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一个被历史埋没的人和一批挖掘他的人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11-30 16:24:20

——惊奇于《钟云舫全集校注》和《钟云芳研究》二丛书

斯 原

认识的对象可谓多矣,大凡自然万物、社会万事、思维万端均可列入其中。读书,如果能够使我们增加新的认识对象,特别是有价值有意义的认识对象,就算有所得。而认识得越新鲜越深刻,所得就越大。反之,如果读了书,没有增加新的认识对象,或没有新的深刻的认识,那就是此书的或此种阅读的失败。

我最近翻阅了《钟云舫全集校注》丛书和《钟云芳研究》丛书,增加了一个新的认识对象,对原有的一些认识对象增加了新的更深刻的认识,收获较大。所谓翻阅,指两套丛书均为鸿篇巨制,共14部皇皇巨著,未能深细而只是粗浅地阅读之。新的认识对象是这两套丛书指向的重庆市江津区(原四川省江津县)人钟云舫,原有的认识对象则主要是这两套丛书的主编兼主要作者之一、也是江津人的黄中模和参与这一工程的一大批专家学者。这两者都使我吃惊。

先说钟云舫。原先我对他一无所知。这不完全怪我孤陋寡闻,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晚年编纂的著作《振振堂》集虽然于1906年初版,于1909年增加续编再版,乃至他1911年去世后直到1937年间多次出版,但均系“自刻”、“石印”或“手写楷书”,数量有限。而从1937年到1986年,由于特殊历史原因未曾公开出版和发表,更不要说其间文革中其后人为远离灾祸,将其书版及存书丢在旧宅天井内,火烧三天三夜。因此在长达将近60年中他基本是一个被历史埋没的人。1986年至今,虽然媒体偶有披露,但非常稀少,一般人不大容易关注。

读丛书大吃一惊。原来江津;不,原来重庆;也不,原来中国,还有过这样一个人。他现在已经被确凿无疑地公认为中国的“联圣”。在中国称“圣”是不多的,除了孔孟等圣人外,在文化上不外书圣王羲之,画圣吴道子,茶圣陆羽,诗圣杜甫等屈指可数的几位而已。钟云舫被称为“联圣”,盖源于他在楹联方面的高超造诣和突出成就:一者,量多。平生创作楹联4000余副,《振振堂》集中有联稿4卷,收联1800多副,无人可比肩。二者,质高。其楹联题材广阔,内容新颖,思想深刻,手法多样,风格娴熟,艺术上乘,实为中国楹联艺术之集大成者,无人出其右。三者,特色鲜明。拿长联来说,过去云南昆明大观楼长联(共180字)号称“天下第一长联”,其实钟云舫最擅长长联创作,许多作品字数都超过了它,而最长的一副是江津县临江城楼联,共1612字,将近是其9倍之多,这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长联”,无人不叹服。

他现在还被确认为重庆历史文化名人。与其说“联圣”的尊荣是楹联专业至高无上的称号,那么历史文化名人乃是涉及历史文化多个领域的尊称,内涵更加宽泛。这,钟云舫也是当之无愧的。他不但是“联圣”,而且是杰出诗人、散文作家和戏剧作家。在《振振堂》集中,除了联稿4卷外;还有诗稿2卷,收入诗歌200多首;文稿2卷,收入散文30多篇。在上述诗、文、联作品共8卷之外,还著有戏曲《招隐居》传奇和唱词《火坑莲》2种。因此在《重庆历史名人典》中,钟云舫被列入100位重庆历史文化名人之中。此点对于重庆来说具有特殊意义。众所周知,在重庆古代文化史上,好像很难找到一位顶级的文化大家,故有“巴出将、蜀出相”之说。现在挖掘出钟云舫,说明巴渝不只有下里巴人、竹枝词和码头文化,而且有与伟大世界文化名人——被称为“诗圣”的杜甫等——相媲美的“联圣”钟云舫为代表的高雅文化。

他现在还进而被尊崇为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爱国忧民、侠肝义胆的中国近代民主思想启蒙先驱。确实,书中突出了钟云舫从壮年时代起,就以一双俊眼看世界,主张引进西方文化,宣传民主思想,拥护变法维新,响应民主革命。譬如从他创作的楹联有大量反映绸厂、纸厂、瓦厂、锅厂、竹厂、木厂、糖厂、染厂、碗厂、藤厂、铜厂、炭厂、玻璃厂等现代工厂题材的内容,涉及客栈、茶社、餐馆、烤房、鞋铺、花铺、镜铺、刀铺、药铺、照相铺等晚清商界各行各业,说明他看到发展工商业对富国强兵的重要性,难能可贵。

再说黄中模。对他原先倒是知道一些。他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国际知名楚辞研究专家,从1981年出版与楚辞有密切联系的《郭沫若历史剧〈屈原〉诗话》为发端,涉入楚辞研究的历史长河,一发不可收,在其中披波斩浪,畅游20多年,发表、出版研究成果共200多万字,同时从事了大量有关楚辞的教学、论争、组稿、编辑等工作,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因此当我看到手头这两套丛书时暗暗惊讶:怎么?楚辞专家改行了?

