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改革开放才是王道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6-13 15:51:59

——读话剧剧本《开埠》有感

李显福

王雨根据自己作品《开埠》改编的十幕话剧,前五幕饰演者朗诵演出时,我因故未去。后见不少媒体均有报道,反响很好。于是,电话王雨,要来朗读本和十幕剧本,一气读完。

剧作者以地处长江上游的西南重镇重庆开埠为切入点,真实地反映了那段改革与守旧的激烈博弈,大清王朝在人类前行的洪流中被新生力量所取代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看完后,不禁感慨万端:

数千年来,世界潮流浩浩汤汤,永远向前,有力地证明了,改革开放是历史的必然。可以说,古今中外的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开放史。重庆开埠也是历史的必然,那种狭义地看到外国的轮船进来了,本地的木船就会垮掉,外国的商品进来了,本地的手工业、商品就会被淘汰……因此,阻止改革开放的言行是维持现状、不思进取的封闭僵化。剧中的宁承忠就是这种人的典型。对凡是外国的人和事都敌视,都认为是来侵略,来掠夺资源,即使自己的兄弟、亲人给他讲了商业贸易的好处,他也置若罔闻,甚至上纲上线。兹录一段对话——

弟弟宁承业说:“你就是守旧,洋人赚我们的钱,我们也可以赚他们的钱。”宁承忠马上高调回击:“承业,你是甘为洋奴呢,你可是大清的子民。”宁承业立即反驳:“大哥,你迂腐。古人太史公就说,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太史公主张重本兴末,从商得利,反对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倡导农工商虞并重,重视商者求利之合理合法。认为财富的占有关乎民之贫富、国之衰盛。”宁承忠仍对商业流通耿耿于怀,总认为外国人来做生意就是赚中国人的钱,压根儿没想到商业流通既让中国人赚钱,又会对老百姓带来好处,还会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由于西方文明的进入,“现今重庆人好读书的多了,爱科学的多了,放足的多了,讲卫生的多了”,他却视而不见。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如医学给重庆人带来了好处,他也一味排斥。即使他患了盲肠炎,家人把他送到洋人办的宽仁医院,得到了好的治疗,他心里仍不爽。

宁承忠不管老百姓的需求,把重庆当成了自己治下的一亩三分地。老百姓喜欢洋人的产品,他下令:“本官不虚虎狼洋人!我说过,洋人的一颗洋钉也绝对不能进入我重庆府的门户朝天门!”他担心:“进来一颗洋钉,就会进来一打洋钉。就会进来洋油、洋酒、洋烟、洋纱、洋布、洋漆、洋衣服、洋学校、洋医院,进来更多的洋教堂。尤其危险的是,会进来洋轮船。”“本埠运进运出的粮食、布匹、盐巴、煤炭等等,都是靠木船运输的。重庆开埠后,洋轮船必定要来,船帮岌岌可危矣。”这是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王权重农抑商的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流毒在宁承忠身上的真实反映!面对人民喜欢、给人民生活带来好处的洋货,不是考虑如何发展、提高本埠的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商品及其质量,从而和洋货竞争,而是坚决抵制,让百姓始终活在商品短缺、质量伪劣的封闭世界里。

自明朝以来,一个GDP曾经雄踞世界各国之首的中国之所以步步为营、不断落后,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从皇帝到宁承忠这样的人太多了,是他们阻遏了有识之士的革故鼎新,是他们不断以爱国的名义阻止了一次次改革开放的大门的打开。单看清朝,面对其他国家,一副老子天下下第一的面孔。1793年、1795年、1816年,从乾隆到嘉庆时期,英国分别派出使者或送来国书、礼品,要求和中国和平通商。乾隆的答复是“天朝无所不有”,嘉庆皇帝则宣称“中国为天下共主”,不能容忍使团拒绝叩头,并降旨“逐其使臣回国”。由此,清朝再次丧失了和平融入世界的大好机会。历史蹒跚前进到宁承忠时代,开放已是大势所趋,清朝的一些有识之士也感觉到了融入世界的必要,于是力推洋务运动,但宁承忠等则是嘴上说着光鲜的口号,实则逆潮流而动。且看他和李鸿章的对话——

宁承忠说:“我大清国得要自强,得要富国强兵!”

李鸿章一语中的:“是得要自强。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必尽用其人。”

宁承忠针锋相对:“可您咋口不离洋字?中堂大人,断不能与虎狼洋人为伍!您别怕洋人,按我家乡的话说,您要雄起!”

