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剧本 >

电影文学剧本:产 房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8-07-10 14:03:45

编剧:王雨

剧情简介

护士长肖春的口头禅,我就一接生婆。耿直的她热爱本职,产妇多,在产房待产的她还为产妇接生,是市优秀护士,也人生坎坷。她大女儿4岁时患白血病去世,生二女儿时,她那外科大夫的老公不在身边。科室的事多,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的护士长的她,产假没休完就提前上班。恰遇一产妇发生医疗意外;二女儿发烧;援外的老公因手术助手不慎有可能感染艾滋病。她全力参加对那产妇的抢救,奶自己的女儿和那产妇的儿子,做那产妇家属的工作,千叮万嘱老公注意安全。她得到了市里的表彰,“医闹”头头受到了惩处。

产房门前独具个性的黄葛老树春秋两次落叶,串起这生命春秋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

编剧简介

王雨,本名王志刚,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文史馆馆员,重庆医科大学教授,博士导师。独创独幕话剧《鲜花献给谁》,并以第一稿作者改编为电影剧本《战争的闪电》在《电影作品》发表,拍摄为电影《年轻的朋友》,剧本获四川省文学一等奖。创作拍播《嘉陵江边的小屋》等电视剧4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等出版长篇小说《填四川》《开埠》《碑》《水龙》《飞越太平洋》《血缘》《车神》《长河魂》。《填四川》《开埠》被《长篇小说选刊》全文转载。在《中国作家》《新华文摘》《小说界》《红岩》《四川文学》《滇池》等发表、转载《船神》《源》等电影剧本和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多篇。出版影视小说集《真情岁月》。《飞越太平洋》《翠绿色的梦》获重庆市文学奖,《血缘》《填四川》《开埠》获重庆市五个一工程奖,《水龙》《长河魂》(合作)获重庆市文艺奖。《长河魂》被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买断影视版权。《填四川》被北京如意吉祥影视公司改编拍摄为了32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1、肖春家客厅 晨

屋窗探着春绿。

三十岁的肖春给佳佳喂奶:“佳佳,我的乖乖女,妈妈要上班啦。”亲吻佳佳,抱佳佳在屋里走动。

出生月余的佳佳吮吸母亲的奶水。

肖春母亲:“肖春,佳佳吃奶咋办?”

肖春:“妈,放心。”过去拉开冰箱。

冰箱里的盛有奶水的奶瓶特写。

肖春:“佳佳今天的奶水我都吸好放这儿了,你按时热了喂她。我带了吸奶器的,奶涨了,吸奶水放冰箱里,下班后带回来。”

肖春母亲怨艾地:“你也是,产假休了不到一半就去上班。”

肖春:“妈,给你说了,科里的事儿多。”

肖春母亲叹气:“女儿,你可要注意身体,别太累!”

肖春:“是,妈。”


2、行驶的出租车内 晨

肖春目视车窗外。


3、一组镜头 晨

---出租车行驶。

---南滨春绿。

---悠悠长江。

---江对岸的魏巍山城。

---长江大桥。

---繁华市区。

---人流车流……


4、医院大门 晨

出租车驶来停住。

拎包的肖春下车。

肖春走进医院大门。


5、一组镜头 晨

---医院门诊大楼。

---医院病房大楼。

---医院庭院。

---匆忙的医护人员。

---穿病人服的病人。


6、妇产科护士办公室内 晨

肖春穿护士服,对镜子整理服装。


7、产房外 日

虬曲鹏展的黄葛老树。

树下的产房门上有“产房”字样。

穿护士服的肖春走来。

穿白大褂的朱主任出产房来,看见肖春:“啊,肖春,你可来了!”

肖春:“你妇产科朱主任召唤,我这个护士长岂敢不来。”

朱主任:“咳,产房实在太忙,人手不够。上面又要来检查,我们科是检查的重点。”

肖春:“我早说过,产房的人手永远是不够的。”

朱主任乜她:“编着话找我要人。”

肖春笑:“其实,我在家休假也没啥事儿,本就打算来上班了,还怕你说我是想来挣奖金钱呢。”

朱主任:“你护士长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奖金还不是你管着的,我的奖金都是你发的。”

肖春得意:“那倒是……”

有黄葛老树的树叶飘落。

肖春:“这黄葛老树,春天了还落树叶。”

朱主任:“重庆这黄葛树吧,每年两次落叶。秋天落叶是为了剩下的树叶活下来,春天落叶是为了新生的树叶长出来。”

肖春笑:“朱主任见多识广。”看黄葛老树。

落春叶的黄葛老树长出许多嫩叶,天光映衬,似点点串串珍珠翡翠。


8、产房内 晨

待产的、生产的产妇满满。

男医师、年轻护士等医护人员忙碌着。


9、产房办公室内 晨

办公桌上摆满资料。

肖春整理资料。

朱主任:“检查达标,资料成堆,我头痛死了。”

肖春:“放心,有我。朱大主任,晓得我肖春的好了吧。嘻嘻!”

朱主任笑:“是,我说了,你能干。呃,你来上班,刚出生的女儿谁带?”

肖春:“自然是我妈妈……”

电话铃声响.

朱主任接电话:“……啊,她在,她提前上班了……嗯,好的!”放下话筒,“看,你来得正好,护理部通知你去开会。”


10、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晨

肖春走出产房。

二十六七岁的护士小芹走来:“呀,护士长,你来上班了!”

肖春点头:“小芹,你是掐着时间来呢。”

小芹看手表:“还差3分钟。护士长,你不是在休产假吗?”

肖春:“朱主任希望我早些来。咳,医院这产房就没有清闲过,产妇都涌来这医院生孩子。”

小芹:“就是,又遇了生育高峰。”

肖春:“忙呢,也高兴,我接生的孩子许多都上小学、中学了。”

小芹:“你老师老护士长接生的孩子,许多都来这产房生孩子了。”

两人都笑。

小芹盯肖春:“嗯,护士长,你比生女儿前还要漂亮!”

肖春得意:“你们不是说我有张观音脸么。其实,我就一接生婆,啥漂亮不漂亮啊,倒是有了女儿陪伴,开心!”

小芹撇嘴:“是,有女儿有老公的人就是幸福。”

肖春:“你就快些找个老公快些生个孩子。”

小芹头摇成拨浪鼓:“我还不想结婚,结婚也不要孩子,我要耍够。”

肖春:“当不要孩子的丁克族?”

小芹:“嗯哼。”

肖春:“伪丁克吧?”

小芹:“骨灰级丁克,将丁克进行到底。”

肖春:“我拭目以待。”

小芹:“护士长,我不想生孩子死去活来。孩子的生日,母亲的受难日。”

肖春感叹:“生孩子都得经受痛苦,我可是感受深刻。”

小芹:“可不是。”


11、妇产科学习室内 晨

朱主任翻阅一本外文医学书。

参加早交班的医护人员们陆续进来。


12、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晨

肖春对小芹:“小芹,你是只图个人享乐,不愿承担做母亲的责任呢。”

小芹:“责任算个啥啊。你是我老师,我这次为你接生,你就狼嚎般喊叫。”

肖春笑:“你这个学生不错,动作跟我一样泼辣、规范。”

小芹:“那天吧,我俩一个使劲一个接产,都满头汗。你喊叫,要死人!我说,哈气,使劲,再使劲!”

肖春:“你喊唱,十月怀胎在娘身,娘奔死来儿奔生。”

小芹:“婴孩呱呱坠地,七斤三两。我掰开女婴的双腿给你看,是招商银行的,嘻嘻!”

肖春:“咳,事情总不如愿,想要个儿子偏来个丫头。”

小芹:“护士长,你是重男轻女呢。我那小侄女出来后,我还是按规范程序办的,将她的一只小脚蘸了油墨印到你那病历上。”

肖春:“这是必须的。”

小芹:“也有遗憾。”

肖春:“啥遗憾?”

小芹:“遗憾你老公我那姐夫张大夫没有陪伴在你身边。”

肖春:“张成他积极,半年前就报名去南太平洋那岛国医疗援外去了。他给我发邮件说,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艾滋病毒携带者来就诊。”

小芹:“啊……”


13、南太平洋某岛国 晨

热带春光。


14、南太平洋某岛国一医院外科诊室内 晨

人高马大的张成为一当地病人看病。

门口可见不少候诊的病人。


15、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晨

肖春:“……张成说,那里多数地区处于部落氏族社会,实行一夫多妻制。”

小芹:“真的?”

肖春点头:“艾滋病的感染率高,疟疾、登革热等传染病也多。真让人担心……”

黄葛老树俯听她俩说话,树叶儿飒飒响。


16、医院门诊大厅 日

排队挂号、缴费、取药的人好多。


17、医院会议室内 日

会议进行中。

开会的护士长们。

医院书记在场。

护理部主任:“……上级这次检查达标,各科室的护理工作是少不了的,大家要高度重视。各种记录、表格、资料一定要齐全,要规范。”看肖春,“肖护士长,你们妇产科可是检查的重点……”

做记录的肖春点头,手机震动,看手机。

手机微信特写:佳佳发烧了,喂奶都不吃了,得去儿童医院看病!

肖春心紧,回微信:妈,别急,小孩抵抗力差,发烧是肌体的保护性反应。去儿童医院远,就抱去社区医院。

肖春的心声:“唉,我那患白血病去世的大女儿,生前就常发烧……”


18、社区医院 日

肖春母亲怀抱幼小的佳佳匆匆走来,焦急不已。


19、医院会议室内 日

会议进行中。

开会的护士长们。

护理部主任:“请书记做指示。”

书记:“我再次强调,要严格执行‘三查七对’制度。大家一定要服务第一、质量第一,一定要视病人为亲人……”

肖春的手机又震动,屏幕显示,来电话者是小芹。


20、医院会议室外走廊 日

肖春接电话:“……不得了!”撒腿就跑。


21、医院庭院 日

肖春飞跑。


22、妇产科一病房内 日

朱主任带领下级医师、研究生、医学生查病房。

年轻护士急步走来,对朱主任耳语。

朱主任将病历夹交给身边的医师,叮嘱几句,抽身出病房。


23、妇产科病房走廊 日

朱主任大步疾走,对跟随的医师、研究生、医学生:“产妇分娩时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可引起急性肺栓塞、过敏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衰竭、猝死……”


24、医务处门外 日

挂有“医务处”的牌子。


25、医务处外间 日

年轻女办事员接电话,对里间喊:“处长,你的电话。”

医务处长从里间出来,接电话:“……啊,七床产妇发生‘羊水栓塞’!……”


26、院办公楼走廊 日

院长随医务处长疾走:“争分夺秒抢救,组织全院大会诊!马上通知血液科、心内科、肾内科、肺科、麻醉科、检验科、血库等科室的主任、专家,立即赶到!”

