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汉藏军民生命情谊的纯美赞歌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7-24 14:09:00

——读中篇小说《风的舞姿》

斯原

《红岩》2018年第4期刊载的徐锁荣中篇小说《风的舞姿》,是一篇讴歌汉藏一家亲军民鱼水情的优秀作品,并且带有新的时代特征和不同寻常的意义。

20年前一个风雪夜,藏族牧民那母难产,母子生命垂危。丈夫格桑骑马接来兵站女军医呜冬梅,化险为夷。新出生的小男孩就是后来作品的男主人公干布。呜冬梅返回途中不幸被暴风雪卷走。干布在爸妈教育下不忘金珠玛米救命恩情,每年生日都磕长头到呜冬梅坟墓祭拜。他后来与小时候同学即作品的女主人公卓玛一同上了大学舞美系,每天去练功房训练,告诉卓玛一个心中秘密,他要用舞姿再现那场暴风雪,再现金珠玛米化神升天情景,怀念她的大恩大德。卓玛非常支持他,经常陪练,他跳成风雪,她就是出诊的金珠玛米。

再说呜冬梅被风雪卷走,留下一个半岁大女儿雪莲,成了难题。好在担任兵站汽车连连长的爸爸冯爱疆的连副吴建国和妻子秦小兰也有个半岁的女儿小藏,小兰就把两个女儿一起养,一人吃一只奶。远在常州离休养老的原18军汽车团老司机冯达山夫妇听说消息后,飞来拉萨,要把孙女雪莲带回常州抚养。冯爱疆委托吴建国把雪莲送到拉萨交给父母,不料路遇暴风雪,雪莲被狼群叼走。为了不让老人极度伤心,吴建国夫妇与冯爱疆商后把小藏冒充雪莲送给两位老人,老人一直抚养“雪莲”考上大学。小兰思念女儿小藏心切,设法转业到常州,经常照顾。被狼群叼走的雪莲由于受到一位牧民搭救,生命并无伤害,成了牧民夫妇的女儿,便是后来的卓玛。而吴建国乃是冯达山当年班长吴大龙的儿子。

干布和卓玛的双人舞《雪莲奔放》获得很大成功,毕业前夕来藏区巡演。他们一同祭拜了呜冬梅坟墓,看望了冯爱疆。卓玛见到了牧人爸妈,爸妈告之以实情,要把她送还已是高原汽车团团长的冯爱疆,见面时悲喜交集。第二天冯爱疆带着雪莲、干布飞来常州,看望已经失去老伴处于病危中的冯达山。吴建国愧疚地说,您的亲孙女过了20多年这才送到。雪莲喊了声爷爷,小藏也喊了声爷爷,爷爷对雪莲说你是所有高原老军人的孙女。干布、雪莲当场跳起《雪莲奔放》,在最后一个动作中,冯达山闭上了眼睛。

故事曲折、巧合、不无传奇,感情真挚、深沉、催人泪下。难能可贵的是,作品有极其宏大的历史、地域、自然、宗教、民俗、思想内涵和极其重大现实意义,诸如西藏和平解放,内地持续不断对西藏的援助,西藏奇特地理自然景观,藏族人民的宗教意识和生活习俗,援藏人员的老西藏精神,藏族同胞对内地特别是对金珠玛米(解放军)的热爱和感激,西藏地理位置对国家统一人民团结所具有的特殊重要意义,夫妻情、父子情、爷孙情、战友情、民族情、军民情、医患情等等,均在其中。阅读过程中强烈感到,千百年来汉藏的和睦交往,数十年来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共同生活使汉藏军民形成了生命共同体,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藏族和汉族分手,使西藏和内地分裂。

在写法上,作者成功运用“无巧不成书”传统,采取时空颠倒、正叙反叙插叙、预留伏笔、设置悬念、多线并行交叉、意识流闪回等手法,使故事回回相扣,一波三折,好看,欲罢不能。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