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鲜活生动的小人物,无处不在的正能量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7-04-21 10:02:28

——读警察作家潘昌操长篇小说《机动一组》有感

作者:林克于

近日,重庆警察作家潘昌操送我一本他的新作——“团结出版社”出版、近300页、约20万字、43章的长篇小说《机动一机》,不由心生暖意,周身热乎,随后打开阅读,没想到一读即被他散文似的语言和平凡而又生动的故事深深吸引,读得酣畅淋漓,不忍释手,一气呵成读完,随后打了个盹,又坐在电脑前一吐为快,写下读后感!

献给一线交巡警的颂歌

记得去年11年月初潘昌操加入南岸区作协时说过:“我会努力的,绝不让作协失望!”随后他介绍了自己的工作和对文学的向往。这事没几天,他就把写好的一篇篇反映交巡警工作、生活的小说、散文以及一首首诗稿发在“渝州蓝”QQ群和“渝州蓝”微信群,顿时获得一片点赞。再之后,他的这些作品又陆续登上重庆著名诗刊《银河系》和一些较有影响的期刊杂志。没想到与他第一次见面时隔3个月,他竟然写出了长篇小说《机动一组》,更是带给大家一片惊喜,在“渝州蓝”微信群和“渝州蓝”QQ群发布这个消息后,文友们不由纷纷祝贺和期待。

《机动一组》以交巡警工作、生活这根主线贯穿始终,43章既可独立成篇,又紧密相连。单独看其中某一章,就是一个精彩的短篇,连接起看就是一部描写基层交巡警工作、生活的长篇。虽然书中没跌宕起伏的故事,没有悬念丛生的情节,没有性爱的描写,甚至连爱情也少有涉及,但却有很强的现场(画面)感,让读者身临其中;小人物如洪剑(潘昌操原型)、阿敦、刘日华、邓万木等一线交巡警写得栩栩如生,感染力超强;小故事(处理交通故事、查处超载运渣车辆和残疾人三轮车乱停乱放等)讲得有滋有味。仿佛这些人物就在我们眼前,这些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因此,可以说《机动一组》是基层交巡警生活的真实写照,忠实记录,艺术再现,是献给一线交巡警的颂歌。

我想,一部好作品,除艺术性强、能打动人心、感染读者外,还必须给人满满的正能量。潘昌操的《机动一组》无疑是传递正能量的典型之作,在这部作品中我看到了一线交巡警这个英雄群体的光辉形象和他们的默默奉献、无私付出,让更多的人知道、懂得他们是新时代最可爱、最可敬的人!

“法”与“情”把握有度

潘昌操是位在一线工作了24年的交巡警,深知一线交巡警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个中滋味。他在“前言”中写道:

“写《机动一组》,就如一次说走就走的长途旅行,动得匆忙,走得伧促,写这本小说,我并不是为了标榜自己什么,我只是将一线公安民警、协勤的真实生活展现给读者,希望能受到欢迎,希望读者能读懂他们的苦与累,读懂他们的忠诚和奉献,还有他们的孤单和疼痛。

公安基层工作就是这样,不会像许多电视剧里剧情那样:一个组就是一大群人,个个深怀绝技,不吃不喝,干着上刀山,下火海的工作,有着如胶似漆的爱恋,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朋友,我要告诉你,那只是炒作,作秀。真正的公安基层工作是平凡甚至是泛味的工作,有时甚至是简单重复的劳动,但他们时时会有牺牲,时时会有流血,倒下就在那一瞬间,也许根本没有那些‘高、大、上’的波澜壮阔。”

我正是读了潘昌操“前言”中的肺腑言,才带着了解一线交巡警工作生活的热情继续读完全书,因此读着亲切,读着感人,读着不由对警察这个群体油然而生敬意!

这之前我也读过一些描写警察的小说,但无一例外的都是破案之类,故事精彩,情节跌宕起伏,悬念一个接着一个,令人欲罢不能。然而潘昌操却另辟蹊径,紧紧抓住一线交巡警处理违章驾驶和违章驾驶造成的交通事故去写,看似见惯不惊,却写出了交巡警处理这些问的睿智,执法时很好地把握了“法”与“情”这两个度,既保障了法律的尊严,又很好地体现了“人性化”,让事故当事双方满意。例如,第一章《出警组时的友谊》,写的是交巡警洪剑和阿敦在处理深夜发生在广阳大道的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奔驰与一辆装满水泥的大罐车擦挂)时就是如此。下面摘录一段,加以佐证:

……

在视频上看得出,他(大罐车)车速该在70码左右,但你用测速仪测过吗?

