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散文 >

春到印盒来看“雪”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4-04 09:33:47

余 景

“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这是唐代大诗人韩愈关于李花最精彩、最传神的描绘。

印盒,一个传说中建文帝雪藏玉玺的神秘之地,数百年来,由于历史的尘封,一直被湮埋在时代的滚滚泥流之中。

正因为她长期金屋藏娇、待字闺中,所以才出落得这般素雅高洁、纤尘不染、脱俗超凡。

“统景温泉名天下,印盒李花香八方。”印盒村,是渝北区统景镇所属的一个山区农村。这里四周山峦起伏,沟谷纵横,中间一槽宽阔的坝子,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印盒李林的栽培已有20多年历史,至今已形成上万亩的规模,这个被誉为“中国李之乡”的小山村是目前重庆市唯一的成片李花林,这里出产的“歪嘴李”早已蜚声海内外。

每年春二三月,这里万亩李花盛开,犹如平地堆雪、大雪压山,满眼银装素裹,恍如置身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

“小小琼英舒嫰白,未饶深紫与轻红。”印盒李花呈嫰白色,素洁淡雅,簇生而有樱花似的长垂花梗,形貌酷似梨花,但比梨花更小巧精致,更显含蓄隽永;李花花枝密密匝匝,花朵挨挨挤挤,其繁密程度远胜梨花;其香气清新淡雅又如桃花之空灵飘逸。再趋近细看,你会惊奇的发现:那一朵朵洁白、精致的小花挤站在曼妙的枝桠上,簇拥在嫩嫩的绿叶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赶趟儿似的竞相开放;那细碎如银饰的圆形小花片,仿佛正张着小耳朵在仔细聆听大山的心跳;那细小如针尖的鹅黄色花蕊,似乎正伸着触觉在认真探知春天的信息。这些李花一树树、一排排、一堆堆,高低错落,芊芊莽莽,层层叠叠,堆金砌玉般的让人目不暇给。“树小花鲜妍,香繁条软弱。高低二三尺,重叠千万萼。”真怀疑当年白居易曾到此一游。

“枝缀霜葩白,无言笑晓风。”游人遁入李花林中,漫步山阴道上,头上、身边、眼前,随处可见一片片、一树树、一簇簇、一串串洁白娇嫩的李花,它们或羞涩含苞,或灿然怒放,或粉面含春,如棉团如云朵如雪片,白得惹人怜爱,白得叫人心疼。“除却断肠千树雪,别无春恨诉东风。”有此心得,也算今生无憾。

“李花宜远更宜繁,惟远惟繁始足看。”站在高处、远处看李花,那是一种大气魄、大景致。春风墨韵,日暖花香,山坡上、田野间、房前屋后,白灿灿铺天盖地,眼前一遍粉妆玉砌的世界。远处山岚高耸,一如“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在丽日阳光的照射下,可谓“迷魂乱眼看不得,照耀万树繁如堆。”真是苦了一对明眸善睐的眼睛。仰望苍穹,雀燕翻飞,红日朗朗,白云悠然;俯瞰大地,琼枝玉树,灼灼其光;红男绿女,嬉逐花间。古诗云:“碧空万里花如雪,青松为伴更精神。连天洁白任你取,莹骨冰肌玉色痕。”算是道出了个中真味。盘桓于花海从中,彷如置身世外桃源,亦幻亦仙,如诗如梦,让人乐而忘忧,令人流连忘返。

到印盒赏花,花前李下,步道首尾相连,阡陌纵横,蜿蜒几十公里。当地村民在每一个关键位置布置了多个赏花观景亭,供游人驻足观赏。这儿有三处“非去不可”的最佳点,它们分别是茅岭坡、水石坝、火烧坡。茅岭坡曲径通幽,穿行其间,可以独享“无言路侧谁知味,惟有寻芳蝶与蜂”的幽趣。水石坝花繁树密,徜徉其中,可以细细品味“雪儿歌底踏马舞,燕子泥边随滥觞;明妆皎皎争前列,触手还羞疑不洁”的诗情画意;火烧坡全景开阔,居高远眺,天宽地阔,玉洁冰清,犹如面朝大海,心鹜八极,春暖花开。