李鸿章推心置腹地说:“宁承忠,你说要富国强兵,我跟你的想法一样。你还年轻,见识还浅。我跟你说,处今日喜谈洋务乃圣之时,当今的大清要外须和戎,内须变法。在列强环伺、外侮日甚中以夷制夷,为自强赢得更多平和的时间。马上征战是抗争,谈判桌上也是抗争,硬顶软磨都是其法。”

宁承忠回应:“他们皆是虎狼,对付虎狼得用枪炮!”

看看宁承忠的思维,在当时的情况下,宁承忠这个不了解世界的变革、社会的进步、百姓的需求以及清朝实力的大清官员,以为说一些强硬的话语,喊一些雄起的口号就可以左右向前发展的世界潮流。面对事实,一个积弱积贫之国,雄得起吗?你有多少枪炮来对付有洋枪洋炮的“虎狼”?

宁承忠作为朝廷的开埠特使,参加重庆开埠盛会,请他登台剪彩时,他坚持不去,众人皆劝他要顺应潮流,他强硬地说:“这是我大清的领地、水域,他带兵来打就是,本官我不怕。”安邦说:“你不怕,可朝廷怕。咳,说这些空话没得用。”还是他的女友喻笑霜说得好:“你气也没用,没用,潮水来了挡不住的。”

如果面对前进的潮流仍视而不见,闭关锁国,以为自己一切都是完美的,高喊一些爱国口号,甚至阻碍高层做出的与时俱进的某些决定。这实际是上不顾民族的利益、国家的前途,说轻点是抱残守缺、顽固不化,说重点,是对国家民族的犯罪。

特别有意思的是,剧作者黑色幽默地安排了宁承忠这个人物的起落——朝廷将其官升至从三品宣慰使,行使军事监司职责,又给他加上新的头衔——重庆开埠特使。一直极力反对洋人进入重庆的宁承忠,居然成为“开埠特使”来重庆参加盛会。他是奉命而来,不得已而为之,对洋人的敌视、对参与商务的买办的敌视都是骨子里的。当立德乐对他说:“外资输入少,重庆发展就慢。你们应该努力创造条件,改善投资环境,重视通商,吸引更多的外资来渝。其实,就是贵国的沿海城市,以至于你们全国,假如能更放开些,贵国是可以早日国昌民富的。”他却说人家是“巧言舌簧”,并表示,“就国家来说,英美法德俄日等国都是穷凶极恶的侵略者”。由此可以想见,这个朝廷的三品宣慰使会在国家的改革开放中起什么作用?

自己置身于已经腐朽不堪的朝廷,对务实之士的改革开放却是抵制,还满以为自己是国中栋梁,是敢于和洋人战斗的忠臣。当他因为牵涉谋反罪被朝廷削职为民还以“老子毕竟当过二品京官,非告倒他不可”来表示自己的耿介和主持正义时,弟弟宁承业只好实话实说地劝慰他,“你那京官是二弟我买通赵大人,托他找庆亲王买来的。你这案子是灭族罪。……也是我花重金请赵大人上下左右疏通,才将其大事化小的。”此时,对王朝忠心耿耿的宁承忠才彻底醒悟:“这些个道貌岸然的大小官员,竟都是金钱的奴仆。悲呼哀哉,朝廷腐败透顶,黑暗至极!”“连我那惩戒过贪官的恩师赵大人也掉进“钱”眼里。假的,都是假的,与其在官场做假,还真不如做个实在的草民……”

一个老子天下第一,坚持闭关锁国,视他国为水火,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重的王朝,即使再有宁承忠这样的忠臣,也终究会被世界前进的大潮冲毁。宁承忠的弟弟、女友,乃至儿孙都加入了冲毁这个与时代抗衡的王朝的潮流——与他国贸易,共同富裕,加入革命队伍等,而这个口不离大清主权、处处敌视洋人的顽固派代表宁承忠即使在大势所逼下被喻笑霜剪去脑袋上那条“猪尾巴”,仍然心有不甘。

至此,王雨把宁承忠这个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古往今来,中国历史前行的每一步,我们都可以看到宁承忠的影子或者宁承忠似的人物。从这个意义上说,剧作家为我们提供了一面观照历史发展生态的镜子,总结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只有改革才是王道,不改革死路一条!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