那奔驰既然能从后赶来,奔驰没超速吗,广元大道是客货统一限速60码啊。”

“只罚大罐车一人不合理,同时,就算大罐车驾驶员承认他疲劳开车,有旁证吗?疲劳开车的认定又如何界定?”。

听着洪剑娓娓道来,阿敦似乎从愤怒中清醒。

“怪不得执法考试,能考110分,分析得有道理。”

“就罚他不按规定车道行驶和变道共300元吧。”

阿敦伸了个懒腰说道,连打了两个呵欠,连续一晚不停地工作,他是真的累了。

“接班的都快到了,阿敦,你到备勤室休息会,我处理后面的事。”

“好,你就辛苦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客气,滚吧,滚吧。”

阿敦打开了值班室门,招呼两个驾驶员,“进去吧,洪警官找你们。”说完就朝备勤室走去。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绝对依法办事。对此事故,因只有较大的财产损失,无人员伤亡,我们就按简易程序办理。责任是罐车师傅的,小兄弟无责,老师傅回头通知你的保险公司来估价,我这儿马上给你们开认定书。”

“另外,罐车师傅因你大车走小车道,又在临危时措施不当,变更车道,影响交通安全,按《安全法实施条例四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和《安全法九十条》分别罚款200元和100元,有异议吗?”

“没有,没有,感谢警官。”

罐车司机充满感激地答道,还一个劲地点着头。

“另外通过录像和刹车痕迹判断,你们二位都超速未达20%,本应各扣3分,罐车车师傅疲劳开车,本应再罚200元,但鉴于证据不充分,我们决定教育,有异议吗?”洪剑严肃地问道。

此时,双方脸上都堆积起了笑容,答道,感谢警官,感谢警官。

将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交给两个驾驶员,又叫罐车司机在两张罚款单上签字后,交给了他,又还了他们的证。
 

读着这样的故事,谁不对那些坚守在一线的交巡警致以崇高的敬礼呢?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无私奉献,才有了城乡道路的畅通;正是因为他们公平、公正地处理交通事故,才化解了当事双方的矛盾,使社会变得更加和谐。

工作与亲情的平衡

相较而言,一线交巡警除更多地加班加点、勤奋工作、无私奉献外,其它与我们一样,有着父母情、儿女情和家庭生活,只不过他们常常为了工作,却顾及不到亲情和家庭。在儿子5岁的时候,洪剑与妻子杨蕾离婚,儿子洪晨阳跟着他,自然工作繁忙的洪剑既当爸又当妈,既要辅导儿子的作业,又要负责他的衣食住行。然而洪剑总是在工作和亲情中寻找着平衡。在《机动一组》中,作者在多个章节写了洪剑的家庭生活,下面摘录第十章“带病的认真”和第四章“早晚高峰”中的部分供读者分享:

……

毕竟交警的工作就像是打仗,一个战斗结束,另一个战斗马上就要开始,既有重复又有更新。

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遇着扯不完的皮,遭逢着层出不穷的矛盾。

洪剑的胃病是慢性,这么长期的跑步,还有脂肪肝和胆结石,这是中年人常有的病。既有职业的吃喝不定时,也有长期的习惯造成。

外人一看他身体好,其实洪剑每天都要吃药,有治胃的,有保肝的,也有治胆结石疼的,每次都有一大把。

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他不想叫醒儿子洪晨阳,只想让他多睡一会。

儿子读书的辛苦,洪剑最了解,也很心疼,每晚虽也陪着儿子,但这么多科要复习,要完成每个老师的作业,洪剑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儿子也相当辛苦。

每晚睡得比洪剑还晚,虽也催促,还是坚持着,不肯去睡。笨鸟先飞,这也是洪剑长期教导的结果。

先到洗手间洗漱,洪剑感觉到阵阵反胃,哇……,洪剑吐出好大一口红色的液体。

这几天的忧虑,让老毛病又发了,洪剑知道那红色液体,是胃溃疡和胃酸过多引起血和酸的混和体。

赶快去卧室吃了两片“泰美尼克”,久病成医,什么药治什么病,洪剑俨然成了医生。

只要能站得起,洪剑是不会请假的,他一向坚信自己是条汉子。

“老汉,你没事啥?”

“请个假到医院看看吧。”

洪晨阳早就站在门外,关切地看着相依为命的父亲。

“没事,没事,我吃了药,中和中和胃酸,就会好的。”

洪剑感激地看着儿子。心想,儿子大了,懂事多了,心中不免有些许欣慰。

“洗漱了啥?你可多睡会吧。”

洪剑因刚才的胃痛分了心,不知儿子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已经在这边个卫生间洗漱完了,你不舒服再睡会吧,我自己走。”

“没事,顺路,我们父子一起走。”

