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凤兮凰兮,吾心所系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11-14 14:22:23

——序陈循甫诗集《凤鸣南疆》

斯 原

凤,乃凤凰之简称。95年前的1920年,郭沫若在其新诗《凤凰涅槃》引言中称:“天方国古有神鸟名菲尼克斯,满五百岁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鲜美异常,不再死”。又称:“此鸟殆即中国所谓凤凰:雄为凤,雌为凰”。《凤凰涅槃》是中国新诗的问鼎之作,郭氏靠它夺取了中国新诗的天下,在中国新诗的开山鼻祖胡适之后,使新诗的质量得到提升和飞跃,成为实质上的中国新诗奠基人。

95年后的2015年,我又读到一本与凤凰有关的大部头诗作,就是篇幅远远超过《凤凰涅槃》的陈循甫的诗集《凤鸣南疆》。全诗3000多行,是不满300行的《凤凰涅槃》的10多倍。取材上世纪70年代10万知青从京、沪、蓉、渝、昆等大城市来到西双版纳,加入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的艰苦卓绝生活,离奇诡异遭遇,和他们起伏跌宕的人生命运。分为叙事诗《望云南》和抒情诗《西双版纳 我的养母》两部长诗,一则慷慨激昂,充满阳刚之气;一则缠绵悱恻,饱含阴柔之情,恰如《凤凰涅槃》中的“凤歌”和“凰歌”,读中不能不被强烈感染。掩卷沉思,感到值得肯定之点有二。

一、立意高远,内容大气磅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知青题材,这些年的文学作品并不少见。这是一个敏感题材,搞不好就会出现偏差。陈循甫可喜发现这一题材并非只能表述怨艾悲戚和颓废消极的情感,同样可以宏大叙事,可以忧国忧民,可以赞颂劳动创造,可以讴歌绮丽爱情。他从“屯垦戍边”的中华传统,新中国建立之初西北、西南、东北三个战略方向成立生产建设兵团的重大决策部署写起,然后全方位、多侧面地展示10万知青在西双版纳参加“屯垦戍边”的波澜壮阔画面,一直到知青进京请愿要求返城,党中央拨乱反正,邓小平救苦救难。叙事方面如独身一人斩杀蟒蛇、活捉缅甸飞行员、性压抑性苦闷、卧轨请愿、邓小平发话“让娃娃们回家”等等,写的都很真实,是精彩看点。抒情方面,围绕“西双版纳我的养母”这一核心意象,把10万知青望云南、怜云南、想云南、感恩云南、怨恨云南、祝福云南的复杂丰富而又火热深沉的款曲尽情喷涌,读来令人心潮起伏,难以遏止。

二、下笔谨慎,形式力求精致。作者陈循甫作为当年10万知青的一员,为了这部诗集的创作,不但掌握了大量真实素材,拥有真情实感,作了精心构思,而且在诗歌形式上苦心经营,前后花了20多年时间,18易其稿,完成了这一呕心沥血之作。《望云南》以7字句式为主,杂以3字句、4字句、5字句和10多字的长句式。通篇押韵,根据诗情发展的需要,适时换韵。诗行排列上独自创立了一行两句间或一句的方式,一句多为3字句,且每每重复,读来节奏感极强,非常新颖。《西双版纳 我的养母》以楼梯式排列,较好抒发内心汹涌澎湃的感情波涛。通篇也运用了押韵换韵之法。两部长诗在语言方面,选择有代表性的地方词汇入诗,给人一种亲切感。如一读“啊拉”“拎得清”“戆督”等就知道是上海知青,而一看“天棒”“尕尕”“脑壳”等便晓得是重庆崽儿,等等。应当说,作者原初只有小学文化水平,诗写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如果高水准要求的话,还有一定差距。我感到需要提升的主要是诗语的创造、运用和诗的艺术表达。这方面我与作者有过交流,他说考虑到主要是写给当初的10万知青看的,而他们文化程度都不高,所以尽量写得通俗明了一些。确实,通俗是通俗了,一看就明白,与当下一些谁也看不懂的诗不可同日而语。但过于通俗直白,很多句子类似快板书,减弱了诗味,不无遗憾。另外,意象手法的运用是中国诗赋比兴传统所要求,不可忽视。

凤凰自古就是光明、幸福、爱情的象征,《凤凰涅槃》以澎湃的热情歌唱了一个神奇的故事,用凤凰满500岁衔来香木自焚,在烈火中得到重生,象征我们古老祖国在新时代的重生以及诗人自己的重生。《凤鸣南疆》虽然通篇没有写到凤凰,但书名本身明确告诉我们,他是把包括自己在内的当年10万知青看成浴火重生之凤凰的,他是代表他们在鸣唱,或者也可以说是10万知青凤凰在集团鸣唱。听吧,即即!即即!即即——凤的;足足!足足!足足!——凰的。凤兮,凰兮,唱在我们心上。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