在印盒赏花,犹如在翻阅一部多色调的立体画卷。或许不经意,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就闯入了你的眼帘,在四周雪白李花的映衬下,它黄得逼人,黄得耀眼,像上苍特意抛下的一方金砖,让你心潮澎湃,久久难以释怀。或许不经意,几树粉红的桃花就挤进了你的眼眶,远远望去,宛如几抹朝霞或几簇跳动的火苗;倘若走进细看,有的正迎风初绽、嫣然含笑,有的还嘟着小红嘴儿,像羞答答的小姑娘,惹得你心肝宝贝儿似的怜爱不已。或许不经意,几株碧玉婷婷的柳树又逼近了你的眼前,婀娜之姿、那婆娑之态,让你心生缱绻,离之不忍,欲罢不能。

倘能夜宿印盒村,感受“雪”夜的宁静与芬芳,更是别有一番浪漫的情调。随便找一户农家住下来,三五人围坐在院坝边,喝着土鸡汤,吃着老腊肉,品着豆花儿酒,神侃乱聊着建文皇帝避难川东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那是何等的清闲和潇洒。待酒足饭饱,放眼望去,头上是满天闪烁的星斗,四周是白皑皑隐约的山头,李花的洁白映得整个山乡如国画一般朦胧剔透,只有远处传来的几声清脆的吆喝声似乎在提醒着你——那厚厚的“雪被”之下还藏着几户温暖的人家。一阵夜风吹来,花香习习,沁人心脾,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就像用熨斗熨过一样舒服。“雪魄冰花凉气清,曲阑深处艳精神。一钩新月风牵影,暗送娇香入画庭。”夜访李花,那是心地的交流,是灵魂的对话,也许你会找寻到另一种从未有过的恬淡与超然、新奇与深刻。等到东方发白,你忽然睁开惺忪的睡眼,你会发现这里已是微雨洗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漫山李花满山雪”,到处鸡鸣狗叫、人欢鸟唱、炊烟袅袅。你会惊叹这实在是一幅难得的水墨丹青!夜宿印盒,你定会领略到“风柔雨练雪羞比,波涛翻空杳无涘”和“白花倒烛天夜明,群鸡惊鸣官吏起”的优美意境,会体悟到南宋诗人杨万里“近红暮看失燕支,远白宵明血色奇。花不见桃惟见李,一生不晓退之诗”的绝妙内涵。

印盒李花年年开。每年二三月,这里都要举办盛大隆重的“李花节”,前往观花赏景的大车小车川流不息绵延数十公里,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操着南腔北调的口音,成群结队齐聚于此,或悠游于田间院落,或攀爬于山岭沟谷,或碎步于林间小道。上至白发垂沓的老者,下至蹒跚学步的幼童,无不陶醉在这无边无垠的“雪海花丛”之中。或趋身俯首嗅品李花淡雅的芬芳,或伫立于花前欣赏其高洁妩媚的姿色,或扶枝倚干摆弄着各种姿势定格美丽的瞬间,或举着“长枪短炮”追捉美丽的倩影,或穿梭于花海之中与花共舞争相比艳。文人、骚客、艺术家,各色人等均可在这里找到激情泼墨的创作灵感。

“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大诗人韩愈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一千多年以后,在祖国的大西南,在巴山渝水的某一隅,终于将他的诗句复制成了现实。

皑皑的“白雪”,明媚的阳光,斑斓的色彩,沁人的花香……印盒李花,一块濯洗心灵的净土,一方踏访春天的圣地,一个让你牵肠挂肚、非去不可的神秘之所!

(原发于《散文选刊》2012年第9期,曾获“2012中国北京·第七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笔会”征文二等奖。)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