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是什么波动着我们的情弦?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8-07 10:48:51

——读彭敏诗集《老家是我相思的富矿》

斯原

彭敏诗集《老家是我相思的富矿》是一本小册子,开本32,页码105,与时下动不动大开本、大部头不能相比。但就其阅读效果来说,却时时拨动读者情弦,与之同喜同悲,恰似俗语所说“秤砣虽小压千斤”,何以如此?我看主要的缘于一个“情”字。

“诗缘情”是中国诗学的古老传统,揭示了诗的情感本质。彭敏这本诗集题材是老家,主题是相思,写法是抒情,突出表达了诗人浓烈的乡情、深切的亲情和浪漫的爱情。

乡情突出表现对老家的思念,如第一首《此时的相思最宁静》中:

   此时的相思最宁静

   它有银河的长

   总让我最敏感的神经竖起耳朵

   它有太平洋的宽

   总折断我飞翔的翅膀

写对老家思念之深之广,用天上银河和地上太平洋作比,新颖独特,传达出的是对老家无法割舍的情缘。又如第二首《老家是生长相思的富矿》中:

   一想起老家

   就听到翠绿的涛声在竹海翻滚

   一想起老家

   思潮就像山溪绵延不绝哗哗涌来

写思念出现时的情状,以翻滚着的竹海翠绿涛声和涌动着的哗哗山溪相喻,形象真实。我们是否可以断言,非对老家一腔深情,绝不会有此诗句。如是之篇甚多,第三首《百里竹海》,第四首《三官村》,第五首《偏岩子》,第六首《小村儿》,以及之后许多篇什,不胜枚举。

亲情主要是对家人、眷属的感恩、想念之情,首先是父母,其次包括女儿、姐姐、幺叔、外婆等等。《一尺长的身体,万丈长的记忆》中:

   母亲对我说

   一尺把长开始把你养大……

   说着说着眼圈红了起来

   听着听着我就缩小成一尾蝌蚪

   在水中游呀游

母亲一句“一尺把长开始把你养大……”道尽父母生养孩子的艰辛;作者一句“听着听着我就缩小成一尾蝌蚪在水中游呀游”说完子女对父母养育之恩特有而巨大的心灵震撼;短短一节诗把父母子女间那种天然形成不可斩断的血缘情愫展示殆尽。而《小村儿》中:

   终有一天

   风吹细黄昏的脖子

   我便站成村野一头软软的黄牛犊

   等待老爸

   把我牵回

诗集中写父亲的有很多首,此节最为独特,作者反过来的舔犊深情、对父亲特有的依赖令人感动。且往深处想,不难感受其巨大诗意张力。

如果允许把作者对老家其他人物的悲悯情怀也归入亲情的话,那么就可以看到作者亲情之中还包括李大叔、唐大妈、蒋老师、灰毛等等人物。其中不乏震撼心灵之作。《十九岁的女工从五楼跳下》第一节:

   拿不到工钱

   十九岁的女工从烂尾楼第五层跳下

   时间呈加速度栽向大地  砰  瞬间的静

   一滴鲜血飞溅在城市的脸上

   凝结一个冰冷的问号

对因拿不到工钱从而无法敲开大学校门的涉事女子给予深深同情,对此类事件的发生提出振聋发聩的设问。无独有偶,《卿瞎子》写一位农民工打铁时砂子伤眼致瞎,来“我”这里申请工伤认定,却由于“老板矢口否认,证人全帮老板说话”不能被认定。

   三年后的今天

   他的尸体躺在报纸行间空白处

   仍然张着空洞的眼

   眺望人生的空白

这是对明知事主冤枉,而自己没有回天之力,未能帮助认定工伤的无限悲愤,也是对社会缺乏公信良知的疾声呼唤。

爱情集中表现在对“虹”的向往、思念和依恋。虹既是自然界的美好现象,也是作者虚拟的一个女性美丽形象,这使得作者的爱情既扑簌迷离又浪漫深情。如《靠近你便靠近疯狂的魔女》中:

   虹

   有千古之谜

   在你身上打结


   靠近你

   便靠近疯狂的魔女

   把天堂的诗篇吟诵

   却不知你藏在何处

而组诗《石鼓敲出前世今生》之第五十四首:

   进入坟墓

   肉体死去,静默无声

   心灵的灯盏却亮着

   用火焰灼烧

   惩罚前世那些命定的罪孽

   喊不出一声痛

   想要叫的

   依然是你的名字

   虹啊

字字句句是追逐爱情矢志不渝的心声。这样写爱情的,并不多见,给人印象深刻而新奇。

余下一点题外话。诗集共选择了短诗约80首,还有5个组诗,也都由短诗组成,如果按常规依内容之不同编成若干“辑”当然是可以的,但本书没有这样做,而是将所有的诗混搭在一起。也许作者未曾料到,这样不但省去了编辑之力,而且收到奇异阅读效果。正像吃菜,重庆人讲究主菜和翘头(配菜、作料等)的搭配,搭配的好,才能吃得津津有味而不厌。读此诗集,乡情的亲情的爱情的,老家的梁平的三峡的,全在一个盘中,各种题材、主题、写法互为翘头,不断更换、充实着口味,始终保持着阅读的新鲜感,可谓无心插柳之举。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