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好诗毋须多,一句便可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1-31 15:47:40

斯  原

近读《几江》诗刊2017年第3期,子磊一句诗让我品读玩味许久,产生了题目上那个想法。这便是他在《几江请缘》中的一句诗:

喊一声“几江……”

就把唐古拉山的冰雪喊了下来

初读感到一种陌生的新奇,且不无谬误:唐古拉山的冰雪能听见你的喊声吗?听见了能够被你喊下来吗?而且你喊的是几江,不是冰雪呀!细想发现许多诗的奥妙,诸如联想、想象、双关、虚幻等等均在其里,我们不知不觉被鬼使神差了。

几江是长江的一段,而长江源头之水由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而成,因此从几江想到冰雪是一种联想,是诗的常用之法,没有联想就没有诗。长江水因地势的缘故从高到低流下来,不是被谁、也不可能被谁喊下来,说成喊了下来纯粹是在已有信息基础上有目的、创造性的一种心理活动,心理学称之为想象,诗学以之构筑了无以数计的新的形象、情节、故事等等,唯想象是诗歌创新飞翔的翅膀。他所喊的几江,既可理解为长江之一段的那个几江,也可理解为同名的这本诗歌刊物,是双关的,诗之多义性在此又一次得到验证。如果理解为后者的话,那么被他喊下来的唐古拉山的冰雪究竟指的什么?就成了非常虚幻的东西,乃现代诗喜欢的一种手段。总之,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想深了就越发觉得它的不普通、新颖、独特、神奇,甚至连不可能的事(把冰雪喊下来)也似乎成了可能,这不就是诗的鬼使神差嘛!

这里还有一个句与行的关系问题。认真讲,我所说的子磊的这一句诗,虽然排列为两行,但从其意义上看,它并不是一句完整的话,这句话要待其下3行:

就把虎跳峡穿空的巨浪喊了下来

阳光照耀着黑石山巨大的石块

白屋迎来一缕初生的霞光

结束后,才算说完。一句话说了冰雪、巨浪、石块、霞光4件事,每件事的说法大体相同,不外联想、想象、双关、虚幻等等。

如此统计的话,这首《几江情缘》总共说了6句话,每句都从喊一声“几江……”开始,最少的2行,最多的5行,3行的4行的均有之,跨行的也有之。这6句话的说法也都如同第一句,不外联想、想象、双关、虚幻等等。全诗因循

喊一声“几江……”

就把唐古拉山的冰雪喊了下来的模式,一气呵成。而它不是一句说的话,只是这句话的开始部分,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奇思妙想。因此题目上好诗毋须多,一句便可中的一句,并不是指语法意义上一句完整的话,好诗在很多时候一句话未说完,甚至刚开口就诗意顿出,需要的是奇思妙想。

当然,我这里说的好诗,仅就其形式上的表现方法而论,说到内容,比如这首诗对江津,对《几江》诗刊的一往情深,那是另外一篇文章。好诗毋须多,好的诗论诗评也毋须多,就此打住。
 

附:《几江情缘》原诗

喊一声“几江……”

就把唐古拉山的冰雪喊了下来

就把虎跳峡穿空的巨浪喊了下来

阳光照耀着黑石山巨大的石块

白屋迎来一缕初生的霞光

喊一声“几江……”

就把白沙1938年的烽烟升了起来

喊一声“几江……”

我的姐姐在6001级石阶上等我

竹篱笆,青瓦房,门外三两枝桃花香

喊一声“几江……”

把当歌的情怀还给青赤的酒殇

把竹枝词还给踏歌的情郎

绕树南飞的明月,朝露未晞

喊一声“几江……”

江小白依然能销万古的愁肠

一群人,把文字放进酒盅

用阳光勾兑阳光,十年磨一剑

喊一声“几江……”

诗酿的美酒在江水里泛起几条浪花

又如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照亮夏夜永恒的天空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