及至翻阅丛书方才恍然大悟。原来黄中模做此事源于两点:一者他与钟云舫同是江津人。因此当时任江津旅游局副局长的邹鸿光把自己收藏的《振振堂》集8卷送到他家里,要他研究一下,看看这部书有何价值后,他很快被这部伟大著作所征服,感到作为江津人有责任研究和传播之。二者他被钟云舫“天下第一长联”的一个眉批所吸引。这个眉批是《振振堂》集的评点者郑埙所作出,写的是“千古一《离骚》,千古一长联矣”。《离骚》他当然清楚不过,那是“可与日月争光”的伟大诗篇。那么长联呢?同样,他初读即为其奇幻瑰丽的宏裁所反映的丰富深刻的历史现实所震撼,从而一头投入研究和著述工作,并担任该研究编委会主编,该研究课题组负责人,两套丛书主编,14部著作中5部的主编和专册《钟云芳评传》的作者。

黄中模做学问,一向重视收集、整理、鉴别资料,让事实站出来说话,这在丛书中可谓俯拾即是。如说到钟云舫的出生,他写了这样一段话:“时光进入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农历丁未八月初七的深夜卯时,在四川东道重庆府江津县笋里一都二甲,青草碚燕子坪手爬岩前(当时二甲治所设在高牙铺,今江津区几江街道办事处高牙村;在钟云舫时期隶属一德镇,今龙华镇管辖)的一处钟家老屋里,一个奇特的生命呱呱降生了。”这里的年月日时,这里的省、道、府、县、里、都、甲、碚、坪、岩、家、屋,把时间地点交代的再清楚不过,详实、准确、不容置疑。

“校注”和“研究”这种体裁,不能离开原作,但可以且必须加入校注者、研究者的东西,对此黄中模了然于胸,并且做得谨慎妥帖。如钟云舫在《振振堂》集自序中,自称硬汉,“万不剿人一语。记得少年时虽未阅《红楼梦》,而所作《燕姬吟》之前4句,竟与林黛玉的《桃花行》雷同,因此诗稿中未收入此诗”。黄中模认可此说,且评述道:写美女与桃花相依思春,文学上由来已久,《诗经》的《桃夭》、《园有桃》,《太平广记》上的《题都城南庄》,杜牧的《叹花》,戏剧中的名著《人面桃花》等均是,出现相似不足为奇。读来饶有兴味。

当然黄中模在校注和研究中加入自己言论是有重点的。如《钟云芳评传》写到钟云舫“天下第一长联”时,他不吝笔墨,从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两个大的方面,分8个专题,用了13个页码的篇幅,对这一中国楹联优美殿堂难以超越雄视万古辉映日月的艺术极品,进行了鞭辟入里、淋漓尽致的分析、评述,使读者对长联的内容、意义、价值、作用、风格、境界、手法、韵律有全面而真切的了解。

黄中模在挖掘钟云芳的工程中起到重大、不可或缺作用,但这一工程的完成总体上应归功于组织的重视和集体的劳动与智慧。前者,这一课题被列入重庆市人民政府“十一五”社科规划重大项目,多位领导同志担任主任、副主任,是当时建国以来资金、力量、时间投入最多,成果最丰项目。后者,重庆大学、西南大学、重庆工商大学等高校及其他各界数十位古典文学专家组成多个专家组开展研究、著述,除黄中模外,敖依昌、谭大樑、王达政、董味甘、杨启华、黎新第等等均在其列,紧张时,许多师生加入,为此工程做过贡献的人数达200左右。知此,同样吃了一惊。

两套丛书已经由中央文献出版社隆重推出,这中间凝聚了参与者几多心血,展示了他们怎样的组织统揽能力、学术研究功底和具体写作才华,读者自会感知。对钟云舫的挖掘、发现、抢救、梳理、研究、讲述、评价所具有的现实和潜在的重大意义将与世并存,读者会感慨之,钟云舫若泉下有知,也会。

读两套丛书,很费功夫,但能认识一位奇人、一批专家学者和他们的带头人,我觉得很值。读者诸君如若不信,可以一试。中国的读者,尤其重庆的读者,更尤其江津的读者。


(《钟云舫全集校注》丛书,7卷;《钟云芳研究》丛书,卷册。二丛书均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斯原,本名师运山,任教于重庆通信学院,已退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副会长。)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