医务处长:“院长,我们已经通知了一些科室的主任、专家……”


27、急救室内 日

院长组织朱主任、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和六七名科主任、专家紧急会诊。

男医师为昏迷的七床产妇听诊。

肖春为七床产妇输血。

小芹为七床产妇的输液瓶里添加药液。

年轻女护士做记录。

年轻女办事员打手机。


28、荣昌区万灵古镇影视城 日

年轻科主任兴趣地拍照。

漂亮女友欣赏街边剧照:“哇,是秦岚!”

年轻科主任:“32集电视剧《填四川》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漂亮女友看街边剧照:“哈,黄海冰……”

年轻科主任的手机响,接电话:“……我在休假……啊!我马上赶来!”对漂亮女友,“抢救病人,我得马上赶回医院!”

漂亮女友嘟嘴:“这里的老街、濑溪河、大荣桥都还没有去看。”

年轻科主任:“你慢慢看,下次我陪你看,还陪你看这区里的安陶古镇、夏布小镇。”

漂亮女友抱怨:“下次,下次,你说了好多个下次了……”


29、疾驶的高铁 日

高铁疾驶过山川、田园……


30、疾驶的高铁车厢内 日

年轻科主任心急如焚。


31、急救室内 日

院长组织朱主任、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和八九名科主任、专家紧急会诊。

七床产妇面色苍白。

男医师下医嘱。

肖春为七床产妇抽血。

小芹换输血带。

麻醉科主任紧盯监护仪。

监护仪的心电图显示心动过速。


32、行驶的轻轨车 日

轻轨车穿行山城的山腰、桥梁、房屋、地下……


33、行驶的轻轨车厢内 日

中年科主任接电话:“……好的,我马上赶来!昨晚抢救一个病人,我刚下班……”


34、时代天街 日

别致的楼房。

诱人的景致。


35、时代天街儿童乐园 日

白发老专家带孙儿游玩。

手机响。

白发老专家接电话:“……我休班……啊!我马上打的来!”


36、疾驶的神州专车 日

神州专车疾驶过繁盛的大街……


37、疾驶的神州专车内 日

中年科主任看表:“师傅,快,再快,抢救病人!”

西装革履的司机加大油门。


38、行驶的出租车 日

出租车驶入隧道。

塞车。


39、行驶的出租车内 日

白发老专家:“师傅,能不能,超过去?”

出租车司机:“隧道里不能超车。”

白发老专家着急。


40、医院 日

医院全貌。


41、医院血库 日

血库人员准备血液。


42、急救室内 日

院长指挥朱主任、护理部主任和赶来的中年科主任等十多名主任、专家会诊。

医务处长、年轻女办事员打电话。

输血、输液的昏迷的七床产妇。

小芹换输血带。

男医师开医嘱,交给肖春。

白发老专家赶来。


43、医院血库 日

年轻护士领取血液。


44、医院大门 日

滴滴专车疾驶而来,急刹车。

年轻科主任飞步下车。


45、手术室内 日

朱主任、男医师为七床产妇剖腹取胎。

肖春、小芹巡回。

七床产妇奄奄一息,手肘上有输血、输液的吊针。

麻醉科主任紧盯监护仪。

监护仪显示心电图频发室性早搏。

院长指挥抢救。

白发老专家、中年科主任等十多名主任、专家及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在场。

年轻科主任赶来。


46、万灵古镇 日

漂亮女友转游老街,嘴噘老高。


47、手术室内 日

朱主任、男医师为七床产妇剖腹取胎。

一场与死神争夺两条鲜活生命的紧张战斗。

额头缀汗的朱主任从七床产妇腹中取出胎儿,摸去胎儿脸上羊水。

胎儿“嗯哇”啼出声来。

肖春接过胎儿,搬开双腿,是个男婴。

小芹接过婴儿过称。

称表显示六斤三两。

小芹将婴儿的一只小脚蘸了油墨,印到七床产妇的病历上。

七床产妇面色清灰,停止呼吸。

男婴呱呱啼哭。

肖春为七床产妇做人工呼吸、心脏按摩。

监护仪心电图显示为一条直线……

七床产妇被死神带走。


48、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日

朱主任遗憾地对老李:“……‘羊水栓塞’也称‘妊娠过敏反应综合征’,发生率极低,死亡率极高,是凶险的急症……”

老李瞪大眼。

朱主任:“你儿子保住了,你妻子没能救过来。”

肖春:“老李,我们都尽了全力……”

事发突然,晴天霹雳!

老李震惊,圆瞪的双眼涌满泪水……


49、手术室内 日

小芹为七床产妇盖上白单,泪目闪闪。

男医师宽慰:“小芹,你我都尽了全力。朱主任、护士长、院领导和专家们也都尽了全力……”


50、院长办公室内 日

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朱主任、肖春人围坐。

书记:“婴儿一定要护理好,得做好家属的工作……”

年轻女办事员做记录。


51、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日

黄葛老树枝头下垂。

寡言的老李恶脸在树下走动。

疲惫的小芹走来。

老李上前对小芹挥拳狠击。

小芹被击倒。

从产房出来的肖春抢步护住小芹。


52、肖春的幻视 日

肖春4岁的大女儿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扑闪一双清亮的大眼看着肖春、张成,嘴唇蠕动,说不出话。

肖春、张成泪目闪闪。


53、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日

护着小芹的肖春的心声:“大女儿临死前是在说,爸爸妈妈,救我救救我!而身为医护人员的自己和老公却没法挽救爱女,她才4岁啊,痛断肝肠!是啊,理解归理解,眼下的事实是小芹并没有错,她和经管医师都尽了全力……”

小芹的额头淌血。

肖春回脸呵斥:“老李,你有理说理,咋动手打人……”后腰挨了一拳。

老李看清是肖春,收住手。

肖春立起身:“老李,是你熟人丁记者找我安排你妻子来住院的,我很同情你。我知道,你开货车多年,三十多岁才跟你妻子结婚,才有了这个儿子,你对你妻子百般的好,一心想住进这大医院顺利分娩……”

老李吼叫:“顺利,顺利个屁,活生生的一条人命!”铁黑脸,眸子蹦欲出眼眶,“人都死了,说理管个屁用,老子要她偿命……”抚开肖春,照小芹狠踹。

医务处长、保卫处长带人赶来。

不远处,老乔看着。


54、外科门诊手术室内 日

外科医师为小芹缝合头部的伤口:“这人,下手好狠,得缝两针。”

肖春心疼地:“小芹,你就别上班了,休息两天。”


55、婴儿室内 日

婴儿床里的老李儿子嗯哇啼哭。

肖春走来,抱老李儿子到怀里,解开工作服为他喂奶:“啊,宝宝别哭,阿姨给你喂奶。”

老李儿子吃奶。

年轻护士拿奶瓶走来:“护士长,你还要给你女儿佳佳喂奶呢。”

肖春:“我奶水多。”


56、产房办公室内 日

肖春用吸奶器吸奶。

肖春将盛有奶水的奶瓶放进冰箱里。


57、医院附近小面摊 黄昏

戴黑纱袖套的老李吃面条,难以下咽。

老乔端了碗小面来挨老李坐,吃面条:“朋友,老哥我很同情你,得找医院赔偿,我找人帮你。”

老李盯老乔。

老乔:“我姓乔。”掏出根纸烟给老李。

老李接过纸烟。

老乔捏燃打火机为老李点烟。

老李抽烟,盯老乔。

老乔:“啊,我不抽烟。”


58、肖春家客厅 入夜

肖春给佳佳喂奶。

佳佳吸奶。

肖春母亲端了碗鸡蛋面条来:“下班这么晚。”

肖春:“妈,小孩发烧没事儿的,你看,佳佳这会儿吃得多好。”

肖春母亲笑:“社区医院那医生也没开药,就说多给佳佳喂水……”


59、医务处外间 夜深

老李和老乔等十多名男女医闹围住院长吵闹。

老李瞠目坐在院长身边。


60、肖春卧室内 夜深

肖春搂抱佳佳入睡。


61、医院全景 黎明

微曦初透。


62、医院大门 晨

上班的医护人员。


63、产房内 日

肖春、男医师等医护人员忙碌着。


64、医务处外间 日

老乔等十多名男女医闹围住院长吵闹。

老李坐在院长身边闷声抽烟。

老乔:“……一个大活人啊,好好地进医院来,说没就没了,你们得负全责!”

女医闹:“可怜啊,孩子出生妈都没见一面,就成了孤儿,呜呜……”

老李跺足抹泪。

男医闹:“你们必须严惩造成这起严重医疗事故的医生、护士,必须给予经济赔偿……”

医闹附和……

熬红双眼的医务处长:“跟你们说了,这是难以防范的医疗意外,不属医疗事故。我们已经报请上级了,请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

“狗屁专家,你们自己的人为自己鉴定……”

“你们的鉴定不可信……”

医闹起哄。

熬红双眼的院长:“我再次说,家属还可以走法律程序……”

老李瞠目:“我就找你院长!”

医院保卫处长:“老李,医院的事情多,你们围困院长都一天一夜了……”

老乔:“人命关天,得把事情说清楚……”


65、报社社会新闻部内 日

记者们忙碌着。

年轻的丁记者敲打计算机。


66、医务处外间 日

老李和老乔等十多名男女医闹围住院长吵闹。

老李黑眼坐在院长身边。

男女医闹抓扯院长。

派出所民警拉开男女医闹,严肃脸:“全国人大常委会已通过了刑法修正案,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有明确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要受法律制裁,你们这样闹是违法的……”

年轻女办事员急拉医务处长去里间。


67、妇产科一病房内 日

肖春带领护士门查房。

年轻护士跟在肖春身边。


68、医务处里间 日

年轻女办事员:“他们要把七床产妇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还写了挽联和严惩失职医护人员、还我爱妻等标语。”

医务处长苦脸:“不能让产妇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

年轻女办事员:“那群人又哭又闹,叫就诊者不要来医院看病,说活人都治成了死人……”

医务处长的手机响,接电话:“喂……请说。”

话筒里:“去世那产妇的丈夫老李,他是我们报社丁记者的熟人,丁记者要曝光这桩医院致人死命的‘严重事故’……”

医务处长着急。

年轻女办事员紧张。

话筒里:“丁记者年轻,想要一稿走红。我看了这篇报道,大意是……”


69、医院库房 日

肖春和年轻护士领被褥。


70、医务处外间 日

医闹围住院长起哄。

保卫处长护着院长。

派出所民警肃脸拉开抓扯院长的医闹。


71、医务处里间 日

医务处长接电话:“谢谢老朋友,你一定要设法阻止,这篇报道如果见报,是给我们眼前这困局火上添油……”

年轻女办事员担心不已。


72、医院库房 日

肖春对年轻女库房保管员:“我得多领些,我们妇产科的病人、产妇、婴儿多,加了好多病床,床单被褥不够用。”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看请领单:“不行,都是按床位数发的。”

肖春恳求:“帮帮忙啊,拜托,拜托!”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肖护士长,你是知道的,医院有规定。”

肖春对身后的年轻护士无奈摇头。

年轻护士低声说:“去找后勤处长?”