洪剑故意露出笑脸,不想让洪晨阳学习分心。

到了单位,洪剑换好警服,带好装备,站在门口,远远便望见搭挡刘日华从停车场出来。

……

读着这样的文字,这样的故事,既为有这样带病工作的好交巡警而自豪,又为有这样带病照顾儿子的好父亲而高兴,当然除之外还有心酸和对一线交巡警工作的更多了解。

洪剑来自农村,父母至今仍在乡下生活,虽然与渝南不远,但他很难回家看望二老,想他们的时候,常用诗的方式记录下当时的心境。一年中秋,洪剑为了让自己负责的辖区道路畅通无堵,方便人们早早地回去与家人团圆,共吃香甜的月饼,共赏天上的明月,他一直坚持在岗位上,晚上九点半过,车流终于恢复了正常,才驾驶自己的“大红袍”家车,朝回家的路驶去。对此,作者在《机动一组》第四章“早晚高峰”中作了如是描写:

……

回家路上,透过“大红袍”(渝州路虎)的玻璃窗,洪剑看到了一轮圆圆的月亮挂在空中,挂在树梢,十五的月亮十七圆,果然名不虚传,看到月亮,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82岁了,生过十个子女,为儿孙辛劳一生。人逢佳节倍思亲,现上三休一,洪剑没时间看母亲,也好久没有看到了母亲。心想,这个夜晚,只有月亮能看得到自己,又看得到母亲,洪剑在脑海里写下了:

中秋明月

今夜

我把如水的思念挂在树梢

请你用皎洁而明亮的目光

读懂我的心事

烦你照照我远方的母亲

看看她白发是否多了

泪水是否将沟壑填满

父亲的汉烟管

是不是还在吧嗒吧嗒

田里的秋收是不是割了

老屋上的喜鹊是否如前一样

端庄的呢喃

院子里的小狗是否汪汪

再烦你张开你圆圆的嘴巴

亲口告诉她

儿子在远方安好

好想抚摸她思念的目光。

开着车,洪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迷糊要看前方的双眼。“大红袍”一路向北,载着洪剑沉重的心情,思念的目光向南中自己家奔去,此时他多想“大红袍”能长出翅膀向百公里外的老家飞去。
 

作者在“前言”中说过,有些章节他是含着泪写成的;说实话我也是含着泪读完许多章节。古人说无情未必真丈夫,大男人写书读书流泪,我想不到动情处,谁又会如此呢?诗贵出真情,言贵说真话亦然。

一个个带血的名字

工作在一线的交巡警,他们为了城乡道路的畅通无阻,不仅常常风餐露宿,昼夜工作,而且负伤、牺牲也在所难免。作者在《机动一组》第四章“早晚高峰”中作了如是介绍:

……

洪剑想当交警这么多年,身边或其他支队的战友倒在车轮下的不下五人,上届师兄镜滨,在上班执勤时,二十多岁就被中巴车夺取了生命;思华师兄在执行任务中被醉酒驾驶员当场被撞牺牲;自己的同班同学安林也因公献出了宝贵生命。洪剑参加过他们的追悼会,想起这些过早失去的年青生命,过早调谢的花朵,至今心都在泣血。

最难忘的是,安林同学昏迷在病床上时,工作十二年了,身上穿的还是警校常穿的线子白背心。

更不要说因公受伤的了,数字更多,何元虎英俊的脸上用一条长痕和头部连接;洪剑本人也因车祸致盆骨骨折,是个九、十级残疾人。

老支队同事汤怀因公车祸被切除脾,曾经的一级武士,就这样被一辆东风车给废了,长期身体臃肿,很容易感冒,一到冬天必须穿上很多衣服;还有同事程卫,高大英俊,也因骑二轮被一小车撞成双脚严重断折,身体全靠双拐棍的支撑下才能立起,双腿只能吃力地着地,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那么地吃力,四十岁不到就提前退休.....他们都是在交警岗位上为公安交通管理事业付出了汗水,付出了青春,付出了鲜血。

……

读着这些名字,读着这些故事,谁不为之动情动容,为之慨叹流泪,如果是司机朋友读到这里,一定会反思自己在今后行车时该如何遵守交通法规,如何配合交巡警指挥、执法;如果是非司机读到这里,相信他们定会在今后的出行中多一点对交巡警的理解和尊重!

《机动一组》中还有许多值得写的读后感,但由于篇幅有限只得就此打住,如给读者朋友留下什么遗憾,建议大家还是去读《机动一组》原文吧,相信您们的解读定会比我更好!

文贵出新,小说亦然。潘昌操深谙此理,他用创新的手法写出了“接地气”、充满正能量的长篇小说《机动一组》,实属不易,其精神难能可贵,值得我等文友借鉴、学习。

总之我读潘昌操的《机动一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性情中人,对朋友真诚,极富感情。我想一个作家带着感情写作不感动读者都难。因此,我读《机动一组》无时不在被感动中。

如今,正值中年的潘昌操创作正盛,对他未来的文学之路值得期待。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需要这样歌颂警察的作品,相信身为警察的潘昌操定会不辱使命,继续奉献出更为精彩的力作、佳作、精品之作。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朋友指正!

2017年4月18日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吾爱小说网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