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抗战重庆的历史描述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12-04 16:59:25

——读王雨长篇小说《碑》

田由

抗战重庆是个宏大主题。这个宏大主题覆盖着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等题材分支。只要深入开掘,每一个分支都可以写出厚重深邃、生动丰富的作品来。改革开放以后,不少文艺家开始关注这个题材领域,创作出话剧《报童》、《陪都新闻》、电影《重庆谈判》等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多是以表现我党的革命活动或国共两党的斗争为主。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对抗战的评价更加全面、科学。于是抗战重庆题材的开拓也更加广阔。重庆作家以近水楼台的优越条件率先探索,笔触广泛地深入到了经济、文化、社会等题材领域,陆续出版了《雾重庆》、《周恩来在重庆》、《迁》以及即将出版的《盐战》。王雨的《碑》无疑也属于这一题材系列。

《碑》以竖立在都邮街的那座历史丰碑为轴心,塑造了宁孝原、倪红、赵雯、袁哲弘等一系列艺术形象,生动地展示出那个年代山城重庆的历史风貌和风雨历程。

在王雨的笔下,碑不仅是典型环境,更是一种象征。他在小说的题记上引用了《说文》中关于“碑”字的解释:碑,竖石也。

小说写到了重庆大轰炸,而宁孝原、倪红遭遇的大轰炸正在都邮街的那座碑——精神堡垒附近。他们和重庆人民一样并不畏惧日寇的疲劳轰炸,那个残存在断墙上“越炸越强”的标语,就是他们顽强不屈的写照。哪怕敌人狂轰烂炸,重庆人饭照吃、舞照跳、戏照演,这样当我们看到宁孝原和袁哲弘走进抗建堂观看话剧《屈原》的时候,看到他和犹太人朋友斯特恩出现在“心心咖啡厅”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就不是一两个具体的情节,而是重庆人性格中的自若与乐观。在宁孝原、倪红、赵雯、袁哲弘身上,王雨倾注了相当的笔墨,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功。

当然王雨的意图还不止于此,他试图刻画众多的人物群像,从冯玉祥、李德全到卢作孚、杨灿三乃至毛泽东、周恩来,从孔二小姐到长江大侠吕紫剑,他想用各色人等来构成色彩斑斓的抗战重庆的社会全景式生活画面。除了大轰炸外,王雨不失时机地描述了大隧道惨案、雾季公演、石牌保卫战、中苏友协酒会、抗战胜利等重大事件,他想通过这些大事件浓墨重彩地展现历史风云的波澜壮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碑》似乎是在书写一幅全方位的历史长卷。

抗战重庆是个大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各派政治力量、各种社会贤达、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身不自主地演出风格不同的活剧。王雨通过对他们活动、行状的描写,完成了他对抗战重庆的历史描述。自然,这一切都是围绕宁孝原、倪红命运的起伏跌宕展开。

王雨笔下的碑不仅是人物命运的见证,还是时代变迁的见证。从精神堡垒到抗战胜利记功碑,再到人民解放纪念碑,这座丰碑经历了整整十年的时代天翻地覆的变迁,而人物的经历也在这大时代的变迁中凤凰涅槃。宁孝原从一个国民党军官投入共产党怀抱,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物命运的最终归宿。王雨很细致合理地勾勒了主人公命运转变的过程,这是小说呈现给读者的又一大亮点。

如果我们联系到王雨的“重庆移民三部曲”来看,从宁徙(《填四川》)、宁承忠(《开埠》)到宁孝原,宁孝原身上似乎有一种历史的纵深感。这种纵深感也同时体现出王雨小说题材的延续性。

王雨早期的作品多是现实题材,近十年,他专心重庆历史题材的创作,取得不俗的成绩。记得当年讨论他的长篇小说《水龙》的时候,评论家们不无善意地希望王雨实现从粘贴历史到描绘历史的转变,他的“重庆移民三部曲”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可喜转变。

和许多重庆作家一样,王雨描述抗战重庆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是地地道道的重庆城区人,非常熟悉从小长大的这片土地。那些人物,那些地方,那些往事,那些传闻,提起笔来无不历历在目。为了写作《碑》,他又一头扎进文史资料里,可以说是做足了功课。占据天时地利的王雨写起那个年代的重庆来才那么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我想这也是《碑》取得成功的原因。
 

(田由,本名陈文明,作家、评论家)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