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昂扬诗情若飞花——浅析林克于早期诗歌创作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05-08 13:08:42

作者:曾绍仑

在重庆文坛作家、诗人群中,低调人林克于小有名气。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他就加入了市作协,并在《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商报》、《重庆晨报》、《江河文学》、《中国海员》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300余首,散文、报告文学150余万字;有作品入选《长江文学精粹》、《重庆崽儿重庆妹》、《微型诗500首点评》、2015《重庆小小说年选》等数十种文学选集;曾与人合著散文集《长江三人行》和报告文学集《缺陷者的鲜花》、《巴渝画家传》、《重庆当代画家传略》;个人出版纪实文学集《跋涉—成功者的行程纪实之一》和《奋进—成功者的行程纪实之二》。因其作品的影响,林克于的名字被许多作者、作家、诗人和读者所熟悉。

林克于创作勤奋,学历不高却自学成才,于2001年获得由市总工会、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经委、市科技委、市教委等部委评定的重庆市自学成才三等奖。林克于是写作多面手,先从写诗入手,再散文,再纪实文学,再就是曾经风行一时的商业故事和随后的小说创作,虽然都没有大的影响,但却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一些成就。本文重点谈谈他早期的诗歌创作。

林克于文学创作是从1980年代开始的,诗歌亦然。重读他早期的诗歌,给人的感觉是,爱情诗醇美如酒,哲理诗意蕴深沉。

情浓似酒的爱情诗

林克于开始写诗时,已是三十多岁,那个时候他是重庆长航局轮船上一名水手,漂泊于川江之上,照理说早过了“做梦的季节”,然而诗歌却与他有缘,缪斯女神与他亲切握手,于是他紧紧抓住每一个灵感闪现的瞬间,写下了一首首爱情诗,尽管这些诗已过二十多年,但今天读来依然让人怦然心动。诗句中流露出一个水手对情爱的理解。如短诗《情感风暴》:两片陌生的帆/驶进同一海域/不经意的瞬间/发生船吸/你灿烂的微笑/掀起我情感风暴/平静的心海/顿时涨潮。

写这首诗时,作者处在中青年交替之季,但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依然如故,我猜测,这首诗可能是在邂逅了一位意中人,心潮澎湃,激情兴奋之时的即兴之作。在这首诗中,他所用的比拟如“帆”、“ 海域”、“ 船吸”, 都是船上生活的具象化,也许这就是爱情在克于笔下的另类表达吧!

又如,短诗《深夜 有人敲门》月光下/你踏响清脆的足音/敲击着我心的门/我不敢睁开疲惫的眼睛/怕你像风一样悄悄远行/我们停泊在界河两端/多想靠近你温暖的岸边/当向你走去/眨眼间/留下一个长长的遗憾。

在《深夜 有人敲门》这首爱情诗中,作者写的是一种梦境,但他仍然用了“停泊”、“界河”、“岸边”等意象。在这里不难看出,作者对船员生活体验的摄入已是驾轻就熟,随手拈来即可入诗。而且用这些熟悉的意象写出的爱情诗,真的情浓似美酒,读来令人陶醉。

喻意深刻的哲理诗

哲理诗通常是表现诗人的哲学观点、反映哲学道理的诗。这种诗内容深沉浑厚、含蓄、隽永,多将哲学的抽象哲理含蕴于鲜明的艺术形象之中。林克于写的哲理诗,却是他对事物的独道理解,长期生活的磨炼,使他的哲理诗显得既深沉也豪放,既具体亦抽象。比如,短诗《煤》,埋没时/从不呻呤/沉默中/把光和热蓄积/即使再过一千年出土/生命的光辉/依然燃成太阳一轮。林克于深谙“诗言志”的道理,在写诗过程中,他巧妙地将“言志”运用到他的诗句。

林克于上世纪五十年中期出生于川北一个偏僻的农村,因种种历史原因仅读了三年村小便辍学回家务农,1972年时来运转,顶替父亲工作,跳出农门,来到重庆跑船。然而在船上工作也并不顺利,因既没“背景”,也没文凭,到写这首时仍是一名水手,处在社会甚至船上的最底层。然而“自卑感强,自尊心强,自信心亦强”的作者,并没有对未来失去希望,而是以煤自喻坚信着“即使再过一千年出土/生命的光辉依然燃成太阳一轮”。

我所熟悉的林克于,正是一位追求执著,性格刚毅的汉子;我认为他是一个生活的强者,在生活及工作挫折和磨难中,他遭遇了许多不顺,但他挺过来了,并且在“风雨中”他以对文学的执爱,用不懈的写作,让生命的光辉燃烧得灿烂绚丽,这里我要为他点赞!

