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独立意象与复合意象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5-10 11:08:03

——读《风穿过元宵的灯火》

斯 原

意象是中国传统诗学的基本概念,它的重要性可以一言以概之曰,没有意象就没有诗。如果说水的分子式是H2O,由2氢+1氧构成,那么诗的分子式就是意象,由意+象构成。意者,诗人之情意也;象者,事物之外象也。意象就是心与物、情与境、行为与动机、意识与物质、主观与客观的统一。在诗中应当既有意也有象,并且意和象不是简单地相加,而是如氢和氧化合成水那样,由意和象“化合”为诗。相反,如果有意无象,或者有象无意,再或者有意有象但二者不是“化合”而是简单相加,就都构不成意象,也就都不是诗。

意象用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寓意于象”,在诗歌作品中常常表现为一些词汇(特别是名词)或词组、短句等,比如旧体诗词中的风花雪月松梅竹菊等等。但从诗歌艺术的角度看,并不是诗中出现的所有的象都是意象,如果那样认定就意象太多,而且无益于诗艺营造。实际上只有那些被诗人用以代表、象征、言说某种心境、情思、志愿,或用以修饰、说明、表现别的事物的象才是意象。

意象理论博大精深,实际运用千变万化。所谓诗歌艺术技巧,说到底可以归结为意象营造和表现手法的高低。我最近读到诗集《风穿过元宵的灯火》,读后想在意象方面谈些感悟。但由于对作者陈捷从无了解,非常陌生,很可能谈不到位,因此只能是个人的读后感而已。

这本诗集的意象运用有3种类型。

第一种,独立意象。所谓独立意象指一个象独立存在,且作为被代表、象征、言说,或被修饰、说明、表现者的寓意而出现。

例1。《燕的呢喃》:“燕子安家屋檐/有纯然的呢喃/像晶亮的雨滴/滑落至/我坼裂的心田”。雨滴是呢喃的意象,呢喃被修饰了。显然这个意象的营造使诗意顿显,表现了诗人听到燕子呢喃后的愉悦心情。也使后面的“使我深深感到/我与我的家园/在燕的呢喃之内/是多么的幸运/多么的美满”顺理成章。否则,如果没有这一意象,只是直白地说我听到了燕子的呢喃,诗意就会丢失殆尽。当然这首诗的弦外之音——关于生态的思考,也与意象的情感色彩有关。

例2。《面对夕阳》第一节:“是谁的长袖这么神奇/轻轻一舞/就引出了半天漂亮的晚霞”舞长袖,这个被我浓缩了的词组(或称不完整的短语),作了晚霞的意象,晚霞在想象中被神化了,也被美化了。尽管诵此容易使人想到毛词咏彩虹的名句“谁持彩练当空舞”,不无雷同之感,但此诗的妙处还在于后面“牛羊下山/它们被镀上金色/就连山歌/也金光闪闪/的句子,和再后/我隐有灿烂的痛苦/也怀着暗淡的欢乐/但更惊心的还是落日的快速下滑”。前者是意象的晚霞直接引出的景观。值得指出的是,其中的“镀金色”和“金光闪闪”又分别成了牛羊和山歌的意象,因此美不胜收。而后者诗人在晚霞中想到了自己的苦乐,惊心时间的流逝,实现了诗意的转折,增加了厚重感。

例3。《牛哞抬高了秧歌》一上来:“牛哞抬高了秧歌/也抬高了歌的激情/这是初春”。牛哞是初春的意象。三行诗展现了牛哞、人歌的初春景象。其实被牛哞抬高的秧歌和歌的激情,也都是初春的意象,然而牛哞却是中心意象。此诗的特点在于把中心意象作了题目,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淋漓尽致地展示除了“秧歌”、“歌的激情”外,还有下面的“鬓发”“手握春天”“雨滴”“驴子”“犁铧”“村庄”“山水”等意象。

不难发现,陈捷善于在诗的开篇处营造意象,先入为主地让浓郁的诗意打动和征服读者。顺便提到一下,寻找独立意象的简捷办法,可以先找到如、像、仿佛、是等词汇,一般来说连续两个象之间用这类词汇连接,后面的象就是意象,所谓明喻、隐喻是也,如例1。但也有不少意象是省略了这些词汇,使用曲喻、借喻等手法加以营造。还有的把意象前置,如例2、例3。这种情况就需要认真分析,找出原物与寓意物,意象也就手到擒来了。

