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光影·情思》自序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2-13 10:21:01

杨开显

出版这本散文集,最初是由第一次出国的新鲜感激起的灵感而形成的文字引起的。可是以后出国,新鲜感淡薄了,也难以激起强烈的创作欲望,出版散文集的想法就渐行渐远。

最近几年,出现了一句频率很高的话语“不忘初心”。我想,几年前出版散文集的最初心愿也算是我“不忘初心”的一个小小的部分。于是我重温考察和旅游过的20多个国家,翻看当时的记录,重新让自己沉浸在这些国家的水光山色、天蓝地绿和名胜古迹中,拾取其中的一些国家的历史文化资源,特别是对诞生了我国读者熟悉的文学、艺术和科学巨人的国家的历史文化信息,结合其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进行了梳理和思考,并开始构思。我虽游览了这些国家的山川林原、海天河谷、古堡都城和皇宫教堂等,但我并不把这些写成纯粹的游记,因为这样就没有了人文深度和思想启迪。我在游山玩水和观览城市风貌时,不仅欣赏它的自然景观,更注重它的人文景观,尽量发掘一些人文性的资料和信息。于是,我以游记为前奏,让它行云流水地演奏下去,渐渐扩大、深入和变奏为包括人物和事件在内的人文思想主曲。我认为,这样写此类散文,才不致流于浮光掠影、云淡风轻,才有一定的深度和厚度,也有一定的故事性和可读性。

第一辑的“西天光影”大多就是这样的作品。这样写旅游散文,不知是成是败,当由读者评说。

与此同时,我虽出生和成长在这片温馨熟稔的故土上,但我心中仍时时充满乡愁。我想,这乡愁虽然是对家乡对故土的山水草木、老宅炊烟等大自然和旧器物的眷眷之情,但更主要的是对家乡的父老乡亲、师长同窗和亲朋好友的思念和挚爱,是对故土的历史和现实的杰出人物的心仪和爱戴。

具体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良师益友和同学同事。他们有的离我而去,有的与我不时相聚,不忘名山事业,有的在故土的此处或彼处互相牵挂,彼此祝福。

《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是在我的父母先后逝世10周年时的心血之作,是对两位我最亲最爱的人的10周年祭。现在人们引用十分频繁的一句孝敬父母的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同样适用于我。过去时代经济不宽裕,意识不正常,使我们对父母的孝敬不到位,有缺陷。待我们有了较好的条件可以对父母尽到更好的孝道时,父母却离开了我们。这真是令人痛悔痛心!而今,我只能在祭奠文章中以我这“寸草心”来报答父母的“三春晖”。愿父母在天之灵能感知我这惓惓之心。

其他纪念和想念恩师良师、契友益友的文章,都是对青年时代的记忆。他们或者指导我,帮助我的事业和工作;或者与我共事,在一段时间与我相伴而行;或者与我一见如故,心无设防地诚信交游。我常想,一个人要有善心,要讲诚信,要有责任心,要懂得感恩。我们过去强调前3条比较多,近几年来强调第4条多起来。因此我们为人处事,除了继续要讲前3条外,还要践行第4条。我写这几篇关于老师、朋友和同事的文章,就是为了感恩他们的情谊,感恩他们的教导,感恩他们的帮助。

还有几篇是对文艺大师表示景仰的文章。除了一位是让我爱上文学爱上翻译并使我在我的故土上为其情思所系的外国诗人外,其他皆为这片故土上诞生的文学家、艺术家,他们也勾起我对他们的情思。可为什么只写了这几位杰出人物而没有顾及其他人呢?因为这几位文艺家是在某一时段由某件事情把我的阅读和写作与他们联系了起来。例如,我写普希金是因为最初读普希金的诗时就爱上了文学和文学翻译。写徐志摩是因为读了一位作家对他的我认为不尽兴的评说引起的。写马思聪是源于《思乡曲》是我最爱拉的小提琴曲。写沈从文和老舍则是当年研读诺贝尔文学奖的文献所引发的对中国文学的思考的结果。

第二辑的“故土情思”收录的这些散文,虽然写的是别人,但把各篇连缀起来,不难窥见作者青中年时代的精神成长史。读者如果能对此分享到一点的话,自然会让我感到欣慰。

我把我的上述散文收进这本集子后,觉得没能反映出我的最大爱好——诗歌。但散文集怎么能收录诗歌呢?于是我就把我认为重要的有关诗歌的话语收录进来,因为诗话是多指随笔(散文之一种)性质的诗评,为此我割舍了原本拟收录的内容更为驳杂的散文。当然,这里的诗话是广义的,它还包括了诗论,但这只有少数几篇,而且这几篇也有散文化的地方。

第三辑的“随卷诗话”就是在收录了我国九叶派代表诗人、外国未来派代表诗人和阿克梅派代表诗人等几篇诗话诗评后,将几篇诗论以上述理由收录进来的,这是我不忍割爱的结果。这不忍割爱的原因是至今还认为它们具有新意。例如《新诗:从旧体诗脱胎而来》认为新诗是我们民族自己的文学形式。《继承和变异于传统的时代变奏曲》也不认为以朦胧诗为代表的新时期现代诗是受西方现代派诗歌的影响而诞生的,而是对过去时代诗歌的继承和变异的结果。《今日旧体诗形式刍议》则在几十年前就认为旧体诗的形式应适应现代汉语言文字的变化发展而有所相应的改革。

这本散文集的作品的收录和如此分辑安排,不知当否,当由读者评判指正。不过,这本散文集若能给读者朋友带来哪怕一丁点新意和启迪,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