肖春低声说:“官管不如现管。”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埋头清理单据。

肖春眉毛呈弯月,对年轻女库房保管员:“嗯,坚持原则,是个好姑娘。呃,找了男朋友没有?”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脸红。

肖春笑:“哈,看出来了,还没有。呃,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工作服衣兜里的手机响,接电话。

话筒里医务处长的声音:“肖春呀,事情十万火急……”

肖春听电话。


73、一组打电话的镜头

---医务处长:“丁记者要发不实报道!”

---肖春:“他敢!”

---医务处长:“他敢的。肖春,我知道,你为他难产的妻子接过生的。”

---肖春:“嗯。”

---医务处长:“丁记者夫妇那次请你吃火锅,你没有去。”

---肖春:“医院有规定,不能吃拿卡要。”

---医务处长:“对的,是有规定。这次是你请他,现在就请,马上,费用医院报销!”

---肖春马脸:“我的事情都做不完,这是你们领导的事!”

---医务处长:“肖春,求你了!”

---肖春:“我这正忙呢,加床好多,床单被褥不够用,库房又不给多领。”

---医务处长:“你那事儿先放一放。”

---肖春:“放一放,科里急用呢!”

---医务处长:“我理解你的苦衷,可丁记者这事儿得办。肖春,这是涉及到你们科室的急事儿!”

---肖春欲言又止,叹气:“是,就按你说的办。”

---医务处长:“谢谢,谢谢!啊,肖春,你对丁记者说话一定要客气要委婉。但是,态度一定要坚决,绝对不能发表那篇不实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肖春:“是,处长大人。就不知道他丁记者会不会应邀。”


74、医院库房 日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对肖春:“好嘛,你们加床多,就多发些。肖护士长,别对外说啊,不然领导要批评,其他科室也会来多领。”

肖春眉眼成一团:“道谢啊,我一定要给你介绍个白马王子。”

年轻女库房保管员的脸更红。

年轻护士抿嘴笑。

肖春对年轻护士:“我有急事儿,你在这里办理。”快步出库房。


75、医院库房外 日

肖春给丁记者打电话。

话筒里丁记者的声音:“肖护士长请,丁某召之即来。我现在上班,中午,中午行吗?”

肖春抚紧张的胸脯:“行,就中午,您想去那家餐馆?”

话筒里丁记者的声音:“去‘雨佳花园’吧,我把地址发您微信。”

肖春:“好的。”电话断了,嘟嘟响,“是熟人还是好办事情。”


76、“雨佳花园”外小街 午

热闹的小街。

“雨佳花园”别致的招牌。

肖春寻来。


77、“雨佳花园”内 午

内饰温馨典雅,花木鲜丽,桌椅四围有摆满各类书籍的书架,屋灯柔美,音乐舒缓。

女服务生白裙飘逸,男服务生西装革履,行走无声,举止恭谦。

肖春进来。


78、妇产科主任办公室内 午

办公桌上放满资料袋。

朱主任边吃盒饭边查看资料。


79、“雨佳花园”内别致的条桌前 午

坐着戴眼镜的二十来岁的丁记者,他朝走来的肖春笑着招手。

肖春快步过来坐下:“对不起,您还先到了。”

丁记者:“肖护士长请,我必须先到。”

肖春环顾四周:“这是咖啡屋?”

丁记者:“算是吧,也可以说是书屋,书吧。您看,有好多书籍,吃喝看书两不误。”

肖春点头:“咋取名‘雨佳花园’?”

丁记者:“名字不过是个符号,如同人名,有的人名字普通,却是非凡。”

肖春:“倒是。看见这里,我就想起在德国时去过的那家咖啡屋,有种遥远的温馨。”

丁记者:“肖护士长不简单,留过洋啊。”

肖春:“就是去哪里访问学习。呃,丁记者,您想吃啥?”

丁记者:“您就叫我小丁吧。我已点了两杯奶昔,点了法式面包和卤菜,今天我请您!”

肖春:“那咋行,说好了的,我请您。”

丁记者:“我妻子胎位不正,是您为她顺利接生的,我夫妇都好感激你,上次请您,您说忙,这次我补请。”

肖春:“下次吧,这次我请。”

丁记者:“那好,下次我夫妇请您。”


80、“雨佳花园”外热闹的小街 午

摊铺挨一接二。

人来人往。


81、“雨佳花园”内别致的条桌前 午

丁记者:“……保住了大人,老李也许会好受些。老李是太爱他妻子了,就算是孩子没了,只要大人在,还可以再生。”吃法式面包。

肖春喝奶昔:“老李确实是太不幸了,我很同情他。”

丁记者:“您们当时为啥不问问老李,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肖春:“‘羊水栓塞’来势凶险,抢救争分夺秒……”


82、医务处外间 午

医闹围困院长。

保卫处长、派出所民警护着院长。


83、医务处里间 午

医务处长看手机,对年轻女办事员:“也不知道肖春跟丁记者谈得如何。”

年轻女办事员:“但愿谈得好。丁记者是文化人,会听得进肖护士长的话。”


84、“雨佳花园”内别致的条桌前 午

肖春激动:“是的,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可事实是,我们能够‘扶伤’,却未必都能‘救死’。地震会带走无数人的生命,‘羊水栓塞’也会带走百分之七八十病人的生命,现在的医学还没法百分之百抢救成功……”

丁记者听着,不时点头,在笔记本上记录,抬动下滑的眼镜。


85、“雨佳花园”外热闹的小街 午

小贩敲打响铃:“卖麻糖,又酥又脆……”


86、“雨佳花园”内别致的条桌前 午

丁记者:“一把柳叶刀,刀锋掠过定生死,您们白衣天使有神力就好,老李的老婆就有救了。”

肖春:“我们倒是希望有神力,可我们是人是凡人。我们主任就无奈说,把不该走的全力留下,把留不下的让其有尊严地离去。跟死神斗,我们有时真的是力不从心、无能为力。”

丁记者镜片后的眼珠转动:“天使也好凡人也罢,不过是昙花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睛,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真正纯净仁爱的心。我也理解您们的苦衷,就是神仙也会有打盹的时候。不过,您们也要理解就医者,他们对您们的期望是很高的。”

肖春叹道:“我呢,也生过病吃过药,我理解就医者的心情。只是,不要以神的标准来要求我们。”

丁记者:“病者求治求生,唯有医护人员是他们的保护神。肖护士长,我是很感佩您的,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医护人员面对的是人是病人,任何丁点的懈怠,都会延误治疗以至于使病人丢命。老实说,有的医护人员的服务态度就差,工作粗疏,玷污了白衣天使的形象。”

肖春:“我不否认有这种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可多数医护人员是终日辛劳、尽职尽责的,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迎来了好多新的生命。”

丁记者:“他们值得敬重。”

肖春:“谢谢,谢谢您这么说……”


87、婴儿室内 午

额头包了纱布的小芹为老李儿子换尿不湿。

老李儿子奶气的脸蛋。

年轻护士同情地:“这孩子好可怜。”

小芹点头,两眼发潮。


88、“雨佳花园”内别致的条桌前 午

丁记者:“我人虽年轻,工作还是力求尽责,报道社会难点热点是我的职责。我是写了一篇关于老李妻子‘羊水栓塞’死亡的稿子。”

肖春:“您尽职尽责是对的,可您的这篇稿子千万不能发表。要发,也请等到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出来,或者是法院的判决书出来。那时候,您再实事求是报道。求您了,请您帮帮忙!”

丁记者犹豫:“这,肖护士长,您说了,好吧,我听您的。”

肖春松口气:“谢谢,谢谢您!”得寸进尺,“啊,还得麻烦您,请您劝一下老李,不要再围困我们院领导了,叫他别把他妻子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

丁记者点头。

肖春:“真是太感谢您了……”

丁记者的手机响,接电话:“……啊,好,我马上来。”对肖春,“肖护士长,实在对不起,报社有急事,我得先走一步。”起身走。

肖春起身送他。


89、行驶的出租车内 午

丁记者打电话:“老李呀,我是小丁……”


90、“雨佳花园”内柜台 午

肖春埋单。

庄老板走来:“啊,是肖护士长!”

肖春回身:“是庄老板,你也来喝咖啡?”

庄老板笑:“这‘雨佳花园’是我开的,我不时要来看看。”

肖春:“你不是做房地产生意么?”

庄老板:“生意广做,这也是我的生意。肖护士长,您是我的大恩人,不用埋单。”

肖春:“这……”

庄老板对柜台里的女服务生:“记在我的账上。”

女服务生微笑点头:“好的。”

肖春:“真不好意思。”她的心声:“也罢,就不用去医院报账了,报账好麻烦的。”

庄老板:“肖护士长难得光临我这小店,我想请您到雅间喝茶……”


91、报社社会新闻部 午

丁记者匆匆走来。


92、“雨佳花园”雅间 午

肖春与庄老板对坐喝茶。

庄老板:“谢谢您这送子观音,送给我一对龙凤!”

肖春笑:“我就是个接生婆,祝贺你妻子给你生了一儿一女。”喝茶。

庄老板:“我老婆给我说了,那天,您们产房好忙,所有的产床和待产床上都躺满了产妇。感动人的是,也在待产的你还穿了工作服跟大家一起忙。我老婆说,您给一个产妇接生后,又为她接生了双胞胎!自己临产了还为产妇接生,真是了不起!”

肖春笑:“我是在学我老师老护士长,她待产时就为产妇接生……”


93、医院产房内 下午

头缠绷带的小芹为一待产妇侧完血压,转身走。

穿工作服的肖春走来。


94、护士办公室内 下午

肖春怨艾地:“小芹,叫你在家休息两天,你咋又来上班,不听招呼!”

头缠绷带的小芹笑:“你腰杆咋样?”

肖春:“我经得打……”

书记、医务处长走来。

医务处长:“书记来看望慰问你们。”

书记:“肖春、小芹,你们辛苦了!”

小芹:“谢谢书记,谢谢处长!”