第二种,复合意象。所谓复合意象指在一首诗中出现的很多象,分开来看并不是意象,而合起来看就共同形成一个意象。例4。《家园,庄稼汉》中出现了很多象,如犁、镰、路、麦子、稻子、庄稼、泥土、家园等,单独来看它们都不是意象,而是一般的象。但合起来它们就共同形成庄稼汉的意象,变成庄稼汉的某方面的寓意物。庄稼汉身上的诗意,离这些象是最切近不过了。

值得指出的是,诗中除了这些常见的象以外,还出现了独特的象:“庄稼汉种植庄稼/也种植诗/家园有诗的泥土/麦芒与稻谷的深处/有庄稼汉不朽的家园”。诗是庄稼汉独特的意象。对这一独特意象,可以从三个方面理解。

一者,在诗人看来,庄稼汉种植庄稼是富有诗意的。二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确有一些庄稼汉是爱诗、写诗的,所谓农民诗人是也。三者,人类全部生活的诗意都是以庄稼汉的种植为基础和前提的,不但庄稼汉的家园,而且我们所有的不朽家园都源于麦芒与稻谷的深处。因此我甚至于想告诉作者,干脆把末行改写为“有我们不朽的家园”。

例5。《竹乡》:“竹乡之美/需仰视才能看到/竹子用生命/编制赤诚/编制欢笑/编制无数的通道/竹子,是你/让淳朴的风/展翅而来/深情地亲吻劳动/与红润的果实之后/飞向了/我们毕生崇尚的高度”。竹,在旧体诗中往往是重要意象,表现人的气节、清高、谦虚、正直、潇洒、挺拔等等,是寓意物。如苏轼的《绿竹筠》“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诗人瘦/无竹诗人俗”。而在这里竹乡是原物,全诗是它的复合意象,写竹乡之美。竹乡之美美在竹,竹子的赤诚、欢笑、淳朴、崇高等品格和风貌都成了竹乡的意象。

复合意象的作用往往不像独立意象那么明显,不是一下子就能以意象的鲜活、独特感染读者,而要读完全诗才能大体上揣摩出来。独立意象强在诗情,复合意象长在画意。二者也是相通的,浓郁的诗情对画意的营造,优美的画意对诗情的激发都是有助的。但不论独立意象还是复合意象,运用得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三种,独立意象与复合意象的并用。指在同一首诗中既有独立意象,又有复合意象,显然这样就综合了二者的优势,有益于增强诗情画意。此种类型在本书中为数较多。

例6。《小村》:“一幅阳光雕出的木刻/线条/是那么的醒目流利/在千钟风景中/别具一格/一首烟雨吟咏的绝句/意象/是那么的朦胧清新/纵有万般诗思/也穷不尽她的深邃/一曲乡情浓郁的歌/氛围/是那么的宁静温馨/即使游子远足天涯/也会在旧梦中/洒满绿荫”。阅读时,先被木刻、绝句、歌这三个独立意象所打动,小村之美如画似诗若歌。读完后在回味中又被这三个独立意象合成的复合意象所感染,诗情画意哲思跃然纸上。

例7。《感觉黄昏》:“黄昏如歌/美妙,有时凄婉/黄昏似帆/灿烂,有时迷蒙/走进黄昏/我方明白/黄昏并非生命辉煌的沉落/它的底色鲜活着极大的热忱/走出黄昏/坚实的步履撞击它的深沉/飞溅的火花/正是生命的又一个成熟的黎明”。第一节有歌和帆两个意象,而这两个意象又与第二、三节的走进和走出构成复合意象,把诗人对黄昏的种种感觉与感悟如实而委婉地道出。黄昏与其他事物一样,都有两面性。这首诗的张力也许因此让人思考到人生、事业,顺境、逆境等等。

陈捷在意象营造和运用上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如果他对意象的探索和把握更加自觉和到位一些,作品一定会更好。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