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独特感受与独特表达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4-16 13:47:29

——读唐敏诗《冬夜听雨》

斯原

最近,我读到女诗人唐敏的《冬夜听雨》,读后引发了对诗歌问题的一些思考,很不成熟,公之以求教大家。

诗者,无非诗人在生活中获得独特感受,又以独特的——诗的方式表达出来而已。这里的两个“独特”很重要。如果感受并非独特,表达方式也司空见惯,那么就聊无诗意。诗意产生于以下3种情况:一是感受独特,众人皆无我独有,且以诗的方式表达就会有诗意。二是感受不独特,但表达独特,所谓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也会有诗意。三是感受独特,表达也独特,会有双重诗意。照此分析唐敏这首诗,可以发现很多独特。

《冬夜听雨》这个题目,新颖,独特。冬夜听雨这样的事情恐怕是人人都经历过的,属于人人心中有。但把它浓缩为一个题目写诗,却是个个笔下无,这有什么好写的?该怎样写呢?引人去读。

冬夜的雨,过于细微和琐碎,落地无声

它不会重重的砸下来

也没有树叶可以承受雨滴的敲打

以至于,显得悄无声息,容易被人忽略

一上来就是独特感受。第1行构成一个矛盾:既然落地无声,怎能听呢?更何况她感受的冬雨细微、琐碎、落地无声,确实够得上微细、深刻、独特。第2、3行把其他季节听雨的感受移来,变成此处两个否定句式“它不会重重的砸下来”“没有树叶可以承受雨滴的敲打”,是听雨中想象的独特感受,也是表达方式的一种难以见到的独特——经过了诗人的奇妙想象。第4行巧妙回答上述疑窦,“显得悄无声息”,并不是完全无声,只是“容易被人忽略”而已,所以还是要听的,亦独特。

冬的夜晚太冷

而雨,给人以无尽的凉意

冬夜并不适合听雨

从冬夜听雨的独特感受跳到一个反面判断,“不适合听雨”。这一跳使诗意悄悄地发生了转折。

冬的夜

厚厚的窗帘,需要放下来

室内,一些光,是要有的

譬如:一些温暖的橘黄

雨和灯光,营造出了思念的氛围

想念,如虫蚁攀爬在心里

听雨变成了想念,而这想念是从听雨引发的,是听雨独特感受的另类。

屋里,很静

只有均匀的鼾声

在房间此起彼伏

这是听雨和想念的一个陪衬。鼾声是静的陪衬,因为只有鼾声,显得越发的静。雨的无声是静,想念更无声也是静,因此静的陪衬也就是听雨和想念的陪衬。此起彼伏说明打鼾的并非一人,说不定有好多人,他们都睡得很深很沉,凸显了只有一个听雨人在感受窗外的雨,且感受中引发了想念,也都是独特的。

而这样的时刻

我习惯听着时钟秒针的跳跃走动

然后,静默的发呆冬夜听雨

最后又回到冬夜听雨,完成了一个独特的轮回。她是在听雨,听的中间引发了想念,那想念可能就是“静默的发呆”,但总体上说还是冬夜听雨。

诗歌创作不可或缺的能力有以下三种:感受力——包括注意力、观察力、捕获力、理解力、记忆力等等;想象力——包括联想力、洞察力、创造力、虚构力、思维力等等;表达力——包括表现力、显示力、张力等等。这三种能力是互相渗透、互相包含、互相作用的,不能完全分开。拥有了这三种能力,就可以从事现实主义或浪漫主义创作,或者说可以书写现实主义精神和抒发浪漫主义情怀。唐敏诗歌,只从这一首当然看不深、全,但她的基本能力是具备的,独特的感受、想象和表达。问题在于打造、锤炼更为重要的诗歌精神,这是我们大家,也是当今诗歌的首要任务。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