肖春笑:“书记,空手来啊!”

大家都笑。

书记:“肖春,还是你有办法,院长终于得以解围了。”

肖春高兴:“丁记者还真是帮了忙!”

书记点头:“啊,丁记者写的那篇报道真的不发表了?”

肖春:“嗯。他同意我的意见,在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出来后,或是法院的判决书出来后,再实事求是报道。”

医务处长:“肖春,你会办事。你一出马,事情就有了转机,老李还答应暂时不把他妻子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


95、肖春家卧室内 夜

肖春搂抱佳佳入睡。


96、医院门诊楼前 晨

黄葛大树迎了冒顶的红日伸腰展臂。云走得低,像挨了树梢。如水的晨辉流淌过云朵流淌过树梢流淌过茂密的叶隙,流淌出春日清晨的宁静。

肖春走来,看手表。

手表特写:7:30。

肖春心情不错,朝门诊大门走,耳边响着医务处长的话:“肖春,你会办事儿。你一出马,事情就有了转机……”

门诊大厅里传出打闹声:

---老李的声音:“你小子敢带人来打我们……”

---庄老板的声音:“大路不平旁人踩,你这是扰乱医疗秩序,人死了就得放在太平间……”

---“哎吆,打死人了……”

---“找死……”

肖春发急,登门诊大门前的台阶。

两眼敖红的年轻女办事员出门诊来,拉了肖春走。

老乔与他俩擦肩而过。


97、医院门诊楼转角背静处 晨

年轻女办事员对肖春:“肖护士长,你不能进去,老李火气好大,说是要打死你!”

肖春心布阴霾:“丁记者不是跟他说好了么?”

年轻女办事员:“是说好了,老李已答应暂时不把他妻子的遗体搬到门诊大厅了。可有个男人挑事儿,说是不赔偿就得搬。我们处长正劝说时,进门诊来一伙人,领头者凶神恶煞的,招呼人阻止搬七床产妇的遗体,说是人死了就放在太平间。老李过去拦住那领头者,两人没说几句话,老李就动了手,对方还了手,双方的人就打起来。”

肖春:“进来的是啥人?”

年轻女办事员:“还不清楚。保卫处长带领保安人员在劝阻,派出所的民警也在劝阻。”

肖春:“我得去看看。”

年轻女办事员:“不行,你不能去。老李动手后就喊,要打死姓肖的护士长。我们处长也挨了打,被保安人员护出来……”


98、医院妇产科一病房内 日

朱主任带领下级医师、研究生、医学生查房。


99、医务处里间 日

肖春对医务处长:“处长,你怎么样?”

处长的鼻孔塞有带血的纱布:“没事儿,鼻子出了些血……”

年轻女办事员进来:“处长,死者的遗体没能搬到门诊大厅。医院的保安人员都到了,民警来了。双发的打斗被制止住了,有几个受轻伤的,已送去外科门诊处理……”


100、洪崖洞 午

依山而筑的古朴秀丽的洪崖洞全景。


101、洪崖洞一茶楼内 午

庄老板与老乔对坐喝茶。


102、医务处里间 午

医务处长对肖春:“我想起来了,那些人的头儿是那个庄老板。”

肖春:“啊,是他?”

医务处长:“是他,他闹过医院。”

肖春点头:“那年的一个黎明,他生头胎的妻子难产,送来医院时,婴儿已经出来了,胎盘没下来,产妇流血不止。我和值班医师立即为他妻子填塞止血,输血补液抢救。胎盘下来后,我抱了婴儿掰开双腿给他妻子看,看看,是个女孩。他妻子有气无力地点头……”


103、产房库房内 午

头缠绷带的小芹收拾库房,对年轻女办事员:“我们护士长把女婴的一只小脚蘸了油墨,印到庄老板妻子的病历上,抱女婴去过秤,评估婴儿等级,包好。”

年轻女办事员:“按程序办的。”

头缠绷带的小芹:“可不是。护士长下夜班了,抱了婴儿随护工一起送庄老板的妻子到母婴同室病房。他妻子刚躺倒病床上,庄老板就问,我那儿子呢?他妻子害怕,没吱声。护士长抱了婴儿放到庄老板妻子身边,对他说,恭喜,招商银行的,是个千金。啪!庄老板挥手就打了他妻子一耳光,就在病房里闹,说医院使用调包计把他儿子换了,说他母亲看见孩子的雀儿的!”

年轻女办事员:“真是,无理取闹。”

头缠绷带的小芹:“就是。护士长问庄老板的母亲,老人家,您看清楚了,那是脐带还是雀雀?他母亲说,是雀儿。护士长哭笑不得,说,那不是雀儿,是脐带,您媳妇生的是个女孩。庄老板母亲说,是男孩,我看见有雀儿!”

年轻女办事员摇头。

头缠绷带的小芹:“庄老板黑脸对护士长说,你别蒙我,我看见有个女护士用床单把我儿子换出去了!他母亲也说,我也看见了的。护士长说,那是护工,换出去的是脏床单。庄老板说,我儿子就在那床单下面……”


104、医务处里间 午

肖春对医务处长:“我当时脑子嗡响,盯庄老板和他母亲说,我再说一遍,换出去的是脏床单,产妇生的是个女孩,你们可以问她。他母亲不依不饶,硬说是男孩。庄老板说,医院就有偷换男孩的事情……”


105、产房库房内 午

头缠绷带的小芹对年轻女办事员:“护士长叫他们小声些,别影响其他产妇的休息。庄老板大声说,老子不管,我要我儿子!护士长说,你咋无理取闹。庄老板瞪眼说,你才无理,你做贼心虚,还我儿子,不还我儿子老子捶死你!挥拳打护士长。朱主任和几个医护人员赶来,连劝带拉,把他和他母亲请出了病房。”

年轻女办事员:“我到医务处时间不长,听说过这事儿。”

头缠绷带的小芹:“大家都为护士长鸣不平,朱主任极力宽慰她。护士长柔被打痛的臂膀,和气地对庄老板妻子说,您现在还好吧?他妻子点头。护士长说,这事儿你最有发言权,你说说,我给您看过婴儿没有?他妻子点头。护士长说,您看清楚是男孩还是女孩?请您说实话。庄老板妻子不说话,满眼泪水。”

年轻女办事员:“她怕他男人。”

头缠绷带的小芹点头:“怕!邻床的产妇对护士长说,她不会说的,她那个男人好凶,要打她,连饭都不给她吃。护士长就去营养室给他妻子买了荷包蛋……”


106、洪崖洞一茶楼内 午

老乔对庄老板:“我是看了电视、报纸才给你出那主意的,那会儿,正报道一个医院妇产科的事儿,有个工作人员就偷换了男婴,受到了严惩……”


107、产房敷料室内 午

头缠绷带的小芹和年轻女办事员叠敷料。

头缠绷带的小芹:“那个庄老板是走火入魔了,找来一群人闹医院,骂人打人砸物,闹腾了好些天。”

年轻女办事员:“胡闹!”

头缠绷带的小芹:“后来,经医院和派出所的人反复劝导,做了亲子鉴定他才罢休。我是不怕他庄老板的,我对他说,你妻子九死一生好危险,要不是护士长和值班医生抢救,会丢了命的。母女都平安了你还来闹!”

年轻女办事员:“他打了肖护士长,得道歉。”

头缠绷带的小芹:“我们护士长却原谅了他,只说他不该重男轻女。护士长跟我说,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还不健全,说她去德国访问学习时,没见有人闹医院,就是出了医疗事故,也是由保险公司解决理赔的事情……”


108、医务处外走廊 午

肖春边走边对医务处长:“后来,庄老板给我赔礼道歉,说,护士长,您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医务处长:“他还讲交情。”

肖春:“咳,怪我,不该在‘雨佳花园’对他多了嘴。”

医务处长不解。

肖春:“我在‘雨佳花园’遇见庄老板了,他问我请谁,我说请一位记者……”


109、洪崖洞一茶楼内 午

庄老板与老乔对坐喝茶。

庄老板:“你成天在医院周围转,就不上班?”

老乔:“我这就是上班,找业务。对不起啊,庄老板,那年,你那业务没能做成……”


110、医院庭院 午

肖春对医务处长:“这个庄老板,会把事情闹复杂,闹得不可收拾的!对不起,处长,我不该给他说了请丁记者的原由。”

医务处长:“你是不该说。不过,这庄老板倒还讲义气。肖春,你快去找他,叫他别帮倒忙……”


111、洪崖洞一茶楼内 午

庄老板盯老乔:“我今天请你喝茶呢,是要报一个朋友的恩。”

老乔:“你朋友?谁?”

庄老板:“实不相瞒,那个肖春,肖护士长,她对我恩重如山。你我也算是朋友了,拜托你就此收手。”

老乔:“收手,能收手?我那帮兄弟姐妹不就白干了!”

庄老动手指:“你要多少?”

老乔:“这可是死了人的事情。”凑到庄老板耳边说。

庄老板瞠目:“这么多?”

老乔:“不多,就这行情。你知道的,我们上次就签过合约,成了,我六成,你四成。不成,你付给我等劳务费。”

庄老板:“朋友,这样,你马上收手,你们的劳务费我付,跟上次一样。”

老乔:“朋友,这生意做不成……”


112、妇产科主任办公室 午

男医师、年轻护士等医护人员整理资料。

朱主任愁容满面:“屋漏偏遭偏东雨,老李的事儿、检查的事儿都堆一起了,只好中午让你们加班。”


113、医院门诊大厅 午

保安人员收拾被双方打斗弄乱的物品、标牌。

清洁工打扫大厅。

肖春走来,向男保安打问。

男保安想:“好像他跟一个男人一起走的……”


114、洪崖洞一茶楼内 午

庄老板与老乔打斗,双方都有功夫,都下手好狠。

双方你来我往,势均力敌。

茶楼里大乱。

茶楼女服务生害怕不已。

茶楼女老板打电话报警。

庄老板的手机响,他跳出圈子,接电话,抽身走。


115、医院门诊办公室内 午

肖春与庄老板对坐。

庄老板:“肖护士长,大恩得谢!我感恩您对我老婆的救命大恩,感恩你不计前嫌的宽容,感恩您自己临产了还为我老婆接生下双胞胎,我得拔刀相助。”

肖春:“你咋打人?”

庄老板:“我找了帮兄弟伙来,只是想吓唬一下老李和那帮人,不让他们把死者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我是局外人,事情也许好办。开初,我是好言劝导,不想他动了手,骂人,这才打起来。”

肖春:“庄老板,我肖春谢谢你有这片心,可你这是添乱,是帮倒忙。”

庄老板挠头。

肖春:“我想不明白的是,通过做丁记者的工作,老李已经把围堵院领导的人撤走了,答应暂时不把他妻子的遗体搬去门诊大厅了,怎么突然就变了卦?”

