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作家访谈 >

王跃强:诗,让我找回了灵魂的初恋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02-24 16:26:26

【编者按】

王跃强大学毕业后当过记者、编辑、后投身商界。八十年代开始写诗的他创作的“男玫瑰”系列爱情组诗在《诗歌报》《星星诗刊》《当代诗歌》等报刊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受到读者和诗评家的喜爱与好评。2016年8月,他重返诗坛,创作了百余首大量关注生命的诗歌发表在《中国诗人》《四川诗歌》等。他的《祭鹰》获《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奖。16年12月24日,“中华文学奖”在武汉隆重举行颁奖典礼,王跃强的组诗《站在秋天的残骸上》荣获诗歌类作品二等奖。17年1月,获中国诗歌网重庆频道年度诗人奖。王跃强重返诗坛引发关注,被多家杂志网站作为重点文艺人物推荐介绍。王跃强爱诗如命,他认为回到诗坛让自己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人物简介】

王跃强:笔名阿强,《中国诗歌网》驻站诗人,《中国诗赋网》现代诗歌、小说版副主编。曾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作家》《星星》《诗歌报月刊》等报刊发表诗歌作品千余首。作品及创作生平被选编入《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百度百科等30多家辞典和网站。
 

【简评】

王跃强写诗很快,很高产,许是阅历、经验与生活积淀都到了一定程度,如今到了喷发期。这些诗文字简洁、意象新颖、既飘逸空灵又内蕴丰厚,基本功扎实,是那种有根又飞得起来的诗歌,属于我喜欢的那一类。

—— 著名诗人、鲁奖获得者 傅天琳

王跃强的诗歌,属于归来者的诗歌。在他大量的行文中阅读到中年的睿智与思辨,这让他的文字少了烟火,多了清幽,充分的表达出他对生命的敬畏。一个被生活几经磨砺的诗人,把诗歌锻造成自己的乌邦托,做自己的无冕之王。作为他的诗歌编辑,我期待着他的诗歌反光、发热。

—— 《星星》诗刊编辑 黎阳

为诗而生的精灵,穿越在物质和精神两个矛盾世界,游刃有余。跃强的诗有痛感,是发自中年内心针刺般的疼,是从受伤的文字缝隙里挤出来的乳汁。来自生活,高于俗世,他追求空灵、浪漫的诗风,给现实的物象以翅膀,让人为之惊叹。

——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网重庆站站长 徐庶

王跃强把这种“创作欲”所产生的种种幻想,机缘巧妙地将它们交给了我们。我们都能从诗人“创作欲”的力量中感受到被他的“欲与”所控制、所影响的力道,进而被控制在一股潜流之中。

—— 卢辉 诗人,诗评家《诗潮》“中国诗歌龙虎榜”总编

王跃强总能以优美的诗句营造出唯美的意境,而在那些唯美的意境和优美诗语的背后又隐着生活的哲理,人文的关怀,思辩的哲理。诗人的诗无论是在语言、构思、还是意境,都显示出磅礴大气的气势,有时甚至给你匪夷所思的意外惊喜。

——黄锦平《西南作家》杂志社社长

读王跃强的诗,你会不知不觉被他笔下奇诡的意象所吸引,被干净成熟、不落俗套的表达魅力所感染,并为他出人意外的巧妙呈现叹服!

——金指尖《诗领地》创办人兼《四川诗歌》主编

王跃强的诗有一种天马行空与反逻辑思维的恣意,他把现实生活的发生设定给万物与未来,因此他才会说“天空中有条裂缝在私奔”;“鹰是一块飞翔的铁”,“它站在悬崖,悬崖就会勒马/它站在云上,云就会把泪水拧干”。他的诗是可以把时间与空间拉长拉大的诗,但他关照的仍是当下,是关于当下的前世后生。

——宫白云 诗人 诗评家 《关东诗人执行主编》

王跃强有一双诗人敏锐的双眼。他善于捕捉身边的事物,用文字编织一个个美好的意境并融入自己的思想,汇集成一个个彩虹般的梦。无论是爱与痛,悲与喜,思绪都在这个花环中飘逸。

—— 《中国诗赋网》总编辑 雨晴

王跃强是被“咸咸的海水染得深蓝”的诗人,他始终站在浪花上,或听涛或弄潮或与海鸥私语情话,从不失沉稳大气阳刚。他的诗画面感很强,无论鹰、石头、蚂蚁…甚至黎明甚至落日,读者尽管闭目想象,那种感觉会一直蒸腾一直缥缈。

—— 《文学沙龙》总编辑 木子


【访谈】
 

问:你大学毕业后当过记者、编辑,并以擅长写爱情诗成名,被称为“玫瑰诗人”,为什么当时会弃文从商呢?

