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镜上与镜下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11-14 14:21:26

——序《用生命耕耘文学——聚焦郭久麟》

斯原

这部巨著是一个镜子,用于聚焦的镜子。镜上是聚焦者,镜下是聚焦的标本。原始标本是郭久麟和他的作品,直接标本是对郭久麟和他的作品聚过一次焦,因而形成的各种各样说法和评价。对直接标本的聚焦属于再聚焦,虽然仍不能离开原始标本,但在镜下阅读、观察、分析的对象主要的已不是郭久麟和他的作品,而是第一次对之进行聚焦而形成的结论和意见。

郭久麟是一个文学奇迹。奇在一个“全”字上,而且是一个双料的“全”。一料是指他对文学的从读到写再到教和研的全覆盖。他的读不是从一般爱好角度出发的泛泛而读,而是当成自己生活、工作的方式和内容,直到把自己“读”成学富五车的学者。他的写不是偶尔为之附庸风雅,而是矢志不渝持续数十年,及至把自身“写”成著名作家。他的教不是仅仅为着养家糊口勉当孩子王,而是潜心治教孜孜不倦,暨而把学生“教”成大批有用之才,把自己“教”成教授导师。他的研不是给予一定关注出了一些成果,而是瞄准学科前沿攀峰补缺,以至把他自己“研”为行内的专家里手。

另一料便是他对文学的读写教研覆盖了文学的方方面面,不但有文学作品的小说诗歌散文戏剧影视传记报告等,而且有作为文学领域内的文学理论文学批评文学史文学鉴赏等等不同学科。以上两个全覆盖,如果用排列组合的办法展开的话,将是一个庞大系统,非常繁杂,我们只在头脑中想象一下它钩织的网络就可以了,不必细列。文学的每个方面都需要天份,只要在任何一个方面取得较大成就,就会被称为天才,而郭久麟在文学上的功绩是全方位多方面的,所以不论大小,他被认为这一领域一个并不多见的“全才”是不算过分的。

所以数十年来他一直被广大读者和文学圈子里的人所关注,不但被读者所阅读所熟悉所好奇所热爱,而且被评论家、研究者所敬重所论说所评判所研讨。如果说一般的阅读只是散点式地观看和浏览,谈不上什么聚焦的话,那么评论家、研究者们写出的介绍、评价、批评文章和读后感之类一般都选准了一定角度,集中了一定主题,发表了一定意见,都可以说是对郭久麟和他的作品的一次聚焦。收集在这部书里的资料就是那一次次聚焦的结果。那次聚焦镜下是郭久麟和他的作品,其分类情况该书目录已经列出,随便翻一下便一目了然。镜上情况比较复杂,按聚焦者的情况看,我大体划分了一下,有以下5类:

第一类是省部级以上党政军领导和宣传文化教育出版等部门官员如童小鹏、万伯翱、何建明、黄启璪、冯克熙、何事忠、陈文、廖其康、严昭柱、赵骜、孟伟哉、陈兴芜、秦光龙、陈川、王明凯等人。第二类是专家学者如桑逢康、杨金廷、王红升、刘扬烈、赵白生、李敬敏、傅德岷、陆文碧、胡国强、曹廷华、尹在勤、黄中模、曾绍义、彭斯远、王维玲、尹均生、万龙生、何元智、何宗文、全展、汪大波、袁智光、邹定武、叶语等数十人。第三类是诗人作家如臧克家、沙汀、贺敬之、沙鸥、梁上泉、何元智、刘江生、冉庄、孙善齐、董味甘、张华、杜承南、唐德亮、张庆豹、斯原等数十人。第四类是他的家人、亲友、社会各界人士如郭久容、吴日华、李龙燕、石川恭子、刘先齐、谭丕龙等数十人。第五类是记者、报人或文化新闻单位等数十人(家)。这里的分类当然具有相对性,因为不少人的身份是多重的,不再细列。只从上列名单就可看出郭久麟及其作品被关注的高度、广度和深度。

如果说镜下的郭久麟实现了对文学读、写、教、研和对文学作品、理论、批评、鉴赏、文学史的两个全覆盖,那么镜上对郭久麟及其作品的聚焦同样实现了两个全覆盖。一个是对他一生经历的全覆盖,这主要反映在多篇(部)郭久麟传记、小传、报告文学、通讯、访谈等纪实作品中,一般从他的出生一直写到该篇(部)作品杀青时止。另一个是对他作品的全覆盖。他最早发表出版、影响较大的作品,可能要算为老红军廖其康代笔的回忆录《随卫敬爱的周副主席》,1978年2月出版,广被转载,多家媒体发表编者按读后感等,但因为这部书未署他的名字,这方面有关的大部分资料均未收入镜下,只是临出版前找出了童小鹏同志接见郭久麟时的一篇谈话记录和以廖其康名义写的后记。此后我们见到的比较早的聚焦郭久麟作品的文章,应当是1983年2月时任四川省委宣传部陈文副部长为其《罗世文传》所写的序言,而最晚的系重庆电视台采访他的一篇谈话,比较深入地谈了他的事业成就和内心想法,出自今年4月《袁隆平传》出版之后。值得指出的是后一个全覆盖中往往同一部作品被多人评说,其角度、见解不尽相同,相得益彰。前面他的两个全覆盖是因,后面对他的两个全覆盖是果。这4个全覆盖均根源于本书准确、深刻、鲜明,令人肃然起敬的标题所揭示的内涵——郭久麟“用生命耕耘文学”。

人类的眼睛是单眼,而有些昆虫等动物是复眼,其眼睛由许多小眼睛组成,各有其不同分工。比如蜻蜓的小眼睛有看近处的有看远处的有测速的等等,这样它就看得比较真切。如果我们把第一次聚焦郭久麟和他的作品的文章比作单眼,那么这么多单眼汇在一起就构成了观看郭久麟和他的作品的复眼,是一次再聚焦。也许,阅读这部书,进行再聚焦的人不会很多,因为从文学理论角度看,这已经属于作品研究作家研究文学鉴赏的内容,具有文学专业的性质。但经过复眼的再聚焦,会看得更真切更全面更系统,这对郭久麟和他的作品的评论者、研究者,再推开一步说,对一切关注关爱文学的人,无疑都是有益的。我想这部书的直接意义大概在此。

郭久麟的本职工作是教师,他在三尺讲台一站就是数十年,取得那么多那么上档次的教学科研成果,赢得万千学子交口称赞,成为教师中并不多见的翘楚。这部书提供的资料完全可以作为教育学、人才学的个案,对于怎样做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怎样成为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杰出才,具有广泛意义。

文学教学与文学创作不是一回事,文学教师与作家是两个行当。实际上郭久麟绝大多数文学作品,是在他出色完成繁重教学任务的前提下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出来的,这对于有志于从事文学创作而绝大多数不可能成为专业作家的人,特别是对于广大文学青年,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像他那样钟情于文学,像他那样热爱生活,像他那样勤奋阅读深刻感悟,像他那样舍得用生命耕耘文学,就一定会有好的收获。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