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一位俄诗翻译家的散文佳品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2-12 17:42:22

——序杨开显《光影·情思》

万龙生

生于斯世,贵在知音,人皆尽知。那么,杨开显与我就称得上真正的知音,而且我们的交谊已经超过半世纪之久。这位卓有成就的俄诗翻译家,现在又出版散文集《光影·情思》,嘱我为序,岂可不从?

此书所收文章,内容看起来比较驳杂,却适足以显出开显多方面的知识、才智。这些可以置于“大散文”框架内的作品,经过梳理,归为三辑,脉络就很清晰了。

“西天光影”写开显到西方几个大国游历的见闻。这样的游记多以其异国风光、优美语言吸引读者,而他到那些国家、那些地方去观光,并非单纯猎奇,写那些异域风光也不是为了抢读者眼球。在一定意义上,这是他的圆梦之旅,是去瞻仰那些心仪已久的偶像,一了青年时代的夙愿。而在写出这些文字时,远远不是充当“导游”,而是同时很自然地植入了他作为一个外国文学研究者、翻译者渊博的知识,因此这些作品集有了思想的深度、知识的广度,还闪耀着艺术的光辉,无疑能使读者更多受益。如他称颂“二战”时德国占领军司令肖尔蒂茨舍命保护巴黎和塞纳河桥的功绩,的确,使我们“顿生敬意”。有的细节由于与作者自己的经历牵涉,又增添了阅读的亲切感,开显在莎士比亚故居回忆十七八岁时的旧事:“《罗密欧与朱丽叶》在我心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并让我深深地爱上了文学,使我在与理科结下姻缘后,与文学结下了情缘。”短短一句话,简要地概括了他的一生。

总之,读这些作品,我们在身临其境、意趣盎然的同时,还长了见识、受到熏陶。这是因为他在其中注入了文化的元素。

我读起来最感亲切的还是“故土情思”中的作品。不但因为这些朴实的文字大都关乎作者自己的身世,而且有的篇什记录了我们在那逝去的年月里共同的经历,一些场景如今仍然历历在目。例如《作家之初:猫儿石的记忆》写的是我们20世纪70年代“文革”期间的交游,我们在那时就开始文学上的准备;而《青涩岁月的文友和文学梦》则是着重回忆我俩共同的文友、后来的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陆大献青年时代的往事,弥足珍贵。因为这位作家已于六年前逝世了,此文便成为永久的纪念。《译路走来忆恩师》一文所纪念的邹绛先生也是我的恩师呢,不过他时我的帮助是在格律体新诗方面。还有《诗唱和:那个惬意的春天》所写三个唱和者中,伍昭云则是我一师的同窗学友。本辑作品都带有自传色彩,是开显某一阶段生活的实录。若把此辑作品贯穿起来,不啻是他一生的传略。开显虽是物理专业出身,并长期从事物理教学和科技工作,但爱好文学和文学翻译,通过发奋努力,成为科技、文学双栖人,在两个方面都做出了可观的贡献。这无疑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独特个案,值得珍惜。《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则可视为开显父母各自的传略,其中包含了历史、时代的信息。其他几篇关于几位诗人、作家的文章,我最欣赏的是《久违了,普希金》,因为这其实是开显自己的心灵史,是他与诗的结缘史。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