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重庆作家网 > 原创投稿 > 原创评论 >

警徽里面的故事

来源:重庆作家网2016-03-24 11:35:00

——评《没人知道我是警犬》

陈与

刘屹东的随笔散文集《没人知道我是警犬》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职场人生,第二部分是网事无垠,第三部分是家园笔记。它们互为关联又独立成章,就像一条证据链,印证了刘屹东震撼心灵的家国情怀。在《没人知道我是警犬》封面上,在汹涌澎湃的蓝色云海中,有隐隐约约的海市蜃楼,有隐隐约约的执着山峦,正如简介里说:“如果万丈红尘中,有一个男人在人群中口若悬河,舌灿莲花,那就是我。”

在《职场人生》中,刘屹东记叙了他在警校的生活。在警校时,他经过理想境界,道德规范,纪律严明的约束,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已经贯穿到他的骨髓,他不再是开水泡浓茶后的一串串妙故事,也不是爱打抱不平的“见义勇为者”,不再是口无遮拦的重庆言子?不再是人间江湖的性情中人?他是铁血警魂的重庆汉子,是杨家坪步行街的威慑力量,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或是一声警笛,或是值勤月光。

警察学校毕业后,他到乡村派出所工作,春天的山野,有春带雨的一树梨花,有笑唇开启的大片桃花,有鸟声中的蔓陀铃花飘进了心扉,他想起了白居易《长恨歌》里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颜色”的诗句,这些无意识的山峦,花朵、夜雨,枝叶撩动潜意识形态,他写诗歌,写散文随笔,写杂文,以此化解高考落榜的阴影,让鲜嫩光线在他笔端上像龙吟虎啸的自由奔走,那里有他过眼云烟的伤痛,有他正在健壮的骨骼,与早晨的泥泞踏入乡间机耕道的乌黑嘴唇。

他在《重庆晚报》上连载了《管天管地管情感》《手铐的故事》《最喜欢的一个村段》《派出所拆迁记》的警察故事,收入新书。这时的他,已从乡间派出所调到繁华的主城区工作,他不再是一个“愤怒青年”了,转基因工程让他把关心转到警察队伍里面,转到他身边发生的真人趣事上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机趣智慧,他写出来的故事,让读者喷饭吃包席,或笑掉大牙找不到掉牙的地方,或捂住肚子钻到餐桌下没有力量爬出来。

《洗脚水、二手烟、排骨汤》,让读者对重庆大排火锅有了深刻理解和认识。在他的一亩三分田上,每到夜晚,林林总总的大排档火锅馆热闹一条街,他和几个兄弟伙也去吃火锅,吃得兴高采烈时,擦皮鞋的人进来了,如果不擦皮鞋他就不走。一会卖烟的摊贩凑近身边,烟贩身上的怪味呛得肠胃开起油蜡辅,一会推销啤酒的小姐窜来,挤眉弄眼地高叫着广告词,还有人送来专治白癜风牛皮癣的广告,推销高科技打火机的。让人叫绝的是,两对吉他手为争夺客源,有一桌食客点了哀歌,那桌食客叫吉他歌手篡改歌词,后来两桌食客打起来了。

《网事无垠》,是他担任公安内部网络文学论坛版主之后,在全国公安内网的文学版上,刮起了易懂大风。他写作取材广泛,口味独特,善于博采巴渝民间故事的调侃方式,仿佛是丰盛的宴席。有包谷泡的大枣枸杞酒,下酒菜有芹莱、韭菜、马齿苋、猪鼻拱、牛肝菌、山蕨烧干鱼、卤鹅颈、兔脑壳、猪脑壳、猪耳朵、卤猪蹄。下饭菜有鸡抓豆腐、麻婆豆腐、口袋豆腐、白油豆腐,椒麻怪味鸡、肉拌蒜泥、回锅肉、东坡肘子,豆瓣鱼等。这丰盛的酒席就是他行云流水的笔下:“时间是手,剥开一树繁花的秘密。时间是腿,让生命渐行渐远。时间是嘴,讲述既往与未知”。

他充满力度的巴渝方言,有《骂人与挨骂》《出入书房》《落红满径》等,这些俏皮辛辣的流行语,智慧文雅的书卷语,搅合一起,变成了心灵鸡汤或干燥的空气负重沉甸甸的潮湿,若即若离,可以独立观赏,也可以紧锁心房,那些原来属于盛夏的记忆,却在山枯水竭时又春意盎然。《我以时间的名义枪毙你》,采用了魔幻主义的手法,又有卡夫卡的妙语,让武汉公安局的警花蝶衣也卷入其中,写下读后感,并带着爱意一直生活下去。《网络里卖柴的女孩》,让江西樟木市的樟树,一夜未眠,不清楚从哪里开始,又该在哪里结束,只能对着重庆无穷空阔的山峦。

在《蓝花布的“36”变》中,具有反讽戏谑的手法,使公安部文联论坛超级版主蓝花布的强烈关注,并附上文章《因为易懂,爱上小说和写小说的人们》等,让刘屹东忍俊不禁。其实,反讽戏谑原是西方现代派文学的技巧,赋予作品矛盾的性质和不协调的因素,应该说,刘屹东的反讽风格与西方现代派的刻意为之有所区别,他的根据地源于江湖民间的喜剧或悲剧的色彩,有趣的故事必然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表达方式中体现出来。正如他在新书封底中写道:“我写作,是因为爱我的人们的怂恿,是因为现实在脑海中撞出巨大的回声,是因为光阴的流逝在我内心划下一闪而过的疤痕。”

《家园笔记》的篇章里,是他对故乡寄托的无限希望,在《母亲的脾气》《父亲带我爬火车》《永远的灯光》《躲在文字背后》的篇章中,有亲人对他的训诫,也有他对亲人的敬爱,那些旧事有时会在不同时间叠合一起,虽然不是连续性,恰恰是皱褶和断裂的组合,成为新动力,新观念,新发现。因此,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作为正义的化身,他的文章里透出机趣智慧和诙谐幽默的秘密喜悦,在他愤愤不平里有善良担忧,有他在乡间背篓里的发黄书籍,从翻卷书籍的页码中,从红笔打勾的波浪里,有他不可企及的远方。

他著有散文集《文证警心》、《易懂警话》等,他用易懂的笔名,是告诉读者或告诉世界,他的文章可以一语道破天机,直奔主题,如同重庆麻辣烫的火锅,点菜要毛肚,加汤要红油,如果在易懂的前面加上通俗二字,有辱之嫌。

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18002181号

电子邮件:274612524@qq.com

党政机关