庄老板:“是医闹怂恿的。这我清楚,医闹呢,有当事人主动去找的,那年,我就是去找的老乔。”

肖春:“老乔?”

庄老板:“就是那闹得厉害的男人,他是医闹的头儿。”

肖春:“老李说是他亲戚。”

庄老板:“编的话,双方说好了的。”

肖春叹气。

庄老板:“也有医闹去找当事人的。这些人吧,常在医院周围闲逛,其实不闲,一旦嗅到气味,便会与当事人联系,聚众向医院索赔。”

肖春:“挑事儿。”

庄老板点头:“他们的目的不是闹清产妇的死因,是要把事情闹大,闹到得钱分红。”

肖春摇头:“德国呢,有律师公开登报寻人打医疗官司,获得赔偿后提取酬劳。他们走的是法律程序,胜败由法律来定。”


116、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日

老李在树下闷声抽烟。

年轻护士拿了产包走来。

老李拦住年轻护士:“叫那个姓肖的出来。”

年轻护士:“你要干啥?”

老李:“讨公道,她找人来打我们!”攥拳头。

年轻护士:“她休产假,没上班……”


117、婴儿室内 日

肖春为老李儿子喂奶。

年轻护士走来:“护士长,可别出去,凶神恶煞的老李就在门外,说是你找人打了他们……”


118、南太平洋某岛国 日

热带春光。


119、南太平洋某岛国一医院手术室内 日

张成为一当地病人手术。


120、产房办公室内 日

肖春用吸奶器吸奶。

肖春将盛有奶水的奶瓶放进冰箱里。


121、肖春家客厅 黄昏

肖春为佳佳喂奶。

茶几上,肖春的手机响。

肖春母亲接电话:“喂……”捂住话筒,对肖春,“又是那个人。”

肖春接过手机:“……老李,你听我说……”

肖春母亲摇头:“这人,不停地打电话来……”


122、南太平洋某岛国一医院手术室内 黄昏

张成为当地一男病人做手术。

当地人助手取止血钳的动作过大。

止血钳上的血液溅到了张成的左眼里。

巡回护士赶紧用消毒纱布为他擦左眼。

张成不安。

当地人助手:“对不起,张大夫,我……”(说英文,加中文字幕)

张成:“没事儿,做完这台手术,我洗消一下。”(说英文,加中文字幕)


123、肖春卧室内 黄昏

肖春将佳佳放到婴儿床上:“佳佳吃得饱饱,佳佳要睡觉觉……”

佳佳笑。


124、南太平洋某岛国一医院手术室内 黄昏

张成在洗手台前洗左眼。

巡回护士:“张大夫,还有一台手术。”(说英文,加中文字幕)

张成:“OK!”


125、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入夜

老李恶脸打电话,对了话筒不说话。

话筒里肖春的声音:“喂,喂……老李,你说话……老李,我这手机号从来不变,你随时都可以来电话,你听我说……”

老李压断电话,两眼血红,狠踹黄葛树干。


126、南太平洋某岛国一医院手术室内 入夜

张成为一当地病人做手术。


127、医院附近小面摊 夜

老李吃面条,难以下咽。

老乔拿了白酒、卤菜走来坐下,将白酒倒进两个纸杯里,递给老李一杯。

老李接过喝酒。

老乔喝酒:“磨,跟她磨,磨死她,气死她,吓死她……”


128、肖春卧室内 夜深

佳佳熟睡。

肖春在计算机前看邮件。

张成发来的邮件特写。

响着张成的话声:“肖春,你说我在你跟前就像是个孩子,喜事愁事啥都给你说。可不,亲爱的老婆,对你,我是留不住话的……”

肖春思念的脸。


129、一组镜头 夜深

---张成在某岛国一医院的单人宿舍吃方便,在计算机前发邮件。他的心声:“今天做了三台手术,这会儿,边吃方便面边给你发邮件。还是国内带来的方便面好吃……”

---肖春看邮件,怨艾地:“真是,又吃方便面。”

---张成发邮件。他的心声:“第一台手术,是为一名患急性阑尾炎的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妇女做阑尾切除手术。我是外科医师,无权也不能拒绝任何手术病人……”

---肖春看邮件,担心:“老公,艾滋病是血液感染,你可要小心……”

---张成发邮件。他的心声:“放心,我是做了严密防范的。第二台手术是为当地一位男病人做胃大部切除术,出了点事儿。手术助手取止血钳动作过大,止血钳上的血液溅到了我的左眼里……”

---肖春看邮件,心紧:“啊!”

---张成发邮件。他的心声:“巡回护士马上用消毒纱布为我擦了左眼,手术下来,我立即做了洗消处理。老婆,我还是心有余悸……”

---肖春看邮件,两眼噙泪。

---张成发邮件。他的心声:“之后,我做了第三台手术,三台手术都成功……”

---肖春看邮件,泪水下落,敲打计算机回邮件。她的心声:“老公,你可千万千万要注意安全……”手机响。


130、肖春卧室内,深夜

肖春接电话,激怒愤怒:“……好呀,你来呀,来杀我全家呀。老李,我跟你说,我住这小区里,不少人的孩子是我接生的,不少大人是我老师接生的,只要你敢来,他们会把你捶成肉酱的……”


131、老李卧室内 深夜

老李摁断手机,失神、凶恶、扭曲、痛苦的脸:“老婆,你死得好冤!你还没有见到你儿子,儿子生下来就没了妈……”


132、肖春卧室内 凌晨

肖春躺在床上,搂抱熟睡的佳佳落泪。

她的心声:“老李,我不怕你恐吓骚扰!微信上说,多年不换手机号且24小时开机的人,是值得信赖的人,是不欠别人不怕人找麻烦的。老李,你来电话我都会接。我很同情你,很理解你的痛苦。可是,你理解我们医护人员吗?理解我肖春吗?……啊,老公,你可别被感染……”委屈、担忧,难以入睡。

弱光的台灯似蒙蒙泪眼。

肖春的泪水湿了枕头。

佳佳醒了,嗯哇哭。

肖春给佳佳喂奶:“女儿,你那远在国外的爸爸还没有见到你呢……”泪水如注。


133、肖春家小区 晨

楼房错落。

路道蜿蜒。

草木葳蕤。


134、肖春家卫生间 晨

两眼红肿的肖春洗漱。


135、肖春家客厅 晨

肖春给佳佳喂奶,吃稀饭、馒头、咸菜。

肖春母亲喝完稀饭,心疼地看肖春。

肖春抹嘴,将佳佳交给母亲:“妈,别忘了按时给佳佳喂奶,奶水在冰箱里。”

肖春母亲抱着佳佳:“女儿,你眼泡皮肿的,是不是病了?老话说,男怕穿鞋,女怕戴帽,你到了医院就先去看病!”

肖春穿鞋出门:“妈,我没病。”

肖春母亲叹气:“那个人,夜半三更也电话不断……”


136、妇产科学习室内 晨

挤满了医护人员。

朱主任主持早交班办。

肖春、小芹、男医师、年轻护士等在场。


137、医院附近小面摊 晨

老李、老乔吃小面。

老乔:“你老婆的死要找医院赔偿,你儿子的喂养也要找医院说聊斋。听说,市场上就有含激素的劣质奶粉。”

老李:“医院会给我儿子喂劣质奶粉?”

老乔:“你就那么放心?呃,即便是没有,也可以诈他们一下,让你儿子吃到放心的奶粉。你老婆走了,你儿子可得要喂养好……”


138、婴儿室内 晨

婴儿床上的老李儿子嗯哇啼哭。

肖春走来,抱老李儿子,解开衣扣给他喂奶。

老李儿子大口吸奶。

小芹给邻床的婴儿换尿不湿:“护士长,你倒是大发菩萨心,可人家却大闹医院。哼,我去跟老李说,是你在给他儿子喂奶,看他咋说。”

肖春:“小芹,别去说,弄不好他又借题发挥,说我乱给他儿子喂奶。”

小芹摇头:“真是,心好不得好……”


139、医院“海扶刀”治疗室内 晨

CT仪一般的“海扶刀”。

医师为一妇科病人做“海扶刀”子宫肌瘤治疗。

朱主任:“微无创医学发展很快,子宫肌瘤也可以不用开刀,可用这国产的‘海扶刀’治疗。”

男医师等下级医师、研究生、医学生专注地听。

男医师:“这就是‘海扶刀’?”

朱主任:“对,‘海扶刀’是‘高强度聚焦超声治疗系统’的简称,这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医疗设备,世界首创,是重庆医科大学研制成功的……”


140、婴儿室内 晨

肖春给老李儿子喂奶,对小芹:“小芹,你头上的伤怎么样?”

小芹:“头皮伤,没事儿。哼,这个老李,敢动手打我……”为老李儿子的婴儿床换床单。

老李闯来。

年轻护士拉不住。

老李黑脸喝叫:“黑心子医院,报复人呀,用有激素的奶粉喂我儿子……”见肖春在奶他的儿子,才止住喝叫。

肖春掩下衣服,将怀中的婴儿递给他:“孩子吃饱了,睡着了。”

老李接过儿子,儿子睡得香,小嘴巴抿动。

小芹:“老李,你厉害,你凶,你是无法无天呢,婴儿室也敢乱闯!你亲眼看到了吧,是我们护士长在奶你的儿子,她一直在奶你的儿子,她还要奶自己的女儿!”

老李张嘴无声。

肖春盯他。她的心声:“哼,我是好心给你儿子喂奶,你要骂人我就跟你对骂,谁怕谁。”

小芹拿了罐奶粉来,恨盯老李:“你看看,这是我们婴儿室用的奶粉,这会是劣质奶粉?众所周知的,这是富含蛋白质的速溶优质奶粉,不放心你可以拿去化验!”

老李将熟睡的儿子放到婴儿床上,亲吻儿子,鼻酸眼热,转身出婴儿室。


141、高速公路 日

大货车行驶。


142、行驶的大货车驾驶室 日

驾驶大货车的老李身心疲惫。


143、货场内 日

装卸工为大货车卸货。

老哥递给车下的老李一根烟。

老李接过,摁打火机吸燃,大口吸烟。眼前幻化出肖春给他儿子喂奶的情景。

老哥盯老李:“你小子昨晚搞女人了吧,眼泡皮重的。”

老李两眼发潮:“老哥,我哪有那闲心。”

老哥:“你小子你开大货车多年,一直精力旺盛,你这是怎么了?”

