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作家访谈 >

徐庶:诗歌不仅是“解药”,更是一味“良药”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02-17 13:56:16

【人物简介】

徐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重庆站站长、重庆沙区作协副主席。参加鲁迅文学院第29届高研班、第2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供职于重庆日报报业集团。 著有诗集《骨箫》《红愁》《梦落花》。《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潮》等刊发诗。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排行榜》等选集。获世界华文诗赛奖、中华文学奖、《星星》诗赛奖、《诗潮》诗赛奖、上海诗歌节一等奖。《中华文学》“年度诗人”、第2届“中国十佳新锐诗人”。
 

名家评徐庶

也许是因为有着新闻的背景,徐庶对现实和生活的观察带有自己独到的视角,在其诗性的叙述和描写中,深藏着自己的判断和思考。

这样一种诗意与哲理融合的风格相当不容易,徐庶也因此在当代诗人中确立了一种独特的个人风格。

假以时日,相信徐庶还可以走得更远更好。

——著名诗人、《诗刊》副主编 李少君

 

近年来,徐庶的诗歌创作异军突起,是重庆诗人中的佼佼者。

——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邱华栋

在我40年的诗歌创作实践中,我偏爱诗性智慧,远胜于诗意本身——现在,我似乎又找到了有着同一偏执嗜好的人。徐庶诗歌注释或者可以说解构着他的诗歌立场,以及诗歌语言的精密度。诚实向内凝聚、善良向外发散,徐庶的忧患是执着的,悲悯与关切情怀又是弥漫的,它们感染你,却不牵强你的思想;它们刺痛你,却不伤害你的情感;它们被你消化,却不消化你。徐庶诗歌,在自省中向内发力,在淳朴的大地上纵情歌唱。

——著名诗人、《诗选刊》社长 简明

诗歌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认识这个世界与我们自己的一个有效的角度,你如何理解诗歌,你就如何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徐庶在用他的方式给我们讲述着他与这个世界的关联,包括新奇、冲动、爱怜……甚至慌乱。

——著名诗人、《星星》诗刊主编 龚学敏

徐庶的诗,是经过洗练的。他将诗歌的节奏和伸展的能量,把握得自如洒脱。他在诗歌的进展中,将场景和理性突然放大,给你意想不到的高和惊奇,让你为之心动。当然,诗歌的无限拓展和无限可能,都需要诗人做最大的努力,明天的写作才是最好的。

——著名诗人、《诗林》主编 潘红莉

 

:刚刚过去的2016年是你文学创作全面爆发的一年,可谓“五喜临门”:加入中国作协、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参加第2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参加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诗歌上《人民文学》。能谈谈体会吗?

徐庶:不敢说是爆发,感谢中国作协、鲁院、重庆作协等各方的阳光雨露,这一年确实经历了很多,自己也有一个蝶变,有些经历是我文学生命中宝贵的风景,心怀感恩和敬畏,诗与远方,永远在路上。

:近年来你对诗歌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为什么对诗歌情有独钟?

徐庶: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迷恋诗歌,后来有20年从事新闻工作,近5年才重拾诗歌。最初我是把诗歌当一味“解药”,人都是有病的,尤其是作家诗人,拿诗歌给自己疗伤,也营养他人。其实,诗歌不仅是小我的抒情,更是一味“良药”,是时代的文字先行者,是大我的,是人类开掘内心世界的前驱。永远未知的前方,奇妙无穷,这是诗歌的魅力,也是我痴迷的原由。

:你心中有没有崇拜过谁呢?什么人或事对你写诗有很大的影响和帮助?

徐庶:其实,每一个诗人都是自己的偶像,精神的高峰在自己内心。商震、李少君等,对我的诗歌帮助和影响很大,还有全国各地一大批前辈、诗友,都是我不断前行的力量源泉。

:诗人洋滔曾评价你在营造诗歌的陌生化上做得很好,他说你的不少诗歌是诗歌陌生化创作实践的典范!对此你怎么看?你眼中的好诗有标准吗?

