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大江溪:没有桃花的桃花源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黄海平     日  期:2019年5月9日

每个人先天都携带一个世外桃源梦。而在酉阳县大江村,溪水的梦在竹篁,在凉洞,在淡淡捋不去的前世今生,和我们隔着的两个字叫故乡。

水为物之源,大江溪的故乡就来自水。溪溯源何方?来自遥远的时间,和云的童话深处;精气源何方?村里人谓之沟里的石板坨大凉洞。以及时隐时现的风洞、秘洞、溶洞。喀斯特地貌的馈赠的空调,让水一路滋生着灵气。

石板坨大凉洞一里外“时有微凉却不是风”。汤汤之水从溶洞冒出,长达数公里的暗河遍生巧夺天工之石钟石乳。农人手燃竹蒿,城里人手把电筒,“地下桃源”引诱几多人士欣然规往欲穷其源未果。而今为发展旅游已为其引来公路点上电灯。

脉脉一水间,盈盈翠竹披覆两岸。这是大江溪自己形成的独特景观,峰回路转,数十里竹海连绵,派生清泉石流、野花争姘、枝叶峥嵘、山鸟乱鸣,也派生出瀑布、崖洞、村庄以及断不了的希望。

这主要是当地人命名的水竹(应以慈竹为主)。大江村没有桃花,也不盛产稻菽,但上帝却给他们打开了另一扇窗——满目青翠逼人的竹。历史以来,竹编、竹虫(处理后可生吃或烹饪)、竹房、竹酒具,竹竹皆家园;他们还用滑叶树、石灰石、牛等,通过数道工序讴制“麻竹”,在自家的作坊里生产纸张,然后交易盐巴、布匹和喜悦。于是小孩点爆竹、男人娶女人、人人喝酒水等。

酒是水之精华,酒是大江人的“桃源”。放排、安“濠”(原始竹编捕鱼工具),鱼里带来了竹香绿意;凉洞里采来石膏,推一磨柔嫩豆腐,泉香而酒冽,女人们用曲子自己做“醪”,醉红了客人、自己和小孩,甜透了整个寨子。男人们喝的是白酒,喝一斤以下就是“蝼”(孬)。游冥观花喝,吃竹米酒喝,打绕棺喝,喝的是生生世世,喝的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快活。逢年过节过事务,整个村庄都醉了。死后简葬居多,碑文颂酒的多,大江人在生死之间似乎更重视着今生。

有桃花不一定有桃花源,有水有竹有人家不一定没有桃花源。一度时期,因打工外出人多,造纸业渐渐萎缩,村庄也在萎缩,而绿意依旧流泻。时至今日,外人已足以道大江溪也,旅游让梦梅开二度,原生态竹海被保护了,凉风洞被开发了,老人唱起了山歌,我也被他们拉进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