老李:“老哥,我现在是身心都疲惫。这疲惫就像没有尽头的高速公路,裹挟我跑,不知道要跑向哪里。”

老哥:“啊,那可危险!”

老李击打自己:“咳,闹腾得人都快散架了,遇到躲不过的人祸了,算了,就他妈收手算了……”

老哥不解。


144、医院门诊楼外黄葛树下 日

天光点点。

老李与老乔说着。

老乔把老李肩头:“老李,我跟你讲明白了,拿不到钱你千万不能收手。”

老李闷声抽烟。

老乔:“当然,你是当事人,你要收手,我也没办法。可我们是有约在先的,你支付给我们这些参与者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145、肖春卧室内 夜

肖春给佳佳喂完奶,将熟睡的佳佳放进婴儿床里,坐到计算机前。


146、肖春卧室外 夜

肖春母亲在门外说:“肖春,早些睡,可别太累。”

肖春在屋里回答:“嗯,妈,你也早些睡。”

肖春母亲摇头叹气。


147、老李卧室内 夜

老李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148、肖春卧室内 夜

肖春在计算机前看邮件。

张成发来的邮件特写。

张成的话声:“征求当地那男病人同意后,为他做了血液检验。真是怕啥来啥,检验的结果证实,他是艾滋病毒携带者……”

肖春担心的脸。

张成发来的邮件特写。

张成的话声:“我被感染的几率是千分之三,医院的几位专家建议我服用预防艾滋病的药。这些药的副作用大,服药后,我精神恍惚、肌肉抽搐、手指发麻,很痛苦。病人多,手术不断,我还得坚持工作……”

肖春泪目盈盈。


149、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午

肖春、小芹吃盒饭

小芹噗嗤自笑。

肖春:“小芹,你笑啥?”

小芹:“昨天我们同学聚会,我曾经的同桌说我有当护士长的命。”

肖春:“有这可能。同桌?男的吧?”

小芹点头:“他说,护士长,副市长,权力可大。”

肖春:“副市长的权力当然大,护士长咋能比。”

小芹乜她:“护士长,你的权力也不小。”

肖春感叹:“我的权力是不小,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嘛。除了我该管的护理业务外,还得管科室的领物发物、人员考勤、奖金分配。咳,尽是些烦死人累死人得罪人的杂事儿。”两眼发湿。

小芹盯她:“护士长,你怎么了?”

肖春:“老公的事情,愁死人了……”手机响,她接电话。


150、一组打电话的镜头 午

---丁记者:“……肖护士长,我答应您不发那篇报道了的……”

---肖春:“对,对,您答应了的,谢谢啊!那篇报道可千万不能发表!”

---丁记者:“我没想到,我们主编审阅后签了字,进入了发稿的既定程序,已经版排,明天见报。说是得到分管卫生的副市长默许的。”

---肖春发急:“丁记者,小丁,你红口白牙齿,说话不能不算数……”


151、医务处里间 午

医务处长扑在办公桌上午休。

急促的敲门声。

医务处长惊醒,起身开门。

肖春进门:“处长,大事不好,十万火急!”


152、疾驶的救护车 下午

救护车疾驶过繁华的大街。


153、疾驶的救护车内 下

坐着院长、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

肖春红脸说:“……院长,我们妇产科实在是太忙太累太担风险了,医院必须给我们提高奖金的分配比例,不然的话……”

院长盯她。

肖春:“我就不管科室的奖金了。”

朱主任:“院长,肖春她很难,管科室的奖金时常挨骂。我们科室奖金分配的比例确实低了,是得调整。”

院长:“你们说得轻巧,吃根灯草,全院一盘棋,牵一发动是要全身的……”


154、市府大院内 下午

黄葛树林立,春日换叶时节,蓬展的树冠如伞,裸露的树根犬牙交错。

院长、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走来。

肖春看黄葛树,对朱主任:“朱主任,还真如您所说,黄葛树不像其他树换叶步调一致,同一棵树上也是绿叶夹杂有黄叶。”

朱主任点头:“你看,这挨临的两棵黄葛树,也是有的郁绿有的泛黄。”

肖春:“真是呢,我喜爱家乡这有独特个性的黄葛树。”

朱主任:“我也是,看见这树就欣慰。”

医务处长:“你们呀,刚才跟院长争吵得面红耳赤,这会儿倒有闲心观树。”

肖春:“处长,我头一次进市府大院,好多的黄葛树。”

医务处长锁眉:“护士长见副市长,但愿这趟不会白跑。”

肖春:“副市长会见我们?”

医务处长:“请示了的,说好了的……”


155、市长办公楼 下午

黄墙绿瓦的楼房。

院长、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走来。


156、市长办公楼内走廊 下午

秘书领院长、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轻步走。


157、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副市长热情招呼:“坐,都请坐。”

院长、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坐下。

秘书为他们泡茶。


158、医院门诊楼外黄葛树下 下午

老李与老乔说着。


159、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副市长认真听院长汇报,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不时插话。

秘书做记录。


160、医院门诊楼外黄葛树下 下午

老李与老乔说着。

老乔:“……好呀,那报道一出来,你这事儿就成了大半!”

老李闷声抽烟。


161、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副市长听汇报。

院长汇报:“……丁记者的那篇报道不属实,不能发表,否则,会挫伤医护人员的积极性,造成医院更大的混乱。”

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齐点头。

秘书做记录。

副市长:“我不是学医的,任职前就知道群众对医疗行业有意见,任职后,听到收到一些对医院和医护人员的意见、投诉。作为分管的副市长,我有责任,有压力。实在说,也很恼火……”


162、产房内 下午

待产的、生产的产妇好多。

男医师、小芹等医护人员紧张忙碌。


163、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副市长:“你们应该清楚,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是攸关群众利益的大事情!人民群众对看病难看病贵是有意见的。”

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听着。

秘书做记录。


164、市府大院内 下午

林立的黄葛树。

黄葛树的树梢、树干、树根特写。


165、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副市长:“白衣天使要牢记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要有奉献精神,要把大医精诚的信念植根于心。心是啥,如同院子里那黄葛树的树根,树根若是病了就得治……”

副院长、医务处长听着,心往下沉。

朱主任对身边的肖春低声说:“她这是在批评。”

肖春低声地:“你担心丁记者那不实报道?”

朱主任点头。

院长:“市长,您说得对,我们医院一直都要求医护人员把病人当亲人的。”

医务处长:“我们也有难处,公益与市场的矛盾难解,财政拨款不足……”

秘书想起什么,起身出去。


166、产房内 下午

超声医师为一难产妇做床旁超声检查:“脐带绕颈!”

为这产妇接生的男医师、小芹都满头缀汗。

男医师:“小芹,用钳夹,剪断脐带!”

小芹点头。


167、副市长办公室内 下午

朱主任:“……天使般的圣洁完美我们难以做到,我不敢保证我们的工作没有缺陷,但我敢说,对这位产妇的抢救我们是及时的,是积极的,是尽了全力的!”

肖春:“就是!”


168、产房办公室内 下午

男医师、小芹松口气。

小芹擦额头汗水:“总算平安生出来了!”

男医师擦额头汗水:“有惊无险。”

小芹想到什么:“啊,丁记者那报道可能要发表。”

男医师吃惊:“真的?”

小芹:“真的。朱主任和护士长跟院长、医务处长找副市长去了。我对护士长说了,要是那篇胡乱报道发表的话,哼,我就不上班了!”

男医师:“对,不上班,我们都不上班了!”


169、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肖春激动说着:“……白衣天使这称呼是对我们医护人员的认可和鼓励,我觉得受之无愧。又说呢,天使是神我们是人,我们没有天使的神力,我们脚踏实地尽心尽力……”

秘书从外间进来,对副市长:“开会的人到齐了,都在等您呢。”

副市长看表:“诸位,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了。”站起身来。

院长站起身:“市长,丁记者的那篇报道?”

医务处长站起身:“那篇报道不能发表!”

副市长朝外间走。

肖春生气,她的心声:“妈耶,还有说理的地方没有?”呼地起身,“要是丁记者的不实的报道见报的话,我们产房就关门不上班了!”惊骇,不后悔。

朱主任立起身来,面赤如枣:“我们妇产科就关门不上班了!”

院长、医务处长站到她俩身边,以示支持。

屋里气氛紧张。

副市长止住步子,摇头:“报社是给我打过电话,我给他们说了的,报道一定要实事求是,要属实。”对秘书,“你马上给报社打电话,在没有医疗鉴定或法律审理的结论之前,那篇报道不能发!”

秘书打电话。


170、产房办公室内 下午

男医师、小芹喝白开水,说着。

年轻护士进来:“有个产妇大出血!”

男医师、小芹快步出门。


171、副市长办公室里间 下午

屋里气氛和缓。

肖春笑:“副市长就是副市长。”

副市长盯肖春,摇头笑:“你呀,你个护士长。”

院长、医务处长、秘书都笑。

医务处长在肖春耳边说:“你咋称呼副市长,都是不说‘副’字的。”

肖春:“遭了!”

副市长听见,笑说:“我是副市长,就该称呼副市长。啊,对于‘医闹’的违法行为不能宽容,我已经给公安部门的人说了,必须查实、严惩。”

肖春笑:“太谢谢您了,副市长!”

医务处长拽肖春衣袖。

肖春伸舌头:“啊,太谢谢您了,市长!”

大家都笑。


172、行驶的救护车内 下午

肖春对挨坐的小芹:“小芹,你啥时候嫁人?”

小芹:“我说过,不嫁。”

肖春:“高不成低不就吧……”


173、荣昌区夏布小镇 日

店铺林立,摆满各式夏布产品。

拎包的小芹走来,进了街边的瓦屋。


174、瓦屋堂屋 日

小芹进来,取水瓶倒水喝。

小芹父亲:“芹儿,回来了。”

小芹:“今天星期六,休息,回来看看。爸,你在陶瓷厂搬运货物,一定要小心些!”

小芹父亲:“晓得。啊,你二婶又来说你的婚事,她女儿翠珠也跟了来……”


175、小芹二婶家 日

眼镜男人看小芹,满意。

小芹不看他,只顾跟二婶和表妹翠珠说话。

小芹父亲在一边抽烟。


176、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中午

肖春、小芹吃盒饭。

肖春:“没看上?”

