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微型诗与饮酒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10-08 10:56:42

斯 原

明末清初著名诗论家吴乔在其《围炉诗话》中提出一个分辨诗文的绝妙比喻,即文饭诗酒:“意思,犹如五谷也。文,则炊而为饭;诗,则酿而为酒也。”这一比喻对把握诗文特征,领悟其不同创作规律提供了独特而有益启示。

我这里要说的是,微型诗既然是诗,那么在这个比喻中就应当是酒,读微型诗便是饮酒。一首微型诗最多只有三行,要喝的话,恐怕只是那么一二,最多三杯。相对于别的体裁的酒,比如长诗、中等长度的诗、短诗以及小诗之酒来说,它定然具有不同规定不同味道,恰像如今市面上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各种酒类中之一种。

酒的指标非常复杂,非专业的人搞不明白。比照过来,诗的指标更是特别多样,许多专业的人也说不大清楚。但对于微型诗这种酒来说,有一点是大家都明白的,就是它的酒精度数高,有点像景阳冈上打虎好汉武松喝的那号称“三碗不过岗”的酒。如果把一碗酒比作一行诗的话,那么微型诗这种酒就是三行必醉人。

微型诗由于型制特别短小,而为诗必有诗意,三行之内一定须把诗意营造出来,因此诗意的智慧发现、快速捕捉、恰当措置非常重要,是成败之关键。这就像品尝很少一点酒液,有没有酒味和酒力,酒精的含量这一指标便首当其冲。孔孚的《枯树》:坏就坏在根上;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李丹平的《炫耀》:我昨天出过国\看 这是\美国蚊子咬的(诗例均见穆仁《微型诗话》),这里的一行、二行、三行诗,都像喝了很少一点酒,最多三杯,但由于酒精度数高,使人顿感醉意。

其他诗不像微型诗要求的那样急速,可以从容道来。因此读有些比较长的诗,尽管相对于一般文章总体上也是精炼的,但并不见得,也不必一二行或三几行内就有诗意,而需要读了相当篇幅甚至读完全诗,回过头来体悟才感受得到。比作饮酒的话,有的酒度数较低,饮一星半点感觉不到什么酒力,饮多了醉意才慢慢袭来,类此。这和酒场上说的某酒有后劲其意相近。

猛酒是人的胆,喝了猛酒,打虎,可也。武松那次一连喝了十八碗,醉得不轻,不是被老虎警醒的话,肯定过不了冈。警醒以后,酒壮人胆,三百拳要了老虎的命,留下一段千古佳话。不过今天,不管喝了多少猛酒,不论你是何等好汉,都不能打虎,也不能开车,因为有法律管着,这是别话。好诗是人的魂,读了好诗,摘星,可也。李白那次“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倒是没有摘星,看那阵势要摘也是可以的。不过读一首微型诗,就使人进入神仙状态,似乎无所不能,那诗肯定不同凡响,酒精含量恐怕很高很高,一般人难以写出来。

听了我这话,你找点微型诗尝尝其酒味,同时找点小酒品品其诗意,就会应了那句“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的俗语,也算自修了一堂比较文学。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