王跃强:或许是命运使然吧。提到爱情诗,我说几句,刚开始写诗时,正是渴望和碰撞爱情的年龄,所以写下了大量的爱情诗。其中以《男玫瑰》为代表作的系列爱情诗最先在阿红先生主编的《当代诗歌》上发表,后来又陆续刊登在《星星》诗刊、《诗歌报》和《青年作家》等当时全国最具影响力的诗歌报刊上。当时《重庆晚报》副刊有个栏目叫“爱情岛”,我的诗登了不少,诗人陈利民以《好一朵“男玫瑰”,青年诗人王跃强印象》为题写了一大篇评论,“玫瑰诗人”可能由此而来吧。

问:有些人被生活所累,一心追求财富的递增,已经无法静下心来写作。目前你在商界也算得上成功人士,是什么原因吸引你重回诗坛的呢?

王跃强: 财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觉得和写诗关联不大,很多优秀诗人同样是优秀的商人。财富的递増与诗的优劣没有必然的联系,当然,追求精神的“象牙塔”也必须要先解决温饱问题。至于什么原因让我重返诗坛,我想应该是我从来没有真正的离开诗坛,尽管搁笔十多年没写,但我一直关注着有关诗歌的一切信息,因为诗是我的一个梦,是我内心留出的一块净土,我说诗是我灵魂的情人,一点都不为过,这么多年,我对诗的爱有増无减,越来越深。重返诗坛,也许是找回了灵魂的初恋。

问:你在16年下半年重返诗坛以来,创作诗歌达100余首,你的《祭鹰》《站在秋天的残骸上》等获奖作品也得到了业界肯定,并在全国诗人中吸引了一大批“强粉”,能分享一下你的创作经验吗?

王跃强:经验不敢说,也就是遵从内心的感悟吧。最近读到顾城的一篇文章,他说,诗人在感知和表达时,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理性、逻辑、判断、分类、因果关系,诗人在一瞬间就用电一样的本能完成了这种联系,众多的体验在燥动的刹那就创造了最佳的通感组合。比如,看到太阳,一下子就掠过新鲜、圆、红、早晨等直觉观念,想到了甜而熟的草莓,于是就产生了这句诗:“太阳是甜的”。顾诚说的,和我写作时的瞬间经历相吻合。当然,他是大诗人!

问:在你的成长生涯中,什么人或事对你写作风格影响比较大?在你成名前,有没有得到什么人的指点或帮助?

王跃强:这么多年,我读了古今中外很多优秀诗人的作品,较喜欢李白、聂鲁达、叶芝和北岛的诗歌。我的写作风格应该说还没有完全形成或最终确定,我还在探索追求中。我成名前应该说得到了很多大师的指点,傅天琳、杨山、华万里,还有许多诗歌刊物和报纸副刊编辑老师,如《当代诗歌》的阿红老师,《重庆日报》的张亦文老师,《重庆晚报》的胡万俊老师,没有他们,我可能不会写到今天。

问:在你的作品中,鹰,石头,蚂蚁,花这些词汇被提及的频率较高,为什么对这些细微的事物情有独钟?它们是否代表了你某一时刻的心境?

王跃强:的确,鹰、石头、蚂蚁、花朵等具象是我比较喜欢的用在诗里的。鹰象征勇敢、力量、图腾;石头就更宽了,从钻石、宝石到路边的小石子,都有不同的价值和不同的光芒;至于蚂蚁呀花朵呀,更是许多诗人都写过的,只不过是不同的生命体验写出了不同的作品。我喜欢它们,因为它们有声无声、有形无形的告诉了我不可言传的诗意,正好能表达我的思想。

问:著名诗人杨山老师的儿子杨亚平对你评价很高,说你的诗大气磅礴,有深刻的哲学,并认为你是中国非常有潜力的诗人,对此你怎么看?

