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唯美世界的深情表达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4-08 09:51:27

——读周鹏程散文诗集《旧年的雪》

钱 昀

翻开周鹏程新书《旧年的雪》,唯美典雅的词句、精致巧妙的构思、丰饶充沛的情感,带领我们走进一个诗意隽永的艺术世界。

《旧年的雪》题材丰富,编排见匠心,第一辑 “山水行吟”中,28篇诗文仿佛打开一幅幅画卷,画卷里既有北方草原的壮阔,又有南方山水的绮丽,这些画面感极强的场景,用优雅而抒情的语言,让读者随着作者的笔触在画中游览,阅读的过程仿佛同游的过程,有身临其境之感,那些打动作者的山水,化成一句句诗行,他把山水中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作者描写的景致静中有动,清新空灵而又富有浪漫的气息,这样的风景既熟悉又陌生,既真实又虚幻,如《彭水的水》一句:“一条峡谷,装满彭水的水的全部未知;一排竹筏,解开彭水的水的所有密码。”峡谷、竹筏是熟悉的景物,未知、密码两词又是虚实幻境相互交替,作者把山水诗化了,从文字编排上是散文化的,但语言有诗歌所特有的美感。

第二辑“人生散曲”,以刻画人物抒写情爱为主。作者把人生旅途上那些令他难忘的人放进时光里去回溯,去感知,“多情自古伤离别”,这份“情”是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个“别”是生离和死别,诗句渲染出依依不舍的寥落心境,让读者感觉到这份“情”比山高比海深,但在离别的伤感中又给人淡远悠长的回味。

第三辑“旧年的雪”,是乡愁情结最饱满的一辑。他把一半的篇幅留给了家乡,作者描写故土的文字最为动情,他寄深情于笔端,一条弯弯曲曲的青石板路,一道哗哗流走的溪水,一间摇摇欲坠的老屋,一口青苔斑驳的水井,这些乡土的物象是他情感表达的出口,文字中流露的是思念,透露的是伤感。记忆深处的家乡,储存了太多关于悲喜的细节,时间越久远,回忆越清晰,对生于斯长于斯故乡的包容与直面,铭记与珍惜都流淌在作者娓娓道来的文字中,那血脉相连的呼唤,那隐而不露的伤痛,抒情方式是温柔敦厚含蓄蕴藉的,正如诗经所言:“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无论时光如何流逝,与生命血脉相连的亲情永远是最难割舍的,在《这片土地》《老家的老屋还要老多久》等文中,往昔如昨,历历在目,作者把浓郁的思念和深沉的悲痛全部浓缩在文字里,读来令人动容。

第四辑“灯下漫笔”,这辑文中大多妙在意境深蕴。在《与一只蝶妖相遇》中:“潺潺溪流,依依红花绿叶,都被她,卷进了高高的山梁,湖泊泛起微微波光”,潺潺、依依、高高、微微几个叠韵词的巧妙运用,具有抑扬顿挫的韵律,让诗句有了节奏变化之美、民歌音乐之美。紧接一句“我送她半壁江山,一条河嫣然一笑”,凝练精短的词句展现了意境深远之美,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暝想与感悟。而《听风》《一个游僧》等文又表现出飘逸清灵、物我两忘,清静禅心的意境。

在《旧年的雪》文字的修辞表现手法上,作者擅长采用提问反问疑问设问都多种形式,把读者带进一个深邃的空间场景,比如《秋风问秋林》一篇,题目中带个“问”字,每段的段落也是一问再问,层层深化:“此刻,你是沉睡还是苏醒?”“难道你们都是沉睡的巨龙?”“这些古老的姿势想要表达什么”“你来自何方将去向何处”“海水还会回来吗”“是否我们必须回到远古”,这些穿越时空的发问,引人注意,启发读者的思考和共鸣,让读者由眼前的石林想到宇宙的过去和未来,思维更加辽远,境界更为开阔。诸如此类的问句出现在很多篇章中,作者运用得娴熟自如,使文章语句避免了平铺直叙,如江河般波涛起伏,气象万千。

《旧年的雪》展现了周鹏程在散文诗创作上的丰富性和独特性,是他文学艺术渐渐成熟的一个稳健的脚印。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