徐庶:所谓创作,就一定是新的,新即陌生化。如果一首诗没有独特的诗意,语言也完全重复别人的话,则可以扔进废纸篓了。“不要做语言的搬家公司”,意思是说,要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表达,一首诗中至少要有一句是天下诗人都没说过的。关于好诗,不同的诗人有不同的看法,但诗歌的音乐感、画面感和建筑美,是基本的元素。

:重庆是诗歌重地,诗人众多,作为一名近年在中国诗坛崛起的实力诗人,你有写诗的绝招吗?

徐庶:不敢在此谈什么绝招。重庆确实在全国都称得上诗歌重地,诗歌土壤丰厚,名诗人辈出,我也不断地在向他们学习,向生活学习,向时代学习。个人认为,写诗的两个方向值得初学者重视:一是往内心用力(诗歌是抒情的产物,要直抵内心);二是反方向用力(即反常理、反常识,才会出新)。

:诗人好像习惯圈子社交,但外界觉得圈子文化不利于壮大诗歌,你怎么看?

徐庶:我首先要向所有为重庆诗歌努力的前辈和同行诗人致敬。诗歌当然是个体劳动,但文学是共通的,人性是开放的,需要诗人们携手努力。几代诗人,但真正建立了“三个体系”(理论体系、技术体系和阅读体系)的诗人为数并不多,不少诗人还处在“凭感觉写”的业余状态,因此,很有必要多传帮带,抱团取暖,共同进步,多出成果。

:如今多元化的写作方式频频出现在诗坛,口语化写作方式令众多诗人争论不休,你对这些现象怎么看?

徐庶:自《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诗歌基本上是贵族玩的。自1918年胡适等人开创新诗写作以来,百年新诗才真正走进百姓。如今,诗人如雨后春笋,诗歌活动一波盖过一波,总体来讲,这对诗歌繁荣是一件好事。诗歌口语化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不过,那种“口水化”的写作,摒弃了诗歌的传统美学体质,我并不欣赏。我倾向于现实主义题材,及物的切入,辅以浪漫主义的表达那样的诗风。

:你认为写诗是单纯的天赋还是需要技巧呢?对爱好者而言,在写诗的过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

徐庶:诗人众多,为何真正成为大师者寥寥?除了机遇、人脉因素,当然归结于一句话:诗歌是天才干的事儿。有的诗人一眼就看得出,激情喷发,从骨子里散发出巨大的诗歌气场。当然,也有天赋并不突出,靠挖掘人心、人性和诗学精髓而写出佳作的诗人,他们勤奋、有痛感。诗歌创作与人的学识、经历、性格等都有关系,创作也是百花齐放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但诗歌写作中基本的用语规范、情感真实、结构完整、意向明确等要重视,否则,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瑕疵。

:你儿子徐毅也是全国00后中很火的诗人,6岁写诗,9岁入重庆作协,9岁在《诗刊》头条发组诗,12岁在《人民文学》发诗。中国诗歌网、《芒种》、《黄河文学》等都刊发了你们“父子诗人”的诗歌,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做为一名家长,能谈谈你是怎样培养他的写作兴趣的吗?

徐庶:感谢诸多前辈对徐毅的栽培。就一句话,不做命题作文,写什么、怎么写,完全由他自己做主,不限制他的思维,自由生长就是最好的生长。计划等他上大学后,我才会教他写诗的技巧。
 

徐庶诗选
 

所悟
 

风起,我才看见

平日矜持的树木内心

藏着一道雷电之手

往风的裂口里

有人伸进一把爪子

试图掏出什么

伸出一半又缩了回去

风被风灌满时

如同睽睽众目被谎言灌满

一样安静

此刻,灯火被闪电灌满

我才所悟,为何右手

不可一生紧握的是

自己的左手

(原载《人民文学》2016.7期)
 

刚才

院子里站着一桌石凳

石凳站着,还攥着温度

院子里一定坐满了人

刚才

烟缸里倒下一排烟蒂

烟蒂倒下,眼睛还睁着

烟缸里的话还没说完

刚才

刚走的人会不会突然

回来

(原载《诗刊》2015.11月上半月刊)


(来源:书香重庆网  作者:罗晓红)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