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作家访谈 >

丁伯慧:涞滩有一种能够进入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12-21 11:10:28

对作家丁伯慧而言,2017年12月可以说是好事成双。12月10日,成为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接着又以长篇小说《归去来》捧走第七届重庆文学奖,而《归去来》今年出版单行本,更名为《过涞滩》。一个外乡人为何对涞滩情有独钟?丁伯慧这样回答道:涞滩有一种能够进入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作家简介】

丁伯慧,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重庆文学院第二届签约作家,重庆市合川区作协副主席,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创意写作学院院长、钓鱼城研究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第三只手》、《跑马镇情人》、《过涞滩》,专著《创意写作》。获首届新屈原文学奖、第三届中国法制文学大赛长篇小说奖、第七届重庆文学奖。

重庆作家网:首先恭喜你的长篇小说荣获第七届重庆文学奖,并成为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可谓是双喜临门。今年你的长篇小说《过涞滩》单行本面世,能简要介绍一下《过涞滩》吗?

丁伯慧:谢谢。重庆文学奖参评的长篇小说是发表在《百花洲》杂志上的《归去来》,其实《归去来》就是《过涞滩》。今年出版单行本的时候,特地改的名。《过涞滩》主要内容就是两代两位外地人偶然来到重庆合川涞滩古镇,留了下来,与一个家族中的两代女子,各自发生了一段爱恨情仇的故事。

重庆作家网:青年评论家郑润良博士认为,“历史书写向来被认为是70后作家写作的弱项,这已经成为评论界的某种共识。”他在评论中提到,“《过涞滩》历史意味浑厚”。你为何以合川涞滩古镇为背景创作《过涞滩》?

丁伯慧:历史与文学,从来都是很难分割的一对兄弟。一方面,西班牙人有谚:“小说被称作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另一方面,历史学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古往今来,“史诗性”一直是小说家的最高追求之一。小说家们企图用文学来书写另外一种被遮蔽的历史。当然,历史性的书写是艰难的,但是涞滩古镇值得这样去书写。我第一次去涞滩的时候就被她吸引了,感觉这地方有一种能够进入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重庆作家网:涞滩的什么东西进入了你的灵魂,并触发了你的写作灵感?

丁伯慧:涞滩是一座千年古镇,站在古镇的石板路上,看到两旁青瓦石砖的房屋和屋边布满苔藓的大石缸,如果不是偶尔到来的汽车,你几乎感觉不到,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我被这座小镇惊呆了。恍恍惚惚中,我依稀感到,我又回到故乡了,我记忆中的那个故乡。以后,我经常到这座小镇来。我时常整上午整下午地坐在山间的桔林里,看远方的渠江水静静流过,看身边的苦杞和苍耳子鲜亮地活着。晚上,住在二佛寺旁边的回龙客栈,听着风吹院子里菩提树叶的声音,记忆中的很多东西,就像一本放在院子里的书一样,被风一页页吹开,重新展现在我眼前。在耳边的狗叫声中,在苍茫的夜色中,刘明夷、方娅和大秀来了,郭晖和桔子这些小说人物就出来了。于是,我把他们的故事都记录了下来。

重庆作家网:《过涞滩》的亮点是什么?哪些情节最能吸引读者?

丁伯慧:作家最怕“亮点”这个词。在自己的小说中去寻找“亮点”,是一种自讨苦吃也很无趣的事。一部作品完成之后,里面的人物就是活着的了,有自己的生命了。对于这部作品,作者和读者就是对等的关系。作者可以有自己的偏好,读者也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你不能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小说以《归去来》为名在《百花洲》杂志上发表时,曾有一位江西的读者通过微博和我交流。她问我最喜欢小说中的哪个人物,我说我喜欢桔子。她说她最喜欢方娅,她觉得方娅很可怜。这让我大吃一惊,甚至激发了我去重新认识小说中的人物。

重庆作家网:在《过涞滩》里,有一段对话堪为小说之眼。小说中的刘明夷说故乡就是“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拼命想要离开,年纪大的时候又拼命想回去的地方。”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很多儿时生活过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了,你对“故乡”是怎样理解的?

丁伯慧:故乡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一直是一个尴尬的话题。就像小说中所表达的那样。一方面,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一个千年未见之大迁徙,很多人离开出生的地方,到他乡去生活。在他乡的打拼是很艰难的。每当遇到挫折之时,人的本能就会怀念过去,怀念故土。在那里有自己的亲人,有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回到故乡就像充电,让你重新满血复活地去奋斗。另一方面,当你重新回到故乡时,你却又发现故乡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故乡了。故乡也在城市化进程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小说中说,“故乡只是童年的,记忆中的”。某种意义上,那个故乡,我们永远也回不去了。所以,小说中,二佛寺的方丈大智说,“人人都是过客,心外并无故乡”。

重庆作家网:你在湖北的《今古传奇》杂志社工作了十年,为什么会离开熟悉的地方选择合川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并定居?

丁伯慧:学校董事长邀请我来学校任教,并安排我先来考察,于是我就来到了合川,一来我就喜欢上了这里。汽车一进入合川,我就被这里的慢生活所吸引。当时大街上走着的人都是慢悠悠的,生活节奏比较慢。我认为生活就该是这样,不应该老是急匆匆在路上奔跑。另外,这里的人也很和善,我走在小区时,陌生的大爷大妈还会主动过来找我聊天说话,这在我以前生活的地方是难以想象的。还有一次我和家人想去合川重百商场,但不知道该怎么走,便去一个小店问路。问完路我们刚走没几步,那个小店的店主便急匆匆跑过来追上我们说,“你们是外地人不知道怎么走,我还是带你们过去吧!”这个店主把小店交给其他人帮忙照看,只是为了给陌生人带路,这件小事让我感受到合川人的热情,感受到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友善,这也是我选择留在合川的原因之一。

重庆作家网:你作为创意写作学院的院长,能介绍一下创意写作吗?

丁伯慧:创意写作是一个舶来词,英文是Creative Writing,顾名思义就是“有创造性的”写作。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创意写作事实上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如何创造性地写作;二是如何创造性地教写作。目前中国的创意写作大致分为三个方向:一是培养传统的严肃文学作家;二是培养市场化写作人才;三是针对普通人的写作培养。我们创意写作学院目前致力于第三类培养。


(记者:罗晓红)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