小芹:“人不错,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可他比我小4岁。”

肖春:“小4岁……”


177、一组镜头

---副市长、卫生局长等检查组人员在医院大门口下车,秘书跟随。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小芹、男医师、年轻女办事员、年轻护士等一些我们见过的医护人员迎接。

---医院会议室内,副市长、卫生局长等检查组人员听院长、书记汇报。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小芹、男医师、年轻女办事员、年轻护士等一些我们见过的医护人员在场。

---副市长、卫生局长等检查组人员检查妇产科,秘书跟随,过道里加满了病床。医务处长、朱主任、肖春,边走边向检查组人员汇报。副市长指身边的卫生局长:“我和卫生局长等人来医院检查,也是来向你们学习,来看望慰问大家。你们的工作不错的,谢谢你们!”卫生局长:“你们辛苦了!”副市长对肖春:“护士长,病人和产妇都夸奖你,说你服务态度好,技术精湛,是送子娘娘,都想找你接生!”肖春脸红:“副市长,啊,市长,我就一接生婆,就做好本职工作。”副市长笑。卫生局长:“肖春,你们院长、书记都夸奖你。你们朱主任说了,你做的事儿可多了,上管天文地理,下管米毛蒜皮呢。”肖春乜朱主任:“她就会抓我的差……”


178、临江茶楼内 日

老李、老乔对坐喝茶。

老乔:“老李,你终还是得到了一笔钱。”

老李:“他们说不是医疗事故的赔偿,是医院给的经济补偿,说鉴定结果不属于医疗事故。”

老乔:“那不重要了。咳,这谈判也累死人了。”

老李:“签约书上写了,不能反悔。”

老乔:“那是,不能反悔,如同我们的合约,也不能反悔,对半分。”

老李抽烟。

老乔喝茶:“老李,我理解你,你要为老婆办丧事,要请人带孩子,要买奶粉,花销也大。”

老李抬眼盯他。

老乔:“可你也得理解我。我得分给那些人,参与拉横幅的、哭闹的、抬遗体的,都是一两百元、三四百元的价。大家都不容易,分下来,我也所剩无几了……”

派出所民警和女民警走来。

派出所民警对老乔:“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老乔:“民警同志,你们找错人了吧?”

女民警:“没错,有人举报你是‘医闹’的头儿。”

老乔:“谁举报我?”

庄老板走来:“我举报你!”

老乔紧张。

派出所民警:“你扰乱医院的正常秩序,涉嫌违法……”

    

179、产房外 日

黄葛老树枝粗叶茂。

叶隙间洒下阳光。


180、婴儿室内 日

肖春给老李儿子喂奶。

小芹为老李儿子整理婴儿床,愤愤不平:“老李是恬不知耻!”

老李儿子吃饱了,咧小嘴笑。

肖春看老李儿子:“这孩子乖!”

小芹抚老李儿子的小脸蛋:“孩子,你爸爸该来接你回家了,你肖阿姨还要奶她的女儿呢……”

    

181、老李家外 日

改造中的十八梯。

人来人往。

镜头推向老李住的临江平房。


182、老李家客厅 日

十分凌乱。

老李儿子在婴儿床上熟睡。

老李领保姆进屋:“我儿子叫李思。”

保姆:“思思。”

老李:“嗯,思思。”


183、高速路 日

大货车行驶。


184、大货车驾驶室 日

老李驾驶货车。


185、荣昌区安陶古镇 日

大货车驶来。


186、安陶古镇陶瓷厂 日

各式精美的陶瓷制品。

工人们往大货车上装陶瓷制品,其中有小芹父亲。

厂长对老李:“安陶古镇是你老家,你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呢。”

老李:“厂长,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厂长:“我安陶可是国内的四大名陶,你这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崽儿可要为家乡出把力。”

老李:“我今后多拉你们的货。”

厂长点头笑:“哦,对了,你请保姆,一定得要找家政公司。”

老李:“是找的家政公司。”

厂长:“现在吧,奶孩子的事儿可是复杂……”


187、肖春家客厅 日

肖春母亲从冰箱里取出冰冻的奶水:“没见过,好好的奶水,冰冻了给我佳佳吃。”

婴儿床里,佳佳嗯哇啼哭。


188、山城解放碑步行街 黄昏

高楼林立。

人流熙攘。

老李走过。


189、超市内 黄昏

物品琳琅满目。

老李挑选奶粉。

买了糕点的小芹走过,不看老李,大声说:“进口奶粉好是好,又不懂,还是买国产奶粉保险。”

老李看清是小芹,张嘴欲言。

小芹目中无人,走去。


190、山城解放碑步行街 入夜

灯火璀璨。

物美人美。

巨型电子屏幕变换着诱人的广告。

老李提了两罐国产奶粉走。


191、新华书店内 入夜

各种书籍。

读者、购书者众。

老李挑选喂养婴儿的书。


192、老李家客厅 入夜

灯光全亮。

保姆坐在沙发上喝茶。

思思在婴儿床里嗯哇哭啼。

老李进门,关了些屋灯,把两罐国产奶粉和一本老厚的喂养婴儿的书交给保姆:“这上面有喂养思思的方法……”


193、产房外 日

鹏展的黄葛老树。


194、产房内 日

肖春、小芹、男医师等医护人员忙碌不已。


195、高速公路 日

大货车行驶。


196、大货车驾驶室 日

老李驾驶货车。


197、老李家客厅 日

保姆坐在沙发上给老李儿子喂兑好的奶粉。

思思不吃,嗯哇啼哭。

保姆打思思屁股:“哭,哭,成天都哭!……”

老李心疼又无奈。


198、产房办公室内 日

肖春用吸奶器吸好奶水,放进冰箱里。

小芹进来:“护士长,我在超市里遇见个人。”

肖春:“谁?”

小芹:“老李。”

肖春:“啊,他没把你怎么吧?”

小芹:“他敢!”


199、老李家外 黄昏

改造中的十八梯。

人来人往。


200、老李平房外 黄昏

肖春和提了奶粉的小芹走来。


201、老李家客厅 黄昏

保姆给思思喂奶粉。

思思不吃,嗯哇啼哭。

保姆摇头:“这个思思,吃一点就不吃了。”

疲惫的老李叹气。

响起敲门声。

老李去开门。

门口站着肖春、小芹。

老李:“啊,你们?”

小芹:“病历上有你家的住址,咋啦,不欢迎。”

老李:“啊,请。”


202、老李家外 黄昏

改造中的十八梯。

匠人手提麦克风走,麦克风吆喝:“修冰箱,修热水器,修洗衣机,修电视机,修电脑……”


203、老李家客厅 黄昏

肖春怀抱啼哭的思思,侧身给他喂奶。

思思大口吸奶。

保姆:“孩子还是喜欢吃人奶。”

小芹对老李:“我们护士长奶水旺,还给你儿子喂奶,你同意不?”

老李:“这,这……”感动激动,“啊,我儿子叫思思。”

肖春心酸,看怀里的思思:“思思乖乖,思思多吃奶奶。”

小芹:“老李,我跟你说,母乳喂养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倡的,婴儿出生的第一个小时就要吃母乳,你儿子思思是达标了的。母乳喂养可以提高孩子的免疫力,少生病。”

老李眼热。

小芹:“我们护士长工作忙,不可能时常来你家给思思喂奶,你可以抱思思去医院找护士长喂奶。我呢,也买了罐奶粉来,就一罐,吃完了再买,新鲜。我是产房的护士,我买的奶粉你尽管放心。”将手中的一罐奶粉放到桌子上。

老李:“放心,放心,奶粉钱我付!”

小芹:“奶粉钱当然得你付。哼,我们护士长给思思喂的奶呢?”

老李:“啊,我也付钱。”

肖春:“老李,小芹跟你开玩笑的,我奶水旺,哪要你付钱。”看大口吸奶的思思,“思思乖……”

老李眼里有泪花。


204、一组镜头

---肖春家,肖春给佳佳喂奶。肖春母亲埋怨:“肖春,你上班就够忙够累的,还要奶两个孩子,能吃得消?”肖春:“妈,没事儿。那个思思好乖,他一出生就没了妈。”肖春母亲:“可怜的娃……”

---老李家,肖春给思思喂奶。小芹逗思思。老李和保姆笑。

---产房外黄葛老树下,肖春给思思喂奶。老李仰看黄葛老树。保姆逗思思。小芹从产房跑出来:“护士长,有个产妇难产!”肖春将思思交给保姆,对老李:“思思吃好了。”跟小芹快步进产房。老李动容。


205、高铁 日

疾驶的高铁。


206、疾驶的高铁车厢内 日

小芹看车窗外,焦急不已。


207、荣昌区夏布小镇 日

店铺林立,摆满各式夏布产品。

拎包的小芹匆匆急走,进了街边的瓦屋。


208、瓦屋堂屋 日

小芹父亲仰坐在凉椅上,小腿上了夹板。

小芹进来:“爸,你怎么了?”

小芹父亲:“在陶瓷厂扛货物装车,摔了一跤。去镇医院照了片,医生说小腿骨裂了一小点。还好,那箱包装的陶瓷品,一件都没有损坏。”

翠珠提了米面进来,对小芹:“表姐回来了。” 

小芹:“翠珠,辛苦你了。”

翠珠笑,提了米面去灶屋。

小芹父亲:“李司机说,要请人来照护我的,你二婶叫了翠珠来。李司机说,得给翠珠工钱,他坚持给了翠珠三个月的工钱。李司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小芹:“李司机?”

小芹父亲:“李司机说,他认识你……”


209、区乡公路 日

大货车行驶。


210、行驶的大货车驾驶室内 日

老李驾驶货车。


211、瓦屋堂屋 日

小芹父亲:“陶瓷厂厂长要送我到你们医院去医治。我说,我女儿工作忙,就在镇医院医治,住在家里方便。当时,李司机在场,问你早哪个医院工作。厂长给他说了……”

    

212、瓦屋外 日

大货车开来停住。

老李下车。


213、瓦屋堂屋 日

小芹:“爸,我跟他是不打不相识。唉,他也惨……”

老李提了肉菜进来:“伯伯,好些了不……”看见小芹,展颜笑。


214、妇产科办公室内 日

肖春怒指奖金分配表,对男医师:“你自己看清楚了,都是按规定办的,按工作量分配的。你的奖金比小芹多多了,你还不满足!”

男医师动嘴唇不说话,不满意地出门去。

朱主任进来:“他又来闹奖金?”

肖春红脸说:“朱主任,这奖金分配的事儿让他来管,我不管了!”

朱主任:“看,又说气话。啊,肖春,护士节快到了,医院上报了,你是医院参评市优秀护士的唯一人选。”

肖春嘟嘴:“我一接生婆,哪够那条件。”

朱主任:“你够,足够!”


215、高速路 日

大货车疾驶。


216、疾驶的大货车驾驶室 日

老李驾驶货车。

坐在副驾驶座的小芹:“老李,开太快了。”

老李:“没高铁快。”

小芹乜他:“老李,安全第一,不为你自己,也要为思思。”

老李减速。

小芹拿出钱来:“给你。”

老李:“干啥?”