王跃强:杨亚平先生是作家、诗人,受其父著名诗人杨山的薰陶,他对诗的理解和评判非常独道。他对我的诗歌作品评价这么高,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最近他为我写了好几千字的诗评《王跃强诗歌印象》,比较全面地评判了我的诗歌。至于说我是潜力诗人,也没错,前不久翻读了我九十年代发表的大量旧作,潜力,应该从那时就有了。

问:回归诗坛以来你对诗歌非常痴迷,创作也非常勤奋,为了避免词汇、意境、写作手法、表达方式的重复,你一直在写作方法上作各种尝试,不断创新。请问你心中的好诗是怎样的?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些作品呢?为什么?

王跃强:诗歌作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能说某位诗人写出的诗都是好诗,也不能怀疑某位诗人不能写出一首好诗。好诗是有标准的,我认为最基本的是精巧的结构,优美的文字,和真挚的情感,当然,这是最平常最一般的定义,如果再加上深刻的思想,才具备了一首好诗的组成元素。判断一首真正的好诗我认为可从实体层面,抽象层面和灵魂层面来看,第一层面的诗多如牛毛,不值一提;第二层面的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第三层面的诗才是与生俱来的,浑若天成,横空而出,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这是大诗人的层面。我应该在第二层面到第三层面的跋涉中,目前我自己满意的作品并不多,以后或许会多点。

问:著名诗人李元胜不止一次提到重庆是一座适合写诗的城市,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新生代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一定要注意三点:保持高质量的阅读;警惕地和流行和群体保持距离;控制名利心,别让他伤害到自己和自己的写作。你作为一位写作经验丰富的诗人,对此你怎么看?

王跃强: 重庆的确是一座诗歌的城市,李元胜是这座城市优秀诗人的杰出代表。我非常赞同他所说的,诗路漫漫,必须小心翼翼的努力前行。

问:你的好作品非常多,回归诗坛后你有什么出版计划吗?

王跃强: 关于出版诗集,九十年代我的确没想过。现在觉得还是要把这些散作整理成书,不为别的,最少给我的爱人,我的儿子和女儿留点什么,当我百年之后,他们怀念我的时候,可以看看我的诗。所以我今年将有两本诗集面世。
 

【王跃强诗选】

我要把春天提前一秒
 

花开了,我也不再含苞

我要用风吹的翅膀

把春天提前一秒

那些雪中的黑铁

那些多刺的寒光

今天都飞到哪儿去了

那些痛苦的倾斜

那些心脏不能移植的乌云

为什么不能为幸福祝寿

江山如梦,月如灯

我灵魂的羽毛

逼问着大风胸前的辽阔

我想做一个悄悄开花的人

看粗自己内心的树枝,血流的主干道

看宽花纹细窄的青山绿水,小草的根苗

我的想法,是草丛中醒来的第一只蝴蝶

春天提前一秒

我必须提前一生
 

我们是一群不负春光的蝴蝶
 

一群蝴蝶,化妆成春风的一部分

飞过比花朵重一半的高山

翅膀上的花纹一闪一闪

拽出了世世代代奔涌的大河和小溪

此时离我们最近的是天空

是翘首仰视阳光的草尖和村庄

我们的灵魂,正通过翻卷的蝶翅

完成一段追缅或者遗忘

石头用风缝补着昨天的裂痕

它们的疼痛比风高一个眺望

它们胸口上的伤,和我们没有两样

我们就是一群不负春光的蝴蝶

在细小的飞中飞完自己的一生

我们是匍匐已久的大山

前面举着花瓣,后面扛着枯叶

只任风,吹落身体上的陈旧与鲜艳
 

我的鹰是一块飞翔的铁
 

我不想让那鹰做的悬崖破碎

一瞬间变矮

我要看它从天空抓来云朵

让那一团团白露出刃来

我的鹰一生热爱高处不胜的寒

从不用利爪划伤一点点蔚蓝

我的鹰是一块飞翔的铁

眼里燃烧着尖锐的火焰

熄灭是雷声砸断闪电的事

我的鹰,是龙卷风的朋友

可以将大海推上天空

它的翅膀,是一只巨大的火凤凰

伟大的诗人,痛苦的灿烂

盘旋在它的倒影中,浑身是雪的高山

在滚滚落日中扶直了仰望

我的鹰,是铁打的男人铁打的硬

它只与石头结亲,不与任何一条河流私奔

它站在悬崖,悬崖就会勒马

它站在云上,云就会把泪水拧干

甩掉黑色的湿夜和灰色的枯梦

我的鹰,真是一块飞翔的铁

它分开了身后蛇皮一样的阴影

我看见的是一块,真正的天空

(作者:罗晓红)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吾爱小说网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