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散文 >

四省边界赏彩叶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6-11-28 11:17:39

作者:向求纬

秋深似海,正是观赏彩叶的最佳时机。彩叶处处都有,美景比比皆是,作为中国版图内地来说,哪里才是彩叶最出“彩”的地方?何处才有彩叶铺天盖地大规模集中浓墨重彩展示的阵容?怎样才算是年深月久日精月华水土调适雨露滋润原汁原味变幻无穷的山水彩林的盛大节日?

我知道了,我想到了其中之一隅——700里大巴山!

我在大巴山南麓生活了20年,那么大巴山北麓呢?连接渝、陕、川、鄂四省市的长长的界梁上呢?作为彩叶的“大本营”,那一带此时正该是秋山彩林最靓丽最妖娆最迷人最富内蕴最有诗情画意的季节了吧?

正好,三都途游自驾俱乐部的年轻车友们发出邀请,让我这“老巴山”参与环游四省边界,踏老山,钻老林,看彩叶,寻故踪,抒胸怀,忆故情!

真是良机、良辰、良缘还有良友哪!

风风火火十七八辆车,呼呼啦啦五六十号人,循东北方向而去,直奔脚踏渝鄂陕三省的巫溪一字梁鸡心岭,翻越界梁,然后转头向西北,从连接川陕渝三省的岚皋城口神田草原又越界梁,来一个长途巡游,左右兼顾,把个云天山水峰峦峡谷的彩叶世界上下左右里里外外翻个透彻!

巫溪县城,剪刀峰,古盐道,双溪溶洞,宁厂古镇,荆竹坝悬棺群,一线天……夹带着片片簇簇点点线线的彩叶的名胜古迹、传统景点在我们眼前一一快速展示,令人目不暇接。爬完重庆东北角最边远的徐家镇的层层山岭,大家来到了界梁顶端的鸡心岭。

啊,大巴山,界岭梁,我们来了!鸡心岭,鸡心岭,此刻,站在雄鸡形地图的最中心最重要的“点”上,人人都成了伟大祖国的“心”上人,被重庆方向陕西方向湖北方向连天接地涌来的“彩毯”铺垫着,“彩缎”簇拥着,“彩霞”包裹着,大家唱啊,跳啊,笑啊,拍照啊,陶醉啊,融化啊,长高啊,那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自豪感和幸福感,相信此刻为这一群人所共同拥有的吧?

这是一道彩叶斑驳的山梁,红色的山梁。刚刚走过的一线天峡谷边,耸立着一块也是雄鸡形的、洁白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写着“红军首次入川纪念”字样。当年贺龙带领的一支红军,就是从鸡心岭界梁由陕入川,先是朝南至大昌,后来折向西北方向,和李家俊、王维舟、徐向前的部队一起,在这界梁两侧巫溪、城口、宣汉、万源、通江、南江、巴中、紫阳、岚皋、镇坪一带,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1932年红军首次越过鸡心岭也是秋冬之交,漫山遍野的彩叶兴许还顶着一层晶莹的雪花,满怀热烈又冰心如玉地迎来穷苦百姓自己的队伍,那彩叶不又成了革命历史进程的象征?

车队进入陕南,在大巴山北麓依次沿镇坪、平利、岚皋地界驶行。枫橡树、板栗树、狐狸树、檀木树、芙椋树、落叶松……满坡满岭的各种杂树纷纷展示各自的颜色,比起刚经过的梁那边彩叶的斑驳、热烈,这边的彩叶显得层次分明,从容不迫,整体大气得多。山石,林地,土坡,房舍……一切显得安然而宁静。

石瓦!石瓦房!对讲机里领队提醒众人。我知道陕南这边早年山民大都是用石瓦、茅草、树皮盖房,但如今还有这么多农户将石瓦作顶,盖在漂亮的水泥墙上,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们那边眼下为什么极少见到石瓦房呢?看来界梁两边的农民都开始富裕起来了,渝东北那边更注重住房的结构精巧和整体格调,陕南这边却更保持着一种因地制宜、返朴归真的率真风格。还真别说,从车上看去,那些屋顶上鱼鳞般衔接重叠着的青褐色的石瓦,在四周各色彩叶的围护映衬下,真像是一幅幅渐次展开的边寨风情画,令我们这些驾车而来的“有速之客”大饱眼福。

天色渐晚,我们来到岚皋县著名景点南宫山。车刚停稳,年轻的人们便在悄然袭来的冷风中朝山上爬去。绝壁、栈道、石林、云霞、佛光等等是看不到了,就连彩叶也隐入一片神秘的朦胧中。许多人还是爬上山顶,近距离察看了栈道,怪石,庙宇,还有弘一法师的肉身佛像。在佛教看来,万物因缘而生,因缘而灭,身体形骸皆为梦幻泡影,逝去的人们是不需要将其存留在世间的。然而,屡屡发现的那些修行圆满的“肉身菩萨”却要将不朽的身体留给世人,他们还要告诉后人什么呢?