小芹:“你给我爸爸请帮工的钱,还有你送去的肉菜钱。”

老李:“不要,他是为我的货车装货时受伤的。”


217、产房外黄葛老树下 日

肖春出产房来,遇见走来的小芹:“小芹,回来了,你父亲怎么样?”

小芹:“小腿骨撕裂伤,问题不大。”

肖春:“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小芹:“老李也这么说。”

肖春:“老李……”


218、老李家外 日

改造中的十八梯。

提了奶粉的小芹下石梯。


219、老李家客厅 日

屋里凌乱,尿布一地。

思思哇哇哭。

老李打思思的小屁股。

思思的小屁股发红。

老李:“哭,哭,乱拉屎尿,烦死人!”

思思大哭。

老李抹鼻涕摔眼泪:“哭,这下好了,把保姆也气走了,看今后谁带你……”

门铃声响。

老李抱思思去开门。

提了奶粉的小芹进来。

思思哭得凄厉。

小芹心酸,抱过思思:“啊,思思乖,别哭,阿姨抱,阿姨给你喂奶粉……”

老李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220、南滨路烟雨公园 日

滔滔长江。

江对岸的魏巍山城。

肖春母亲推着婴儿车走。

婴儿车里的佳佳甜笑。

肖春逗佳佳:“嗯,佳佳像妈妈,不像你那丑爸爸。嘻嘻!”

肖春母亲怨艾地:“你那老师,当年就不同意你嫁给张成。”

肖春笑:“妈,你也不同意呢。”

肖春母亲:“就是,不同意,不知他咋就把我女儿拐了去。”

肖春笑:“缘分呗。”


221、一组镜头

---南太平洋某岛国春色。

---张成为当地人员体检。

---张成为当地病人做手术。

---某岛国一医院化验室,化验人员为张成抽血做化验。

---张成看化验单。

---张成在计算机前发邮件。

---肖春在计算机前看张成发来的邮件,给他回邮件。


222、老李家客厅 夜

小芹二婶给思思喂奶粉。

思思吮吸。

老李:“二婶喂奶,他就吃。”

小芹:“我二婶带过的孩子多了。”

老李:“二婶,谢谢您!”

二婶:“谢啥,我反正没事儿,喜欢带孩子。”

小芹乜老李:“就不谢谢介绍人我?”

老李憨笑。


223、江北影视城 日

二婶推婴儿车走。

婴儿车里的思思呜里哇啦。

小芹看思思,对老李:“思思像你!”

老李笑。


224、产房值班室 深夜

肖春对小芹:“有戏!”

小芹:“他这人,心倒不坏。”


225、重庆市人民大礼堂 日

雄伟的建筑。

黄葛树等绿树婆娑。

游人不少。


226、人民大礼堂内 日

会场横幅特写:庆祝护士节。

佩戴红花的肖春等优秀护士坐在前排。

会场座位里的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朱主任、小芹、年轻护士等人的笑脸。

    

227、人民大礼堂外台阶 日

西装革履的老李手捧鲜花,来回走动。


228、人民大礼堂舞台上 日

副市长、卫生局长为肖春等市优秀护士颁发证书、奖章。

副市长、卫生局长与市优秀护士们合影。


229、人民大礼堂舞台下 日

参会人员鼓掌。

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朱主任、小芹、年轻护士等人鼓掌。


230、人民大礼堂外台阶 日

手捧奖状、奖章的肖春和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朱主任、小芹、年轻护士等人随人流步下台阶。

老李手捧鲜花走来,向肖春鲜花。

肖春:“啊,是老李,你咋来了?”接过鲜花,“谢谢,谢谢!”

小芹:“这么大的事儿,他能不来?”

肖春笑:“小芹,你叫他来的吧。”

小芹笑。

院长、书记、医务处长、护理部主任、朱主任、小芹、年轻护士等人都笑。


231、南滨路水上餐厅 黄昏

“两江明珠”水上餐厅的霓虹灯亮了。


232、“两江明珠”水上餐厅大包房内 黄昏

宾客满座。

其中有肖春、小芹、医务处长、朱主任、男医师、丁记者、庄老板、年轻护士、年轻女办事员、怀抱佳佳的肖春母亲、怀抱思思的二婶、小芹父亲。

思思的小脸蛋。

穿婚纱的翠珠和西装革履的老李挨席桌敬酒。

肖春对小芹:“你倒是把你表妹翠珠给嫁出去了,可你自己呢?”

小芹笑:“我说过,骨灰级丁克,将丁克进行到底。”

肖春乜小芹:“顽固不化。呃,他们咋不中午办,人家办婚礼都是中午12点零8分。”

小芹:“有规矩,老李是二婚,不好设午宴。”

肖春笑:“规矩多。”


233、“两江明珠”水上餐厅临江走廊 夏夜

美丽的大江和对岸夜景。

肖春对小芹,“老李结过婚,你表妹翠珠咋会跟他好?”

小芹笑:“总是鬼迷心窍了吧。”

肖春有遗憾:“翠珠是黄花女,老李有儿子,她就愿意当后妈?”

小芹:“翠珠喜欢思思。她说,思思是我接生的,我买奶粉喂养的,说思思好乖,说谢谢表姐。啊,还得谢谢护士长你呢,嘻嘻。”

肖春若有所思:“咳,婚姻这事儿吧,还真是说不清楚。我跟老公好吧,我老师老护士长就不满意,说家伙一张凹骨脸,又黑,咋就把白嫩的你给拐骗了去。嗨,也行,只要翠珠跟老李真心相爱就好,他俩再生个孩子。”

小芹:“老李说,现在的政策可以生二孩。”

西装革履的老李走来。

肖春对老李:“老李,你可要巴心巴肠待翠珠,她可是小芹的表妹!”

老李点头。


234、医院全景 日

秋色满院。


235、产房外 日

黄葛老树落秋叶了,飘落的还在的新长的树叶披金挂红带绿。

小芹翻阅一本文学书,边走边念:“秋天从来就不是萧瑟凄凉的季节,秋天充满躁动的渴望与期盼……”


236、产房内 日

男医师等医护人员忙碌着。


237、一产床前 日

肖春、小芹为翠珠接生,三人都一身汗。

翠珠哭喊:“妈妈呀,痛死人了,打死都不再生了……”

肖春眼热:“翠珠,哈气,使劲,再使劲!”喊唱,“娇儿落地哭一声,长大要报父母恩……”

婴儿呱呱坠地:“嗯哇,嗯哇……”

小芹抚汗,掰开婴儿的双腿给翠珠看:“六斤九两,建设银行的,呵呵!”

翠珠哭脸笑:“想要个女孩偏来个带把的。”

小芹将男婴的一只小脚蘸了油墨印到翠珠的病历上。


238、病房走廊 日

护工推躺在推车上的翠珠去母婴同室病房。


239、产房洗手池边 日

肖春洗手。


240、母婴同室病房内 日

老李一口一口喂躺在床上的翠珠吃荷包蛋。

翠珠吃荷包蛋。

小芹盯老李:“你咋不问是儿是女?”

老李憨笑:“翠珠说喜欢女孩。”

小芹:“好吧,那就是女孩。”

老李嘿嘿笑:“翠珠,吃,大口吃。”

肖春抱了男婴进来,放到翠珠身边:“老李,你得行,带把的。”

老李看婴儿,欲动手。

肖春:“呃,别动,包得好好的。你不信?”

老李呲牙笑,又给翠珠喂荷包蛋:“吃,多吃,多吃奶旺。”

小芹盯肖春笑:“护士长,你是不是生下女儿后就多吃,所以奶水旺,奶了两个孩子。”

肖春点头。

老李眼里有泪。

肖春:“这孩子啥名儿?”

翠珠:“他说叫二宝。”

肖春逗二宝:“嗯,二宝乖……”

二婶抱了思思进来,放到小芹身边。

小芹:“思思,你有弟弟了!”

肖春母亲抱了佳佳进来。

小芹:“啊,佳佳来了!”亲吻佳佳,对翠珠身边的二宝,“二宝,你还有个跟你哥哥同吃你肖阿姨奶水的姐姐呢!”眼里噙泪,“可怜的佳佳,还没有见过你爸爸。”

肖春眼湿。


241、一组镜头

---南太平洋某岛国秋夜。

---当地救护车疾驶到海边小镇医院前停下。

---穿白大褂的张成和拎急救箱的当地女护士快速下车。

---海边小镇医院简陋的手术室内,张成为一急诊病人手术,当地女护士当助手。

---当地救护车回返。

---车上坐着疲惫的张成。当地女护士对张成:“张大夫,幸亏您出急诊就地手术,否则这病人危险。”(说英文,加中文字幕)

---某岛国一医院化验室,化验人员为张成抽血做化验。

---张成看化验单。

---张成在计算机前发邮件。

---肖春在计算机前看张成发来的邮件,回复邮件。

---产房值班室内,小芹教肖春发微信:“护士长,你也笨,连微信照片都发不来……”

---肖春自拍她和佳佳的合影照片,用微信发给张成。

---张成看微信发来的肖春、佳佳的合影照片,亲吻照片,回复“呲牙大笑”和“双泪泉涌”的脸谱。


242、老李家客厅 日

客人们一一进门。有丁记者夫妇、庄老板夫妇,都带来了儿女们来。肖春带了佳佳来。小芹独自来。大人们问好、寒暄。孩子们嬉戏打闹。

翠珠对肖春:“老李说要给二宝过百日。”

肖春笑:“大家正好聚聚。”

小芹:“遗憾我那姐夫张成没能来。”

肖春:“他还在援外。”

小芹:“他没受感染吧?”

肖春:“做了检验,结果显示没有感染艾滋病毒。”

小芹:“太好了!”

肖春叹气:“张成说,还不是定论,停服预防药后的一年内,还要做几次阶段性的复查。”

小芹:“菩萨保佑,但愿无事儿!啊,他也该回来了吧。”

肖春:“本该开春回来的,可他说任务重,要延期半年回国。”

小芹:“他也积极,期盼他平安归来。”

肖春:“难熬的期盼。”

两个女人都动情。


243、老李家阳台 日

老李嘻哈连天招呼大家到阳台上吃瓜子花生糖果,喝茶,观山水。

阳台依山临水。

冬日清瘦的长江不息流淌。

伸来有黄葛树的树杈,黄叶里挂有绿。


(剧终)


 (原发于《中国作家》(影视)2018年7期,根据王雨发表于上海《小说界》2015年6期同名短篇小说改编)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