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女中隽杰肖春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7-16 11:25:21

——读王雨短篇小说《产房》及其同名电影文学剧本

许大立

近年专注于阅读王雨的长篇小说,并写过不少相关评论与文艺随笔,也就对他的短篇小说《产房》没太留意。好像他也曾在微信里提到过,说是在写长篇小说的间隙写了个医院题材的短篇小说,在上海《小说界》2015年6期发表了。没有找到这杂志,一直没能读到原文。得知影视公司找他将小说改编成了同名电影文学剧本,发表于《中国作家》(影视)2018年7期,且已拿到国家广电总局拍摄电影的批号,正筹拍电影,引起各方关注,方找来一读。

实话实说。中国电影界反映现实医护人员题材的影片实在是少之又少,大概是因为这个领域实在是太敏感太复杂了。毋庸置疑,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如芝麻节节高,我们的医院设施设备技术含量也越来越高大上,中国人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好,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昔日东亚病夫的帽子早就扔进了太平洋。但是不可否认,对于医改医保医护医药等深层次的意见和矛盾却也不少。近期的影片《我不是药神》引起轰动,票房看涨,叫好声不绝于耳,恰恰反映了社会对于医疗改革的迫切需求。

这个领域的水真的不好趟,这类题材真的不好写。可是王雨不但趟了这一池水,也写了各色人物,写了生死,写了奉献,写了医闹,写了光明,写了阴暗,写了爱情,写了人性等等。读来感人,实在是难能可贵。

一般说来,短篇小说更讲究结构和人物塑造,更讲究惜墨如金,用简洁的语言设置人物和情节,勾描时代背景人物性格,同时进入讲故事的节奏。它不可能像中长篇小说那样用大段的语言陈述、铺垫,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景物天像乃至心理描写,必须字斟句酌进入主题,展现人物,让矛盾加剧,推动高潮,从而在较为简短的文字里完成写作。所以有评论家认为,一个好的小说家首先得会写短篇小说,因为在如此短促的文字叙述里讲好人物故事,需要功力和底蕴,就如同所有的宏大的建筑工程都必须有坚实的基础一样。王雨的《产房》,正是这样一部谙熟生活、精短好读、体现了他厚实写作能力的短篇小说。

小说的主人公是医院妇产科护士长,也就是改编为同名电影剧本后的女一号肖春,无疑是一位经历过生活磨砺,成熟稳重、技术过硬的白衣巾帼。在妇产科没日没夜的血泪煎熬中历练出来的肖春,大女儿因白血病无助地死在她怀中,丈夫远在南太平洋某岛国医疗援外,她自己待产了还腆着个大肚子为产房里痛苦喊叫的孕妇接生。恰恰是好友——记者小丁介绍来的孕妇分娩时发生医疗意外,医护人员竭尽全力及时抢救也无力回天,羊水栓塞,母亡子存。于是接生护士小芹挨了死者丈夫老李的狠揍,她也被一拳误伤。老李受“医闹”头儿老乔的蛊惑,公然在医院门诊设置灵堂,引发了更激烈的社会矛盾。此时,老李的好友报社记者小丁介入,报纸准备发稿,一场只有内行方知晓、正常操作也难以避免的突发性产妇死亡案例,即将演绎成为影响巨大的社会事件。

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就在我们身边,也曾发生过这一类事件。作者充分利用了自己长期医院工作的切身体验,调动了大量鲜活素材,将之移植并升华到小说、剧本之中。护士长肖春因为技术精湛,更因为道德良心,居然调动了大量社会资源,终能在突发事件中穿针引线,左右逢源,消弭矛盾,力解心结,化干戈为玉帛。产假还未休完的她如有神助,上可以见到分管卫生的副市长,动之以情说明实情,促使报纸撤下了稿件;下可以无私地坚持给死者家属老李的幼儿喂奶。真可谓上天入地、慈悲为怀,乃女中隽杰也。医疗人,社会人,有情人,正能量,集显肖春于一身。所以说,这个人物在王雨笔下是写真了,写活了,写得血肉灵动,有声有色。母爱圣,工作狂,危难时,敢担当,一个立体的女性白衣天使形象就这样伫立在读者心中。

另一位使人过目不忘的人物是当班护士小芹。老李因为妻子意外死亡迁怒于她,痛揍了她。她不仅不计较,还带伤和护士长肖春一起去看望老李和孩子,给孩子买奶粉,给孩子予母爱,竭力抚去老李心中的创伤,为化解社会矛盾不遗余力。这需要多大的胸怀和勇气!看多了女人生产的痛苦誓言不结婚,或结婚也要做不生孩子的“丁克族”的她,在与老李的往来接触中,居然和他结为夫妻,生了孩子。所谓不打不相识,万般无奈中居然打出了一对真夫妻。虽然转圜很大,我觉得恰恰是神来之笔。人的思想情感是可以随着时间环境以及具体的事件转化改变的,爱恨只在一线间。可作者在听了建议后,在剧本中却把这么好的情节改成了小芹的表妹嫁给了老李。窃以为,大可不必。

小说中还有一众大老板小人物次第登场亮相也是栩栩如生。丧妻而失去理智被“医闹”们裹挟的货车司机老李,为钱财不问良心的“医闹”头儿老乔,有钱有势仍念救命之恩涌泉相报的企业家庄老板,侠肝义胆助友人的报社记者小丁,这些身份各异的人物紧紧纠集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医疗意外事件引发的漩涡之中,让故事的节奏加快,高潮迭起,携引着各种矛盾去往不可知的方向。

当然,由小说转为电影,由文学描写转为动态镜象,由人物对话演绎实实在在的事件,那又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艺术形式。仅仅读过剧本尚无法纵论电影的短长,还得有导演和演员的二次创作,以及当代电影制作的精细加工的努力。

王雨的小说《产房》和同名电影剧本,触及的是万众瞩目的医疗行业,也反映了这个大变革时代的社会矛盾和心理异化。其实不仅仅是医疗行业,每一个社会阶层,每一个社会个体,都在变革中荡涤着精神和灵魂。故事最后虽然以“医闹”被查究,真相得以澄清,社会事件终于平息了结,可谓终局完美,各得其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矛盾还会产生。怎样应对不断出生的生命,怎样面对新的矛盾,正是小说或影片需要直击面对的问题。

产房里的新生命绵绵不绝,产房里的故事层出不穷,每一个新的生命都会演绎不同的生命轨迹。王雨用产房外重庆四处可见的黄葛树一年两次落叶,暗喻人生的短促、生命的兴替,乃不可逆逾的自然规律,非常巧妙且诗意颖然。

殷切期待由重庆本土作家创作、本土制片人拍摄的影片《产房》早日问世,并能大红大紫,誉满影坛。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