夜宿岚皋县城,一夜无话,酣梦亦在这一天阳光下的彩叶彩景之中。

翌晨一早,车队朝西南方向驶出,直奔另一段大巴山界梁的神田大草原而去。本以为出岚皋便大抵是爬山的路了,谁料到车一直在深深的峡谷里开行,而且山回路转,河谷越来越幽深,越绮丽,根本没有上山的意思。这峡谷中的彩叶则显得更加孤傲“另类”了,几百株,几十株,几株,甚至一株,或在山岩下或在杂木间,或者干脆在屋后,在路边,以点缀的形式,把它们自己独特的颜色展现出来,或嫣红,或鹅黄,或淡紫,或黯白,或青赭,或微橙……大有特行独立、本色独秀的架势。

对讲机告知:前方已到千层河。

什么,千层河?这名字就令人联想无穷——是岩千层,坡千层,林千层,树千层?还是云千层,水千层,路千层,人千层?反正进得幽深秀美的千层河峡谷景区,人们一个个如入奇宫,如获至宝,喜不自禁,顾此失彼,惊呼连连,赞叹声声,把些爱照相不爱照相爱显摆不爱显摆的男女老少清一色地做动作摆造型露脸面忙得个不亦乐乎,把些手机相机摄像机叭叭叭地呼呼啦啦地累得够呛。步移路转,山重水复。峭壁,巨石,古树,老藤……飞瀑,流泉,漩流,深潭……石梯,木桥,护栏,小径……虫鸣,鸟语,水吼,泉咽……其实这万千景物间还是那些彩叶最招人,最多情,两岸贴近的逼仄的山岩间,每棵树都想出头,出彩,用各种姿势尽量将它的树枝叶片探露出来,都想引起游人的注意。有时冷不防从岩壁间“倒”下一棵大树,巨大的树冠惬意地摊开,流光溢彩的一大片金黄色令人欢呼雀跃,红男绿女们赶紧梳刘海,整衣裙,围披肩,展纱巾,在这扇偌大的“屏风”前搔首弄姿,留下倩影。间或一股山风吹来,整个千层河的大小树丛便飒飒作响,情不自禁,万千彩叶便掀将起来,秋光乍泄,不留神露出褂间风流,襟下奥秘——哦,我明白了,这“千层河”的芳名,原来出于此中含义呀!

车队继续爬坡,上山,登顶。有人问,怪呀,这几面坡树叶还是黯绿黯绿的,怎么不黄?我说,这面是阴坡,树叶凋零较迟,但早迟要黄的。种庄稼是按海拔由低到高成熟,树叶却是由高到低褪色,暖阳照久了,高处先来的几股冷风一吹,树叶也就慢慢带“彩”了。而眼前,车窗外却有几排落叶松林,以十分集中十分厉害的鲜艳的鹅黄色,在人们眼帘下抹上重重的一笔,使人怪古稀奇地联想到母亲的一大盘炒鸡蛋,真有点垂涎欲滴的感觉。

又上界梁了。这儿是海拔2300到2500多米的连接陕、川、渝的神田高山草原,由99个山包组成。草已枯黄,一墩一墩的草甸匍伏着,默默无语。此时的雨雾来得却不是时候,白茫茫的一轮一轮地涌上来,加上风也大,一万多亩的大草原,此时只能仓促地看上一小块,但想象中的旷远与辽阔,博大与逶迤,起伏与沉浮,似乎还是透过浓雾呈现在脑海里。

接下来是99道弯的神河源景区,最有文史价值的当数五子神龙和巴山秋池。相传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后裔便葬在由角砾灰岩千百年形成的5条“石龙”中间,享受着界梁上极好的风水。而李诗人著名诗句“巴山夜雨涨秋池”中的“秋池”,就在坟茔下方不远处。也许在等待一场“夜雨”吧,月牙形的秋池里只见一点尾水,碧玉般凝脂状的一泓秋水并未见到。不过我想,下一次,“何当共剪西窗烛”之日,总有“却话巴山夜雨时”的。

发表于2016年11月12日《万州时报》副刊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0019472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联系电话:023-63898960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