。

半月后,土豪打来电话,叫我不用去找铜豌豆了,他的农家乐不允许扩建了。我问为什么?土豪很丧气,说到时再说原因。

我不想追问原因,想去见见铜豌豆。拨打电话,他说在爷爷家。

我去了铜豌豆的爷爷家,看见铜豌豆坐在院子里抱着他爷爷。

铜豌豆见我到了,轻轻一声:“我对你撒谎了,你亲戚的农家乐在大宁河边,挖掘机把那里挖得稀巴烂,河边整得肮脏不堪。现在环保抓得严,那里成不了气候。爷爷这老小孩儿虽然不识字,但他教会我怎样活着,怎样活成一条真正的汉子。他是我老师!”

我点头两声,表示赞同。眼下环保督查正在进行时。

铜豌豆轻轻取下爷爷黄色的软沿帽,指着爷爷右耳处,那里没有右耳。他还掀开爷爷的衣襟,左肋处好大一块伤疤。铜豌豆声音发颤:“爷爷说,这是他年轻时贪财的代价。”铜豌豆依然抱着爷爷,身子一抖,“这老小孩儿不想活过一百岁。他觉得九十九岁就够了。老小孩儿刚才要我抱抱他,他就这样睡过去了,不会再醒来。”铜豌豆抱着爷爷,仿佛没有悲伤。

我傻眼了。

铜豌豆抚摸着爷爷的白发:“我原名叫王艾银,银子的银,被爷爷改成了王艾艮,你知道为什么?”

爱银?爱艮?我好像悟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悟到什么。

我哽咽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