从林克于的诗中,我们还可了解他对待人生的态度,从中可以找到他生命的光辉为什么能够在“风雨中”燃烧得灿烂绚丽的答案。短诗《面对荣誉》如是说:一朵鲜花/即使芬芳过我的季节/仍不将你/永远记在心头/人生的美丽/往往是真实的平淡/一切荣誉/只不过辉煌一时。

又如短诗《面对痛苦》,体验过痛苦/才懂得什么叫幸福/如雪中腊梅/才有灿烂的笑容/人生本是一次长途跋涉/幸福与痛苦/才组合成/一本完整的书。

短诗《面对金钱》这样写道:我想你/在饥肠咕咕的时候/我恨你/却又锈蚀了人的灵魂//我与你/永远都若即若离/绝不让你/压得我抬不起头。

林克于所写的这些诗句,既反映了他的生活态度,也折射出了他的生命哲学,读诗亦能读懂作者的人生观。在生活中绝不能让金钱,“压得我抬不起头”;体验痛苦才懂得“幸福”,“幸福与痛苦才组合成一本完整的书”。

点点诗星映芳华

南岸是中国微型诗的发源地,一本小小的微型诗刊从重庆南岸走出重庆、走向全国,活跃在南岸文坛的林克于也是微型诗的见证人,写了为数不少的微型诗(多首微型诗收录在《微型诗500首点评》)。如微诗《沉思》,像惮悟/一旦进入最佳状态/便结出思想的果实。又如《独饮》,痛苦在酒杯里/打着旋/不知是苦还是甜。又如《大街》,一条长长的河流/涌动着/五彩缤纷的春潮。在此,仅举三首微诗为例,《深思》最终结出思想的果实;《独饮》的痛苦在酒杯,是苦是甜?《大街》是一条五彩缤纷的河。每一首诗短短的三句,都有丰富的内含和明确的指向,也可了解作者的诗后功夫。

1999年5月27日,重庆公安警察芦振龙在辖区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身中21刀仍与歹徒顽强搏斗,终因伤势过重而壮烈牺牲。芦振龙烈士的英雄事迹,在重庆市民、尤其是重庆警察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林克于读到相关报道后写出了充满正能量的诗作《血染的风彩—献给芦振龙》,诗作发表在《重庆日报》“两江潮”副刊。诗最后一段写道:啊 芦振龙/一个太阳般辉煌的名字/已深深地刻在/三千万山城人民的心里/你慢慢地走吧/无论走到那里/人民永远怀念你。

同年,陈渝同学在飞驰而来的列车面前,表现出了英雄壮举,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90年代的“欧阳海之歌”,林克于读到陈渝英雄事迹后写出诗歌《绚丽的生命之花 —献给陈渝》,诗发表在《重庆晚报》“夜雨”副刊,诗中写道:谁也不会忘忆/五月的一天/当鸣着气笛的列车驶来/她为了一个行走在铁道上/白发苍苍的老人/毫不犹豫地冲去/挽救了/一个普通人的生命/用行动/为历史写下了闪光的一笔。

这两首诗是一位作家、诗人对公安民警芦振龙和少年英雄陈渝的赞颂,这正体现了作家、诗人深入生活,写英雄事迹,扬英雄正气,传英雄正能量的务实创作态度。

林克于是一位勤奋的作家、诗人,更是一位杂家,他既写报告文学,又写小说;既写散文,又写诗歌;既写杂文,又写评论;既编杂志,又编书籍;既为大报写整版专题文章,又为小刊写企业和人物专访等。以我对他的理解,他就是重庆文坛的一只“九头鸟”,在他笔下流出的文字,就是他家庭生活的来源及补贴,在我的心中他应是“专业”作家。曾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他辞去重庆长航局宣传部干事的稳定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写那些以1000字为计费单位的浩浩文稿中。当然,他凝神撰写的大部分文字还是与他所钟爱的文学相关。

林克于已走过了一个甲子的路程,他的写作激情与写作欲望仍是热烈而风风火火,作为朋友,我总是希望他能有更多的精品问世。

(曾绍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南岸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南岸作家》主编,出版诗集《雨街》,界限诗丛第4季诗集《心路履痕》,曾获多项省部级文学作品奖。)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吾爱小说网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