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读向求纬《土家三咏》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9-06 09:23:23

胡雁冰

《南山风》杂志2018年第四期,里面有诗人向求纬先生的《土家三咏》,拜读后,我有反复颂读的愿望,有在头脑中反复想像诗作描述画面的意识,有拿起笔来勾画并想写几句话的冲动。

《摔碗酒》《摆手舞》《龙船调》是土家族的代表性符号。向先生便以此为题写出了《土家三咏》。

《摔碗酒》是进入土家山寨必须的仪式。“会不会喝酒没有关系,会不会摔碗没有关系”“土家山寨捧处了这碗酒,就是把心意交给你了!”客人们说,主人太热情了!怎么办?那就摔呗!

诗人用“接过”“捧起”“仰脖”“高举”“向身后”“潇洒一掷”“给大地一声重重的提醒”一连串简洁的动词,形象地刻画了捧酒一饮而尽和潇洒摔碗的过程。干脆利落、干净洒脱。“酒花飞溅的一刹那,碗花绽开的一刹那”“你就成了土家人了,你就成了自家人了。”于是,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主客双方情感交融在一起,心儿也连在一起。《摔碗酒》摔出的是土家人的质朴、真诚、热情和豪爽。

然后,诗人来到了《摆手舞》现场。发现土家小伙和土家幺妹一直在“左边两步,右边两步,转身,上前……”他发挥想象,把现场伴奏的声音融入舞蹈,把舞蹈变成了声音:“不算,不算,不算”。客人不懂了,“怎么老是摆着手说不算呢”?于是“转着圈儿,一个撵一个”进去弄个明白,“一百双手儿也摆动起来”。成了忘忧忘返的欢乐海洋。诗人用“不算”这个形象而生动的词,把土家族轻灵娴熟、节奏感强烈的摆手舞的精髓揭示了出来。

“闪闪衣裙早想表白了,旋过来旋过去没人能懂啊!”“篝火明白得很”哩,它就是不给你说。远道而来的傻小伙子呵,“不算不算就是算啊!”“你怎么就弄不明白呢?!”土家姑娘多么热情大方啊!我读了这首诗,算是明白了,原来女人的“不”就是“是”!我还自作聪明地想明白了一点:《摆手舞》原来也可以叫《不算舞》,对此,您同意吗?!同意就点个赞!

诗人在“唱出了土家人的情和爱”的《龙船调》里写到,“没人来推我”,因为年轻力壮的都外出打工去了,所以只好“有河自己过”!新时代的女性独立自主,不等不靠,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但是,妹娃儿心有所虑、心有所焦,因为“爹妈走不赢哪,年老莫奈何”。所以“哭成了泪人儿”的“妹娃不过河”,实在是放心不下呀。幸福和尽孝是一对矛盾呀,如何化解?农村无依无靠的留守老人,晚年该怎么过?越来越寂寥的农村该怎么办?渐渐失传的乡土文化又如何再兴?

……

诗人在传统主题的歌谣里融进了新的、令人深思的内涵。

著名诗人沙欧说过,“一首好诗应具有七个要素,即立意深,构思巧、形象美、感情真、意境浓、语言新、手法奇。”读了向求纬先生的《土家三咏》,我对好诗多了一点认知。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